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其实我们从未相逢


□ 玉上烟

  羞愧
  
  一个人的孤独,和一棵草没什么不同
  当一些事物渐次远去
  
  风吹草动,我相信草是真实的
  风是虚无的
  
  除了干些虚无的事情
  我们还必须接受尘土,阴影
  宏大的雨水
  
  令人羞愧的是,泥沙俱下的日子
  我仍幻想着两间草房,三亩水田,微风细雨
  没完没了的爱
  
  夜色之重
  
  爱都用完了。时光洞察了秘密
  我们的一生
  坏消息总是多于好消息
  
  一个人的深夜,啤酒泛着泡沫
  仿佛虚幻就在唇边
  
  我们有过相认,有过奔腾
  有过五谷芬芳
  
  缄默吧。还等什么啊
  这坚硬,这破灭,这倦意多好
  默不做声多好,水落石出多好,不担负多好
  
  夜色之重。一盏灯灭了,其余的
  也都慢慢灭了
  
  春风辞
  
  把青蛙喊醒,把草木染绿
  把白鹅赶下河。村妇们打着呵欠
  慵懒地推开房门
  
  在河边提水的人,在田间翻土的人
  被雪冻伤的人,追赶火车的人
  你们看见春风了吗?
  
  春风起时,她就用檀香木梳
  一遍遍梳村庄,田野,山冈和灌木丛
  梳我长长的头发。等我一睁眼
  河北到河南,映山红连成一片
  
  只是春风啊,她从不惊动墓碑下的人
  
  墓地
  
  冬日,山路两旁的灌木丛里
  不时飞出几只麻雀。空旷的墓地
  除了守墓的,远处还有几个人
  父亲的墓碑前,我站立了很久
  生命和死亡挨得那么近。附近的树木
  又被砍掉了很多。扩建后的墓地
  排列着巨大的寂静。清晨的熹光斜挂在树枝上
  天空渺蓝庄严,远山宁静无声
  那几个扫墓的转眼都不见了。在分岔口
  又看见一些衰老的人进来。我知道
  一会儿还会安静了,就好像人世间
  谁都没有来过
  
  宿敌
  
  数星星,念催眠术。干脆沐浴
  喝茶。听音乐。我坚持失眠
  它喑哑,敌意,它不动声色地辽阔
  像那个让我兴奋的人
  我们在比谁更狠,谁在最后一刻
  更具有摧毁性。上个月,和江浩谈论宿命
  以及人性。他声称我将杀死自己
  是的,那灰色的面孔与我相似
  与我形影不离。生活遵从习惯。对此
  该有怎样的台词?
  如今我只能如此比喻:黑暗中,我们像匹困兽
  凹陷在腐烂的夜色里
  
  钟声
  
  塔楼上的麻雀,似乎早已熟识教堂的钟声
  它们缩着脑袋,一动不动
  感谢庇护众生的神,小教堂的门口
  四菜一汤。寒风中瑟缩着两个乞丐,他们衣着破烂
  与狂欢的人群缺乏关联
  年长者侧耳,年幼者虎咽。圣诞夜
  烛光。唱诗班。祷告
  “主耶稣诞生的日子,我们一起赞颂他。”圣音轻柔
  感谢主,多好看的蓝气球
  年老的乞丐闭着眼睛,低头合着红肿的手。那一刻
  笑容闪烁,好像每一道门槛都被打开
  
  一老一幼慢慢向城西走着。青灰色的天幕下
  钟声若有若无
  
  画面以外
  
  抱紧从窗户溜进来的梦吧
  它们有毛茸茸的身体,美好的腰肢
  在尘世暗下来的时刻
  它们起伏的波浪,煽动了美
  
  就像土耳其早年的细密画:
  树枝,玫瑰,花朵,小鸟,藤蔓,蓝色海洋
  哦,还有我设想的山洞,红葡萄酒
  它们一次次带我走进幽深的梦境
  
  时光丰盈,天空飘来云朵
  不可避免的潮水
  放得低低的声音
  我眼含喜悦的热泪
  
  但我必须承认,画面以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5期  
更多关于“其实我们从未相逢”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