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文学实践中寻找重建文学理论的逻辑起点


□ 方 兢

我国文学理论界探讨和研究“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艺学”,已经有二十个年头了。这一提法起源于邓小平1982年9月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最初由物理学家钱学森于1984年提出并随后发表了《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文艺美学方法论的几个问题》一文。其实,讨论发展和建立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体系,是从1980年就开始了。多年来,这已经成为文学理论学科的重大题目,多次被定为国家和省部级的科研课题,并且已经出版了有关的学术专著十几部,相关的论文三百篇以上。然而遗憾的是,虽然看起来轰轰烈烈,但迄今尚没有实质性的成绩,基本停留在空洞的设想上。数年前董学文概括这个状况:“从总体上看,从学科形态的角度分析,目前关于有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的建设,还基本处于构想比较多,论证比较少;设计比较多,施工比较少;原则性意见比较多,周密性阐释比较少;方法上谈论比较多,观念上突破比较少;分支性研究比较多,综合性思考比较少的阶段。”现在看来,仍然还处在这样的局面,虽然有些文章中闪烁出真知灼见的亮点,但普遍提出的多是非常抽象的原则和设计方案,而少有具体的研究。
导致产生这种局面的原因,最根本的是对文学理论性质的认识还局限在以前的模式中,没有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只是文学理论中的一种,是人类关于文学的理性认识中的一个阶段、一个层次和一个分支。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是否承认有普通文艺学或一般文艺学,或者是否承认在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之外的文艺学也同样具有真理性。建国几十年来的中国当代文学理论,就其性质来说,应该说是广义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也就是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新时期初刘梦溪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以及毛泽东同志,并没有建立起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完整的理论体系。”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受到了如讨伐般的反驳和批评。实际上,就具体到马、恩、列、斯、毛来讲,他们本人的言论的确没有能建立起一个完整的文学理论体系,刘梦溪说的并没有错。因此可以说,狭义的、具体的马列文论是没有体系的。但是,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和原则而建立起来的文学理论,是有体系的。如苏联的文学理论,代表性的教材是季摩菲耶夫的《文学原理——文学科学基础》;如中国当代的文学理论,代表性的教材是蔡仪主编的《文学概论》和以群主编的《文学的基本原理》。这里,前者就是有苏联特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文学理论,后者就是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文学理论。即便是在当代中国的文学创作与批评中实际运用的,也是一个完整、严谨体系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这个问题,笔者有过详细的论述。这些都是广义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无论是有苏联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还是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其理论基础和逻辑起点,都是意识形态理论,即反映论。因此,这样的理论结构从一开始就排斥了其他的文学理论,不承认其他的文学理论有正确性的可能。
但是,远在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前,人类就有了文学和文学理论。文学是人类社会生活中的一种普遍存在的精神活动。人类在遥远的童年时代,就创造出了文学这一精神生活的样式,而且在各个不同民族、不同国度、不同地域中各自发生、发展着。文学理论,简单地说,就是人们对于文学现象的理性的认识。因此,在创作、鉴赏与批评等文学实践中,自然就会产生文学理论,这在中国和西方都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而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只是人类社会发展到19世纪中叶从欧洲的社会实践中产生的,其体系性的建立和完成则是在20世纪的苏联和中国。
文学在各个国家、民族和地区独立发生、发展的同时,又互相交流、互相影响、互相促进。在人类的文学活动中,文学创作和文学欣赏基本上都具有超越时代、超越地域、超越民族、超越文化、超越阶级的现象。因此,不同民族、不同国度、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语言的文学,是具有普遍性和共同性的。面对这样的文学现象,首先应该建立和研究的,是普通文艺学,或者称为一般文艺学,应该是人类社会中所具有共同性的一切文学现象的总结和概括。这些概括应该能适用于所有时代、所有民族、所有国家和地域、所有文化的文学,能够解释这些不同文学的具体现象。这是第一个层次的文学理论。
然而,苏联和我国当代的文学理论体系,既是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同时也以普通文艺学自居。这样的自居作用,对于我国文学理论界来说,似乎是不需论证的公理,因此人们的思维模式也这样不自觉地被决定了。
任何理论都是有层次的,文学理论也不例外。就“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这一概念来说,首先第一个层次是普通文艺学,然后才是马克思主义文艺学,或者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文艺学,都是属于第二个层次的;那么,“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就是第三个层次了。不建立普通文艺学,没有普通文艺学的基础,所建立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文学理论就会代替普通文艺学,就会走向绝对化和极端化,走向反面。建国后三十余年的历史经验,尤其是十年文革的教训,已经无情地证明了这一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