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浅议徐迟对中国报告文学发展的影响


□ 王伟举

  在中国的文学大家族里,报告文学是一个年轻的文体。学者们一般将捷克新闻记者埃贡·埃尔温·基希(E.E.Kisch)二十世纪30年代写作的《秘密的中国》和夏衍继他之后写的《包身工》视为国内最早的报告文学。这种文体究竟源起于何时并不重要,然而中国报告文学的演进却是值得探讨的课题。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报告文学一直处于轻“文学”重“报告”的状态,新闻属性往往占据了主导地位,文学则相对处于从属地位。以致于有些报告文学也会被视为通讯、速写或特写。如魏巍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魏钢焰写的《红桃是怎么开的》、穆青写的《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等名篇都属于这类作品。真正给报告文学带来脱胎换骨变化的是徐迟先生。徐迟不仅是报告文学创作的集大成者,更重要的是他开创了一代文风,赋予了报告文学这种文体新的生命,在他的创作中,文学不再从属于报告,文学成为了主导,人物成为了整个作品的中心。徐迟的创作为报告文学的繁荣发展拓展了无限的空间。本文试图从徐迟的创作对中国报告文学演进的影响谈几点浅陋的看法。

  一 诗化的语言,增强了报告文学的表现力和感染力

  只要读过徐迟作品的人,哪怕你只读过一篇,都会对徐迟先生特殊的语言风格和独有的技巧留下难忘的印象。

  徐迟先生17岁开始写诗,22岁出版第一本诗集《二十岁人》。建国后他担任《诗刊》社的副主编,文学界原来一直把他称为诗人,后来他在报告文学上的巨大成功遮蔽了其他方面的成就。实际上徐迟是一位学贯中西的文学大家,他文学素养深厚、知识面很宽,美术、音乐、美学等很多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他英文很好,早期直接翻译过许多西方的诗歌和小说,建国初期曾担任英文版《人民中国》的编辑。正是因为这样的特别素养,才使他的创作如此丰富,诗、小说、散文、翻译、报告文学,各种文体均有涉猎。最终在报告文学写作中走出与众不同的道路,取得了无人与之比肩的巨大成就。在徐迟的笔下,报告文学回归到文学的本体,在他的作品中文学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他的每篇报告文学都是一座至善至美的艺术建筑,新闻和事件成为保证真实性的坚实而牢固的基础,他会选用最好的材料、最富创造力的设计构思,最精湛的工艺,调动一切艺术手段来完成它。他将写诗、作画、音乐、小说创作等多种技巧引入了报告文学,极大地丰富了报告文学的表现力。在他的作品中,你可以领略到散文一般优美的文字魅力、诗一般的浪漫激情、小说一般传神的精致细节、以及油画的强烈色彩感与山水画的空灵、音乐的韵律和节奏感,如诗、如画、如泣、如歌……

  无论早期的《祁连山下》、还是新时期写出来的《地质之光》、《哥德巴赫猜想》、《生命之树常绿》都堪称至善至美的艺术珍品。在他的笔下,无论多么生僻的专业术语都会被他巧妙地转化为美妙的诗句。即使世上最为枯燥的数学演算公式,在徐迟的生花妙笔之下也成了赏心悦目的诗句,悦耳动听的音乐。读过《祁连山下》的人,会情不自禁对徐迟的艺术修养敬佩有加,他对中外美术那样的精通、对绘画艺术那样专业。从画的价值到艺术本身,从中国画到西洋绘画,特别是对西方现代派画家的解读,足以让一个完全不懂绘画艺术的门外汉变成鉴赏内行。而他对数学家陈景润“陈氏定理”的理解也给我们的写作很多启示。他肯定是弄懂了“哥德巴赫猜想”这道命题的,但他避开了对艰深枯燥的数学公式的解析,用艺术的形象化思维为读者描绘出了一簇绚烂的数学之花——

  “这是何等动人的一页又一页篇页!这些是人类思维的花朵,这些是空谷幽兰、高寒杜鹃、老林中的人参、冰山上的雪莲、绝顶上的灵芝、抽象思维的牡丹。

  且让我们这样稍稍窥视一下彼岸彼土。那里似有美丽多姿的白鹤在飞翔舞蹈。你看那玉羽雪白,白得不沾一点尘土:而鹤顶鲜红,而且鹤眼也是鲜红的。它踯躇徘徊,一飞千里。还有乐园鸟飞翔,有鸾凤和鸣.姣妙、娟丽,变态无穷。在深邃的数学领域里,既散魂且荡目,迷不知其所。”(徐迟《哥德巴赫猜想》)

  这就是典型的徐迟语言。陈景润的数学演算公式对于数学家之外的所有读者恐怕都是天书,但徐迟先生却用诗、用画、用世间最美的事物、引导人们进入数学抽象思维的乐土。读者既能领略到数学王国的神秘、也能想象到数学王冠明珠的灿烂瑰丽。而这些文学手段的运用,丝毫不影响报告文学真实性这个基础。因为这一切建立在陈景润几十年呕心沥血的研究成果上,徐迟只是巧妙地把他那六麻袋的演算手稿和常人无法弄懂的数论原理转化成了艺术形象而已。而在写世俗生活时,他的文笔又特别的辛辣而传神。在写造反派们批判陈景润时语言也很精彩——“他被帽子工厂看中了:修正主义苗子,安钻迷,白专道路典型,白痴,寄生虫,剥削者。就有这样的糊涂话:这个人,研究(1+2)的问题,他搞的是一套莫名其妙的数学。让哥德巴赫猜想见鬼去吧!(1+2)有什么了不起!这段1+2不等于3吗?此人混进数学研究所,领了国家的工资,吃了人民的小米.研究什么1+2,什么玩意儿?伪科学!”(徐迟《哥德巴赫猜想》)仍然有着节律感,简洁洗炼,带着些黑色幽默。他周围那些所谓革命左派们的无知与愚蠢形象便跃然纸上。这种语言营造出来的环境更衬托出陈景润钻研科学的艰难。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浅议徐迟对中国报告文学发展的影响”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