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晚秋


□ 韩银梅

  徐老先生在他过七十八岁大寿的时候为了一个钟点女工和老伴闹翻了。他们因此离了婚,这真是鬼使神差,离婚之前他俩吵架,吵到高潮时他竟然喊出:离婚!离婚!我一天也不想和你过下去了!老伴一愣,差点没背过气去,她套上平时常穿的那件旧了吧唧的褂子,拎起她买菜时常提的那个大包说:离就离,你老徐今天要是不离婚你就不是人!结果,他们怒气冲冲又莫名其妙地就这么离了婚。

  接下来一个短暂的阶段里两个人都处在云里雾里的状态中,在整个办理手续的过程中他们自以为头脑清醒,意识明白。尽管身边不断有什么人在提醒着他们,要冷静啊!这么大岁数啦!在一块生活了大半辈子了吧?五十八年!徐老先生毫不犹豫地说道。老伴在余怒未消中又是一愣,然后就附和着说:对对,五十八年。其实这五十八年的婚姻可不是徐老先生掐算来的,年轻的时候他是否惦记这类的日子他不记得了,后来呢,如果不是老伴和女儿张罗着过生日,过这个纪念日那个纪念日什么的,他呢,简直是浑浑噩噩地打发着日子。五十八年这个数字就是在那天她们给他过大寿的时候口口声声地说过了几遍的。徐老先生当然是不会去算的,她们说五十八年就是五十八年,那肯定是没有错的。不过五十八这个数字还是让他的心悄然地动了一下。他记得,那不是感动,而是害怕。他竟然七十八岁了,二十岁他们就生活在了一起,然后……就这么着就过了五十八年。

  钟点工来家半年了,那是一位比他们女儿还年轻的下岗女工,淳朴,能干,她丈夫常年有病,靠吃低保度日,她一个人每天辗转在四户人家做钟点工供儿子上大学等等。这些,并不是徐老先生自己去了解来的,而是老伴在人家来干活的时候问出来的。钟点工在客厅干活的时候老伴就在旁边问东问西的,如果她不问,她大多是埋头干活,并不爱说话。可是她俩的一问一答总是自然而然地飘进了徐老先生的耳朵里。老伴很是同情这位钟点工,女儿来的时候她也常与女儿唠叨着她的事,有时候她会将女儿不穿了的还很新的衣服送给钟点工,有时也送给她一些时鲜的吃的东西一定要她带回去。因此,在这场速战速决的离婚中老伴最想不通的是,她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能打这样的主意呢?不不!是他怎么能打一个钟点女工的主意呢!也不看看自己的岁数,这次可过的是七十八岁的大寿啊!这事要是传出去不给人家笑掉大牙才怪了啊!

  徐老先生在和老伴吵得最凶的时候嚷道:荒唐!你这纯粹是污蔑!是造谣!是无事生非!徐老先生一口气喊出这么多感叹号的时候脸都绿了,浑身的肉都在发抖。老伴也一样,灰白色的头发微微颤动,她用那劳碌了一辈子、现在像一节干瘪的香肠那样的手指指着徐老先生的脸喊道:那么下流的动作都被我亲眼看见了还死不认账哪!徐老先生一把就打开了老伴的手说:哪么下流?你给我说说看哪么下流?老伴嗓子又提高了八度:你不下流你拉着人家的手干吗?人家才四十几岁,可是比你女儿还小哩,你老糊涂了你呀!

  徐老先生到底拉没拉女钟点工的手,这之间有没有与钟点工暧昧过,他一概不作解释,总之,这是他们离婚的导火索。说实在的,五十八年的婚姻生活中他们还从没有提到过离婚二字,谁知道到了晚年,到了高龄时节,就在这么一场吵架中就提了,而且一提就真的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