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机书,打开就有高度



  世上本无“飞机书”,坐飞机的人带的书多了,或者上飞机带书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飞机书”。
  当然,苛刻一点,我们更愿意把人们从家里藏书或堆书的地方抽出来、带上飞机的那一本或几本书,叫做飞机书。
  是的,我们有点信不过在候机厅里的书店,它们太注重贩卖成功学,贩卖声嘶力竭求财、低眉顺眼卜运、道貌岸然指指点点的纸张。它们本质上更是商店。旅客本想要消除风尘寂寞,但这种纸张虽能抚摸,却无关抚慰;虽能使寂寞飘下眉头,却又堆上心头。
  或有人说,要看书哪里不可以,在飞机上看难免装逼。
  然而,我们约访到的名人们的经历和想法,显然可以针锋相对地回击这种想当然的腹诽。谁说长得不英俊者,捧书可装有文化?明星相拿书可装非绣花枕头?无才无色者以书为猎猎酒旗风,就可勾引异性?如果飞机书真的有幸有如此多的功效,至少应该得到在CCAV电视垃圾时间以最不要脸方式诱购直销的待遇吧。
  说得实际点,对于99%的乘客来说,空姐、空少们可不会为了一本《莲花》或《铁皮鼓》而走近你的枕边春梦。范冰冰不识身边的陈丹青,陈丹青虽一路上寻思,但最终搭讪未成。对于牛逼哄哄的青年而言,试图通过看一本《基业长青》或《世界是平的》而换取一个福布斯百富或投行大佬的赏识,大体上也只能以“很傻很天真”来形容。所以,带书上飞机,更多时间当是基于自己的精神对周遭世界的一种不信任,一份“艳遇与我何干”的清醒和如此悲观形势下的自我调整。确实,在指望邻座丢给你一分钱一颗媚眼,和消灭那种向邻座索要一分钱一颗媚眼的念想之间,后者更具可行性,而且零风险。
  归根到底,“飞机书”,只跟每个飞行读者想要的那份宁静、充实或趣味追求有关。即使对于一个内心不安详、浑身如鹿撞的人,我们也更愿意他选择带上飞机的书具备惟一的“药效”:晦涩难懂,瞄一眼就催眠。
  多年前,台湾知识分子如此倡导“新读书主义”:“自己再累也要读书,工作再忙也要谈书,收入再少也要买书,住处再挤也要藏书,交情再浅也要送书。”
  容我补一句:“飞得再高也要带书。”
  
  前几天我还在飞机上读台湾蒋勋的《孤独六讲》,他分了六个主题去讲孤独,如语言的孤独和思维的孤独等等,有一些孤独是我们一般人不容易理解的,比如他讲到暴力的孤独和革命的孤独。作者站在一个审美角度上,非常深刻地写了这些东西。
  这些书都是随时可以从中间翻开,随时也可以合上,很多的东西会留存下来,进入的不是你的知识系统,而是一种体验,让你更好地去感知,让你的内心更加地柔软和有力量。
  这些无用阅读很重要,当一个人失去眼界的时候,就算有了技能,也什么都不意味。
  
  《我们在此相遇》
  作者:约翰·伯格
  译者:吴莉君
  定价:24.00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