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速公路


□ 薛 荣

  夏志祥说自己走回来。这话他是对前妻说的,在监狱的犯人接待室里。那鬼地方夏志祥难得去,没人来看他,他也不想谁来跟他隔着铁栏杆东拉西扯点啥。弄不好边上还有人一把鼻水一把眼泪的,他烦就烦这个。又不能皱皱眉头就会有小兄弟上去一脚把这些个讨厌的家伙赶开。他明白他呆的是啥地方。干他这个没有不来这儿混上一年半载的,只是他出事时社会上正在打黑,判的时间长了点,十二年。
  十二年也没啥了不起的。那些个日日夜夜就跟一个不香不臭的屁似的放在了空气里,消散在无形中。他嗡声嗡气地说我走回去。他的头是低沉着的。好像公判大会上挂的那块大木牌还吊在他的粗脖子上。照面时他是看了一眼前妻的,之后就不敢正眼看了。太老了,怎么就一下子成了个老太婆似的,还描什么口红擦什么粉呢。夏志祥想着想着,心尖上像冷不丁地掉上一块冰,连肠子都连着一哆嗦。之后立马就为自己的入狱总结出一个好来。要不是进了监,判了那么多年,他要是想甩了这婆娘还不那么容易呢。他肩膀一抖,嘿地笑出声来,声音细得像鞋带而且两头尖。他前妻本来还在唠叨女儿的事情,这时突然就噤口了,突然使劲地要琢磨这光头老夏笑什么笑呢?也想不明白,就嘀咕了一句你还认识路吗?这说得夏志祥心头有点冒火了。他别着个脑袋,晃了几下下巴,抖了抖肩,眼瞧着白乎乎的墙壁,说,出这儿大门朝南走,到三岔路口朝左拐,一直走过十三座桥,过南浔,再朝东拐到王江泾,过腾云、走双桥不就回到下海市了吗?他夹着香烟的左手很有气派地摆了几个弧圈,比划着,烟头上冒出的烟雾飘荡在半空中,若即若离地联系成一条线,组成了一条回家的路。
  “你用不着担心的,我进来的时候就记牢啦。”夏志祥加重语气,拿话去堵前妻的嘴,前妻只交待了一句出来之后在门口等着,除此之外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夏志祥是笑着目送前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上的,心里头松了一口气。这些天他要忙的事情可多着呢,跟狱友告别,大酒不喝小酒总得来一个的。跟警官们告别,话还是要谈的,出去之后好好混的保证总得下的。临到走的前一天,有个警官问他明天怎么走,可别搞个十几辆车一大帮子戴墨镜的人,又是放鞭炮又是大呼小叫的,一不小心上了报的话影响可不好了。夏志祥说我明白的,我早就想好了,我一个人拎着个包走回去得了。说得那个警官都笑了,冲着夏志祥的肩膀拍了好几下,说真是没白呆啊,有这样的认识就好啦,别在我们这儿大门口弄出啥动静来,到了下海就不归我们管喽,又说明天回下海的事他来安排。
  搭监狱往下海市里送加工产品的货车走得挺顺利的。只是这路确实不是他来时的路了,宽了,大了,拐弯也多了,一会往东一会往西的,就收费站就遇到了好几个,车开开停停的,搞得夏志祥头都晕了,眼睛都瞪大了。他瞅着一个个路牌,记着上边的名称,可记着记着,却冷不丁地抽了自个儿一巴掌,心里头骂自己神经病,以后总不会再上这儿来了,去记这些个路名干啥。索性就歪在副驾驶的座位打起呼噜睡觉,直到从睡梦中被人叫醒,他的脚已经站在下海的大马路上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