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捧雪(中篇)


□ 刘丽朵

  一、都南大学女生宿舍

  11号楼403,葛晴勉

  央金娜让我下午和她一起去操场打球,我没答应。下午我要看书做作业,一门中国法制史,一门法律伦理,马上就要交作业了,我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上面还觉不够,我很奇怪央金娜怎么会有时间天天去打球?

  我一开始以为央金娜叫杨金娜,看到宿舍门口贴着的人住的四个人的名字,才知道她姓央。为什么会姓央?这个姓令她很像是少数民族。她说许多人问她是不是维吾尔族,她说不是,她是汉族人。这个姓和她的名字在一起还令她像一个外国人,东欧人,或者苏联人,参加自由体操比赛的那种,又瘦又高,穿着体操服,抛开一个环又跑过去接住。难怪央金娜很喜欢打网球,对,这个名字也像是个网球运动员的

  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是想想小论文的事吧。

  比如说中国法制史吧,井慧告诉我,这种课就是开着玩的,以后不管是去法院,还是去律师事务所,都用不着,小论文从网上下载一个就行了,顶多改两笔,从有法学系开始这门课就没有过不及格的。所以她说这学期课程轻松,几个月前参加了一个论辩社,天天在外面准备高校论辩赛。可是,像中国法制史这种课,就算一个学期只开这一门,又怎么能学得完呢?从夏朝一直到民国的法律都要弄清,即便活在其中的某个时期,想要把当时的法律全部弄清,也都是件不容易的事吧。

  小论文的要求:找一个你感兴趣的历史阶段,写一篇三千字以上的论文,用当代的法律观念谈一谈当时的立法特点。作业是上个星期布置的,从布置的那刻起,我就在想该写点什么。央金娜说她要写古代的财产继承问题。那我写什么呢?

  说起法律伦理,我刚才看的《中国法制史》课本上讲了个例子,说宋朝法律中的“同罪异罚”现象,耄耋老人被认为已经“失智”,即使杀了人也不会被判罪。这正如今天法律中不判精神病人一样。但是……果真不判吗?我想起刑法学老师多次说过的,你是不是精神病还是要法庭说了算。“百分之八十的大学生都存在精神疾患。”这是前两天网络上流传的一则消息。那为什么像央金娜,像井慧,像肖慕白,他们都好好的……

  也可能她们都认为我也好好的。也可能她们……

  不,这是不可能的。我敢肯定央金娜她们没问题。她们嘲笑精神病。那天在网上看到这则消息时,她们全都哈哈大笑,当然,我也在笑。她们说班里的几个男生可能有精神病,比如说某某,迷上了那个疯狂英语,每天在校园里发疯地念:比如另一个某某,穿的永远那么脏,每次跟女生说话都低着头,从来不敢看人的眼睛。她们议论了一阵子就打球的打球,洗衣服的洗衣服去了。当天晚上,我便感觉到自己的口水。口水。口水…,

  在寂静的宿舍中,我大声吞咽着口水。我的口水是那么多,每隔一小会儿便涌出来,害得我不得不吞咽。她们都睡着了吗?还是没有睡呢?我紧紧地抓着床单,仔细地聆听着她们的每一个动作。央金娜大概是睡着了的,肖慕白的床板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