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背叛


□ 曹军庆

我们吃饭的小酒馆,在解放山大坝的西侧。那时候,这儿还没开发,偏僻。酒馆的生意明显比市内萧条,卫生条件也不好,能看到嗡嗡飞动着的苍蝇,但安静。我看重的就是这个,没有人打扰。估计也不会碰到熟人,我的熟人或她的熟人。要是碰见就麻烦了,我想还是谨慎一些好。
我点了几个菜,要了两瓶啤酒。其实我不喝酒,她也不能喝,要酒只是做做样子,有理由可以多消磨点时间。
她还是忧心忡忡,害怕让人看见。我安慰她,说没人会来。
她说,要是传到他耳朵里,那可不得了。
她肯定在说她的丈夫,她怕那个人。约她出来费了些周折,一般都是刘思琳约,我不往她家打电话。因为她在家从不接电话。丈夫在家时丈夫接,丈夫不在,就由婆婆接。这成了不成文的规定。严格地说也不是规定,就是习惯。如果是男人打给她的,都会受到猜疑和盘问。即使过去一段时间,还会重新被他提起,并再度盘问。所以,我不打。
我在一家大型企业的工会工作,平时上班画点画。像什么宣传画或张贴画之类。偶尔也画些其他东西。我的办公室,兼画室,里面乱糟糟的。刘思琳和我是同事,刚从车间抽上来,给我打下手,帮我做些事务性的事。她结婚才几个月,丈夫在车间。她人勤快,爱唱歌,来这里不久就和我上过床了。也不是常上,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上一下。她对我挺好。
刘思琳和我的关系就是这样。我们上了床很愉快,下了床也比较自然。她知道我的心事在吴菲菲身上。我和吴菲菲谈过几次话,都在办公室里,她也在场。就这几次,她看出了苗头。她说,你想打吴菲菲的主意,是吧?
我并不避讳,说是啊。
这件事让我很苦恼,她家里有些特殊,因此她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人,我很难约她。
刘思琳知道后,说我来吧,我来给她打电话。她把电话打到吴菲菲家里,说找吴菲菲,又说我是她同学。然后把她叫到办公室来,再借故走开。我注意到刘思琳每次离开时,都不曾看我一眼,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有时候,我会想,我终于有了一个同谋。
今天,也是刘思琳打。上班时我撕掉了一张画,那是我昨天画的,我把画撕成一条一条的纸片。又折断一支塑料圆珠笔。做完这些,我就坐在椅子上闷头喝水。
刘思琳说,你不高兴吧?好像有心事。
没有,我说。
要么,你就发一通脾气吧。
发什么脾气?我为什么要发脾气?
有事要发泄出来,老闷在心里会闷出毛病来。
我没闷。
闷没闷你自己不一定知道。看看你的脸吧,都那么愁苦了。
刘思琳像只喜鹊。她哼唱着收拾屋子,屁股鼓鼓的。她精力充沛,有使不完的劲,眼里从来没有阴云。等她收拾完了,她说,要不,我给吴菲菲打个电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