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东方管理的研究边界


□ 彭 贺 苏东水

  [摘要]东方管理研究的是东方文化区域特别是中国文化圈的管理现象和规律。东方管理与西方管理是一种共同发展、相互补充的关系。尽管跨文化研究是形成世界管理理论的重要途径,但跨文化研究的深入发展必须是建立在东方管理深入研究的基础之上。从研究内容来看,东方管理既注重对管理哲学的探索,也注重对管理工具、管理方法的探索;既注重对东方优秀传统管理文化的继承和提炼,也注重对现当代以来东方诸国管理思想和实践进行提炼、归纳、萃取和创新;既注重对东方本土现实问题的解决,也注重对全球管理发展趋势的跟踪研究;既注重企业管理领域的研究,也关注自我管理、家庭管理、国家管理等领域的研究。东方管理应以问题为中心,根据问题来选择研究方法,因而寻找东方管理独特的研究方法、综合运用主位和客位研究策略将是未来东方管理研究方法的重要方向。
  [关键词]东方管理 边界研究方法
  [作者简介]彭贺(1976-),男,湖南省隆回县人,管理学博士,复旦大学讲师,主要从事东方管理学研究。
  苏东水(1932-),男,福建省泉州市人,复旦大学首席教授,IFSAM中国委员会执行主席,主要从事东方管理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C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2-0074-06
  
  东方管理的研究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起步,至今已走过三十余年的艰辛历程。这既是一条从追问、反思到原创的探索历程,也是一条从最初被研究同行质疑到逐渐被认同、接受的学术影响历程。在东方管理研究的过程中,一直伴随着一些研究者的误解和疑问,比如以为东方管理就是回到故纸堆中去探索古代管理思想,东方管理就是排斥西方管理思想等等。这些误解其实都涉及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即东方管理学这门学科的研究边界问题。本文的主旨就在于通过对东方管理研究边界问题的探索,以消解这些不必要的误解,尽力使学术讨论建立在一个能达成共识的平台上,进一步推进东方管理的研究和中国管理理论的创建。
  
  一、东方管理与西方管理的关系
  
  东方管理的研究边界是在东、西方管理的比较以及互动过程中界定的。如果说西方管理学是以西方社会文化经济环境下所出现的管理现象为研究对象,那么东方管理学则是以东方社会文化和东方当地经济发展条件下出现的管理现象为研究对象。然而,东方文化所指的东方是什么“含义”?东方区域究竟包括哪些地方?东方与西方如何区隔?东方管理与西方管理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东方管理如何进行自我的定位?这都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关于“东方”这一概念,有着多种理解的视角。它首先应该是一个表示方位的地理概念,人们常把太阳升起的地方称为东方,而将太阳落下的地方称为西方。这种方位概念视角的东方与观察的立足点息息相关,例如中国人所指的东方与美国人所指的东方就截然不同。“东方”的第二个方面的含义是从历史文化的视角来理解的。季羡林认为,世界存在四大文化圈:古希腊、罗马一直到近代欧美的文化圈;从古希伯莱起一直到阿拉伯国家的伊斯兰文化圈;印度文化圈和中国文化圈。第一个文化圈构成了西方大文化体系,第二、三、四文化圈构成了东方文化体系。我们赞同这样的分法。这样,东方文化区域就包括亚洲以及非洲的中部和东北部地区。东方管理也就是要研究这些文化区域所产生的管理现象和规律。但考虑到中国文化圈的资料保存最为翔实丰富,中国文化圈近期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文化是东方管理文化的集大成者,同时也为了研究方便,我们主要以中国文化圈作为着眼点。中国文化圈不仅包括中国,而且包括了那些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国家,比如日本、韩国、新加坡等等。
  东方与西方的区隔主要在于其文化特质以及哲学传统的差异,而这些又必然在管理过程中有充分的体现。关于东西方文化特质与哲学传统的差异已有不少学者进行深入探索。比如,季羡林认为,东方与西方这两个大文化体系的根本区别是由思维方式决定的,东方的思维方式、东方文化的特点是综合,西方的思维方式、西方文化的思维特点是分析。“分析”是一种追求事物质量的精确性的条分缕析的科学方法,而综合的方法则是把事物的各个部分联成一气使之变为一个统一的整体的方法。梁启超则从哲学角度来看待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他认为东方文化有两大派,印度、犹太、埃及等国家,专注于人与神的关系,中国则专注于人与人的关系,希腊及现代欧洲的西方文化,则专注于人与物的关系。其他也有一些类似论述,这类论述的共同点在于抽象出某些两元对立的维度来简化地看待文化差异问题。我们认为,这种处理方式过于简化,不同的文化并非完全处于某个维度的对立的两端,因此这种研究会丧失很多具体、微妙而重要的信息。事实上,尽管东方文化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特质,但更是多元的集合。它既包含了东方文化情境内不同亚文化群成员的共同理解,也包括了独具特色的亚文化特征。比如,在中国文化圈之内,韩国、日本的文化虽然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却也在很多方面已有各自的创新和特色。因此,我们认为,东方管理的研究不仅要关注东方文化的普遍特质,而且也要关注东方文化内所包含的独具特色的亚文化的特质。东方管理不仅要从普遍性的角度来把握东方文化情境下管理的本质规律,而且也要从特殊性的角度来研究中国管理、韩国管理、新加坡管理的差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