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隔窗而入(散文·外一篇)


□ 于厚广

  文 于厚广

  近来,我沉醉于陶渊明的《饮酒》诗: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浅吟低唱,仿佛觉得与这意境神交日久,欲罢不能。在这扰攘的世界里,我已宠辱不惊,很享受自己现时的生命状态——“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

  可是,网络时代,信息的网总能将你从茫茫人海中打捞出来。这不,手机又响了。打开,看到一个同学的短信:“她患乳腺癌,下周在大连化疗。你去看看吧,她想见到你。”说的是另一个同学李明的事。想来,这个周末她们相约去看过她了。我赶忙回短信:“好。”

  你看,任你躲进“小楼”,不愿隔窗而望那些个窗外的“车马喧”,但这样的消息突然隔窗而入,你还能守得住那份宁静?你的心可不就像平湖中投进一粒石子,惊得水珠四溅,荡开一圈圈涟漪。

  常识告诉我,乳腺癌术后是不至于要命的。我周围就有这样的患者,我亲见她们术后一二十年还活得好好的。我内心纠结着是现在去看她,还是待日后她身体、精神好转些再去。

  经验告诉我,贸然去医院病房里探视女性病人,至少不够礼貌。一般说来,没有哪个她愿意让昔日的朋友目睹自己病中衣冠不整、面容憔悴的样儿,形成这样的观念缘于几年前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的妻子。当我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有一种猝不及防的惊讶,然后面露愧色,倒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那讶然、赧然的样子至今犹在我的眼前。她口中连声道着感谢,肢体语言却告诉我,她对于这种“被”看望,很无奈,很不情愿。躺在病榻上,她一边同我说着话,一边交替着用左右手臂试图遮挡住额头。我分明已经看到了:她平时自信地昂着头展现于人前又黑又密的美发,其实是满头银丝。由于住院时间长,没有条件染发的原因,这会儿,透过额头,可以清楚地看到头发银白的根脚。我也很惊讶,但努力掩饰住,装着看别的地方,或者更多地与坐在旁边的她的丈夫没话找话。只待了短短一会儿,我就像做贼似的逃出来。我开始明白此前她丈夫拒绝我去看望,竟是好意。我的“硬”要来访,不经意间伤害了她的自尊。这拜会场景的尴尬,在我心里留下永久的悔。

  但说到李明,或者不同。她是我二十多年前的同学。她有愿望见到我,我哪里有理由不去看望她?

  我们是很要好的同学呢!一九八五年秋,我们一同读大连教育学院中文专业,在甘井子区海茂村教育学院一部共度两年时光。她是普兰店人,高考“大学漏”。那年,我们都以在职教师的身份参加全国成人高考,我是以小学教师的身份参加考试,五科考了407分,在当时算是高分,入学后才知道班级里还有一人考分比我高,就是李明。她是以中学民办(代课?)教师的身份参加考试。我很快就对上了号:一个小眼睛、单眼皮的女生。其后又增加了一些了解:走路快捷;为人活泼豪爽,待人真诚,不藏不掖;字写得大气、潇洒、流利,看她写字就是享受;班级的学习委员,平时看不到怎么用功,考试却总得高分。但可惜她不是我的“心动女生”。在不该考虑对象的年龄,母亲已经灌输给我一些成见,找对象要找双眼皮的,改变一下家族中小眼睛的遗传基因。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条件,我的“心动女生”必是大眼睛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