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舒展


□ 徐 岩

一个备受摧残的异国慰安妇;
一个幸运的逃离者;
一位普通的中国农家妇;
一位历史的见证人。
也许,朴光子自己都不清楚她是躺在什么地方。
夏夜的勾玉山出奇的宁静。也许是惊天动地的炮声过后的暂短的宁静。她以为她已经死去多时,俯卧在她的家乡釜山草屋中那张铺满了稻草的柔软的床上。然而,当她睁开眼睛之后,依稀的月光给了她现实的一击。
她发现自己是躺在湿润的草地上,她感到极为乏困,下身也有些隐隐作痛。
她记起来了,昨天夜里佐藤军曹提了战刀来告诉她们赶紧收拾东西,准备随关东军回国。
佐藤军曹带来的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好消息,同屋的井美还是懒洋洋地仰在草席上抽烟。井美用她那双纤白的手指夹着一根纸卷的旱烟,不时地吸上几口,然后,将淡蓝的烟雾用力地喷出去。
朴光子看到井美裸着的双腿越发地白皙。
两个人一个屋已经七个多月了,七个多月里朴光子几乎是看着井美的身子渐渐地消瘦下去。
她看到更多的还是井美悄然偷落的泪水。
月光明朗一点的时候,朴光子支撑起半个身子,朝山下望去,不远的要塞依然火光冲天,夹杂着零星的枪声。
那黑咕隆咚的要塞就是东宁要塞。
她知道,这会儿苏联红军可能是渡河了,正在向她们居住的要塞包围过去。
朴光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向山的深处走,一路上跌跌撞撞的,榛柴棵子划破了她仅存的一袭布裙,继而,又划破她的身体。
月色掩着一个脸孔不断变幻的女人。
朴光子不知道她要到什么地方去。她只是想尽快地离开那个有火光和枪声的地方,她太怕那个地方了,七个月啊,她备受那些男人的折磨。
朴光子想起了昨天夜里的情景。昨天夜里那个叫简木的中尉又来到她和井美居住的小屋。简木长得挺清秀,一身军服穿得也很得体,他每次来都要在井美的草席上盘腿而坐,拉一拉井美的手。让朴光子猜不透的是,简木不像其他的日本军人,进了屋便疯狗一样地朝她和井美扑来,猪狗一样地满足了性欲而去。简木总是要和井美坐上一小会儿,俩人不时地用朴光子听不懂的日语说几句什么。有时候,朴光子就想,这家伙怎么就不弄女人呢?难道他不想吗?有一回,井美主动撩起了衣裙,露出她那细腻的胴体,简木却生气地为她遮上了,然后,愤然离去。
朴光子想到昨天夜里简木来了之后,冲井美说了几句什么,俩人就抱在一起哭起来,末了,简木往井美手里塞了一张纸条。
简木走后,井美凑到朴光子跟前,小声地说,苏联红军要打过来了。简木让我们收拾东西,夜里送我们逃出去。
然后,井美朝朴光子晃了晃手中的路条。
午夜时分,俩人终于又打发走了几个日本兵,安静下来,朴光子觉得她的下身有些麻木了。
月光暗一些时,简木进来领她们出了门,过了两道岗哨之后,简木将她俩送出了要塞的一个后门。简木和井美紧紧地抱在一起,有些难分难舍。......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