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震撼心灵的交响


□ 郑其岳

1942年春天的前苏联后方,一辆运输机在古比雪夫军用机场起飞。
它的翅膀剪开数千公里的阴霾,剪开炮火纷飞的夜空,像一只在暴风雨中的乌,降落在被德军重重包围中的列宁格勒。
机上装载的四册黑色的乐谱,它的身影已扩散在数千公里的天空上,融进了云朵的叮咛,也融进了炮火的洗礼。
四册并不沉重或者说是轻盈的乐谱,在战时的前苏联,就像美丽机灵的女间谍,有时胜过一个兵团的作用。
由于它的举轻若重,从古比雪夫机场到列宁格勒的天空也显得异常凝重。
这就是俄罗斯著名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创作的《第七交响曲》
当德军狂轰滥炸列宁格勒这座涅瓦河名城时,肖斯塔科维奇拿着武器在音乐学院的楼顶上巡逻。由于一手拿枪,一手拿笔,在他曲谱的草稿上,经常会出现两个字母“BT”,这是防空警报一词缩写。
那枝笔其实也是枪,乐谱中流露出逶迤的硝烟,也有金属般刚性的语言。
音乐家饥肠咕咕,而他的几块黑色面包皮却喂养了一群丰满健壮的音符。还有那朋友送来的一小杯伏特加酒,使音乐红光满面起来。
一股非凡的毅力支撑着他,难怪当他面对列宁格勒电台记者会说,我们的城市一切正常,我们大家都在站自己的那班岗……
国家的磨难激发了音乐家的灵感,后来他在后方较为宁静的环境下,顺利地完成了这部气壮山河的音乐原著。
在列宁格勒电台交响团及其指挥埃利阿斯贝格拿到这份翘盼已久的乐谱时,乐队的乐手们被战争和饥饿吞噬得几近全军覆没。
要排练这部音乐原著,需要80名乐手。列宁格勒市政府、前线指挥部把这当成一项神圣的使命,发出通知,召集乐手,开辟另一个“战场”。
机枪手从奥拉宁鲍姗的哨所赶来,他原是名长号手;托斯诺战役的伤员从医院里溜出来,因为他擅长演奏中音乐器;防空团送来了圆号子,单簧管演奏者直接从前线赶到乐队。
当埃利阿斯贝格找到打击乐乎时,他已在医院里生命垂危。埃利阿斯贝格看到他的手指还能动弹顿时欣喜若狂。这名打击于曾在战争爆发时坚持演奏到最后一刻,直到鼓槌从他虚弱无力的手中滑落。
这或许是世界音乐史上绝无仅有的排练。80名极其孱弱的乐手相互注视,热泪盈眶。管乐手的嘴唇在哆嗦,乐音在打颤;弦乐手的和弦不对,而鼓手的鼓点落错了地方;就连指挥本人的手臂也是勉强在挥舞。
但是,音乐让他们战胜自我,心灵相通;祖国的命运,高于一切。
1942早的8月9日,列宁格勒音乐厅里灯火辉煌,座无虚席,听众既有知识界的精英,又有前线赶来的军人。
乐手穿着千奇百怪:有穿西装的,有穿军服的;有的宽松肥大,有的狭窄短小……
演奏开始了,田野迷人的风光中介入了侵略者的脚步,枪炮声中有浴血的奋战,战争废墟中有英雄的凯歌,黑暗中有胜利的曙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