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两半


  纪江明

  这天中午,吴天明刚刚睡着,手机响了。手机是刚换的,铃声是《兰花草》,一首轻吟浅唱的老歌,也是栝州城里洒水车开道的声音。手机响了停,停了又响,打电话的人好像拧着股倔劲,非把吴天明叫起来不可。刚开始,吴天明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窗外开过了洒水车,直到第三次响起,吴天明才意识到有人找他。

  “天明啊,他妈的给你害惨了。”吴天明刚按下接听键,一个沙哑的男声就蹦了出来,好像在手机里憋了很久,“昨晚半夜还叫我到栝州喝酒,死缠着不让我回来。”

  吴天明听得一头雾水,心里的恼怒变成了莫名其妙。昨晚他既没应酬,也没牌局.准点回了家。吃完饭,陪着老婆王雪梅看了几集《新水浒传》,早早就洗澡上床了。吴天明把手机举到面前,上面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正要摁掉,一想义不对.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听声音,也有些耳熟。

  吴天明踌躇间,沙哑的男声不由分说道:“天明你半夜把我叫到栝州喝酒,跟我老婆解释一下。”

  到这时,吴天明才感到情况有些不对,他一骨碌,坐了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怪你。”电话里女人的喘气有些粗,似乎余怒未消,但声音却不失悦耳,“老王的身体不能再折腾了,你是他朋友,肯定知道的。”

  女人似乎在极力掩饰.但吴天明听得出来,她的语气充斥了不满和埋怨。

  “是这样,外地朋友过来,难得聚一下。”吴天明不知老王是何方神圣,叫老王的人满大街都是,但他还是字斟句酌地说,“老王,他也没喝什么酒。”

  “还喝酒呀,再喝酒命都不要了。”女人好像对吴天明的回答比较满意,她的口气缓和下来,“我不是不让他会朋友,昨晚我在学校值周,儿子一个人在家,又感冒,他居然混到天亮才回来,你说我气不气?”

  女人这样说,吴天明终于明白了,那个叫老王的家伙彻夜不归,被女人揪住不放,到他这里求掩护了。放下电话,吴天明发现自己居然汗湿了双腋,比在王雪梅面前隐瞒还紧张。吴天明赶紧去翻手包里备份的通讯录。可以肯定,那老王是他的熟人,但不是三天两头一起混的。经常混的人,换手机后,吴天明都把他们的号码用实名或代号重新存进手机里。比如王雪梅,代号是老房东,得名于《老房东查铺》那首歌,比如文联项向东副主席,代号项文联,残联的叶富贵副理事长.代号叶残联,科协李长青副主席.代号李科协:又比如他的老领导彭大龙和办公室的夏小雪,就老老实实用的是真名。

  吴天明瞪着眼正对着手机查号码.一条短信进来了:

  “兄弟,大恩不言谢,到缙云我请喝茅台。”

  下午上班,吴天明前脚进办公室,办公室主任老穆后脚就进来了,看得出来,老穆已等了很久了。老穆进门东张西望先找热水瓶,给吴天明茶杯续水,然后递过来一支烟。吴天明平时不大抽烟,但老穆递来的烟他都会当场点起来。白云区方志办算起来有五个人,主任由区委办杨副主任兼。吴天明是副主任,下面是办公室主任老穆,办事员夏小雪,还有一个是退休后返聘的老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