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爱情


□ 蓝冰

  我现在要说的是,人类社会肯定有真正的爱情,但必须是在人之间,必须是在具备了完善的品格与修养的人身上,才能有真正的爱情的发生。

  论爱情——用生命去呼唤生命,用灵魂去期

  待灵魂

  我首先要说的是,爱情绝不是肤浅的皮肉欲望的尖叫,更不是灵肉之间恶俗的交易与游戏。爱情有其深沉宽广的道德内涵和高尚美丽的普世价值,是隐藏于人内心深处的灵魂的渴望与期许。爱情的美好与深沉,不是浮荡于现实层面的少数几个浅陋灵魂的叫嚣所能触及的。而时下的一些媒体常常把视角对准了这样一些声音,更是一种错误,是媒体的主动溃败与堕落。他们放弃正大价值的坚守,而一味地迎合世俗大众浅陋的趣味需求,热衷于时尚炒作,损坏了自己也误导了大众,对社会造成极大的精神污染。资料中说到,在一个关于流行文化的座谈会上,一位90后女大学生说什么也不明白,喜儿为什么不嫁黄世仁?她们语出惊人:嫁人就嫁黄世仁,黄世仁有钱;如果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好了。听到这样的话,我只想到两个字:无耻。这样的女人只让我感到丑陋,恶心。对这样的言论我不愿多说一句话,任何评论都不值得用在她身上,那样是在脏污我的笔头。这样的女人除了去做黄世仁之类恶魔泄欲的工具,还能是什么?她们在这里不能说“嫁”这个字,她的言语玷污了这个字,她应该说“卖”,不是嫁,而是贱卖。贱卖自己的肉体。她还有脸再说喜欢大春,就让大春做情人,更是一种玷污,不仅污了自己,还要把别人也一起污了。倘若大春不是个白痴,一脚就把她踹到污水沟去了。这样的女人只配掉到污水沟里淹死,而黄世仁之流就是一条污水沟。这个女人说她说什么也不明白,我看首先是她对“人”这个字都没有理解。都念书念到大学了,也不知道这书是怎么念的。在她这里,爱情被丢弃如敞履,她所追求的,不过是自己虚妄欲求的满足。现在,我必须尽快绕开这个低俗的女人的声音,谈论爱情只能是在“人”的身上来进行。连人都没做好,有什么资格来谈论爱情。否则,就只能是对“爱情”这两个字眼的脏污,对汉字的脏污。

  我现在要说的是,人类社会肯定有真正的爱情,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正如前面所说,必须是在人之间,必须是在具备了完善的品格与修养的人身上,才能有真正的爱情的发生。这里所说的人,应该具备如下特征:纯粹的品格,独立的尊严,审美的趣味,生活的智慧。爱情只可能存在于具有完备而美好人格的人之中。爱情的美好也只能在敏锐而智慧的心灵中才得以体现。下面我将把有限的篇幅留给杨立平女士在《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中所写的两位主人公,两个相爱的北大荒青年——王亚文和刘行军。

  在《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这篇文章中.杨立平女士向我们讲述了两个人真心相爱,由分离到最终结合,两人彼此关怀,相互救助,生死与共的人间真情。这里,我要强调的是,这不是在讲故事,不是艺术的虚构与创造,而是生活真实。一切的声音和事迹都来自血肉之躯,来自两颗挚诚而美丽的灵魂。是王亚文和刘行军二人用真实生命演绎的一场世间爱的悲歌。读罢让人深深感怀,唏嘘不已,真为那种深沉美丽的爱情而流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