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梦的衣裳


□ 孟爱堂(布依族)

清明烟雨处处同

  说好无论远嫁何方,我们四姐妹每年的清明节都要回家扫墓。

  五年了,每次清明节,无论是风和日丽,还是阴雨连绵,我们四姐妹都会像四条河流一样,从不同的地方向同一个家奔涌。“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尽管这诗句早已深入人心,但那时候我们的心却是温暖的,是阳光的,是充满渴望和期盼的。因为我们赶赴的,是一个誓言,是一场亲情的约会,更是一种坚守。

  按照布依族的习惯,清明节扫墓,是家族里男子的义务,嫁出去了的女儿是没有义务回来扫墓的,即便回来扫墓,祭祀用的纸幡也不一样,男子一辈用的纸幡中间须用红色彩纸围圈起来,而女子一辈,则要用蓝色或绿色纸围圈,然后,每家各备一只鸡或一只鸭,鞭炮和纸钱、香、烛,带上五色糯米饭、“清明粑”,一家人就浩浩荡荡地向祖先的坟茔出发了。

  爷爷奶奶一生只生育一儿一女,姑姑远嫁他乡,清明时节,常常难以亲自赶来为他们扫墓,而其他叔伯亲戚没有跟着爷爷搬迁过来,仍住在贵州一个偏远的山区。很多年来,爷爷奶奶的坟前便总是孤零零地插着仅我们一家送去的纸幡,它们在遥远的深山里清冷而孤寂地飘零着,诉说着子女稀少的苍凉。

  到父亲这一代,也只生育了一个儿子,但父亲有我们四个女儿。

  每年的清明节,他都会带着我们跋山涉水,去深山里给爷爷奶奶扫墓。每一次,父亲都会把爷爷奶奶的坟整理得干干净净,检查得仔仔细细,看看有没有哪里被蚂蚁蛀了,有什么地方被水浸了,他和爷爷奶奶亲亲热热地说话,跟他们报告村里发生的事,哪家孩子娶媳妇了,哪家又盖了新房,哪个老人也归天了,像一个久别重逢的孩子那样唠唠叨叨。父亲做这些事说这些话的时候,有点悲凉,他肯定在这个时候想到了我们四姐妹,想到了他唯一的儿子,想到了他唯一儿子仅有的两个女儿,想到她们长大后远离家乡。他不知道,若干年后,当他也像爷爷奶奶一样躺在凄冷的山上时,他的坟头是否也那样孤独地飘着一片只有哥哥送去的纸幡,再若干年后,当哥哥也像他一样躺在某个山上时,他就更加不知道,他的坟头是否还会有纸幡在飘扬。父亲这时候的心便疼痛起来,目光里有隐忍的忧伤和焦虑。父亲啊,难道您忘了还有我们四个女儿了吗,以及您的孙女,还有我们的子子女女,我们也会像您的儿子、孙子一样孝顺您,即便有一天,当您不得不离开我们,躺在某个山谷里时,我们也不会让您的墓地寂寞地荒芜着。

  祭祀时,父亲在爷爷奶奶的坟前摆上供品,点上供香,烧上钱纸。然后,让我们按年龄大小依次顶礼膜拜,有的行跪拜大礼,有的行鞠躬礼。行礼时,都要口中念念有词,或默默祈祷,祈求老祖宗在天之灵保佑自己,或发家致富,或前途无量,或学业长进。礼毕,便噼里啪啦地燃放鞭炮。鞭炮响尽后,虔诚、肃穆的祭祀便算结束了,接着,便是特有意思的坟头聚餐。这种仪式,不是随便举行的,而是要等亲人逝世三年以后才能行此祭礼。因为它已没有亲人故去时的悲哀了。将带去的鸡鸭鱼肉,宰杀、清洗、装盘,先端在祖先坟头祭祀,再剁碎下锅。锅灶是由三块石头临时垒起来的,将菜煮熟后,舀到小锅里,置在炭火炉上,按年龄层次围坐成一圈,就在祖宗坟头吃火锅,回忆祖先的功德,畅叙各自的情怀,展望美好的明天。

  父亲这时候才渐渐从忧虑中舒缓过来,他的目光一一掠过我们,像一条涓涓的小溪,静静地在我们心田流淌着。我忽然就决定了,无论走到哪里,每年清明,我都会回家,和姐妹们一起去扫墓,让父亲的心,永远像阳光一样温暖和安宁,让他知道,有女儿,和有儿子是一样的。

  寻找梦的衣裳

  收到鲁迅文学院第一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的录取通知书时,我犹如一朵洁白的棉花,柔软而轻盈,却带着实实在在的重量,飞舞在鸟语花香的春天里。在这个春天里,我的心时刻膨胀着,这朵飘扬的棉花,似乎随时都会从自己的身体里扯出一根根柔软绵长的线,紧紧地缠绕住一个美丽而真实的梦。

  培训班的开班仪式要求尽量着少数民族服装。于是,我便飞奔回山村,寻找童年印象里淳朴、独特的布依族服饰。

  母亲陪嫁时的木柜子厚重而古朴、寂静而坚韧地守候在房间的一角。柜子呈长方形,下有四足,柜顶中部有可以开启的柜盖,柜身雕龙画凤,花团锦簇,花好月圆。经过几十年岁月的淘洗,这些曾经色彩斑斓的花鸟已经失去了光鲜的颜色,只是静静地守护着曾经的爱情和温暖。母亲的心也依然温暖着吧,那些失去的只是亮丽的色彩,是人生无法留守的时光,而在她内心深处永远沉淀的,是花容月貌时初嫁的娇羞,是艰难岁月中温暖的相守,是风烛残年时美好的追忆。

  我打开柜子,用头顶着沉重的柜盖,弯腰在柜子里寻找母亲美丽的嫁衣。

  布依族的服饰洁净淡雅,庄重大方。多喜欢穿蓝、青、黑、白等颜色的布衣服。

  布依族的姑娘们勤劳而聪慧,服饰都是自己制作的,她们自己种植棉花、纺纱、织布、蜡染,用勤劳的双手和聪明的智慧制作出各种土布,有白土布,也有色织布。色织布多为格子、条纹、梅花、辣子花、花椒、鱼刺等图案,多达两百多种。服饰色彩多为青蓝色底上配以多色花纹,有红、黄、蓝、白等色,既庄重大方,又新颖别致。布依族服饰的制作集蜡染、扎染、挑花、织锦、刺绣等多种工艺技术于一身,反映了他们独有的审美特征。除了同南方诸民族一样使用蓝靛染布以外,布依族还采用了古老的扎染技术,把织好的白布摺叠成各种图案,用麻线扎好进行浸染、漂洗,最后成为蓝底白花的各种图案。布依族姑娘从小就有制作蜡染的灵气,所穿的衣服大都是自己亲手缝制的,合身得体,古朴典雅。每逢节日,她们就把自己精心制作的服饰展示出来,作为美的竞赛。姑娘们穿上自制的蜡染裙,由于冰纹和花纹排列得和谐完整、层次分明,走起路来富有变化,节奏感和韵律感极强。这些工艺与图案的综合运用,再与人体线条统一起来,动静结合,给人以强烈的美的享受。

分享:
 
更多关于“寻找梦的衣裳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