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河之悟


□ 刘元举

  我早年在工厂时的朋友发国是个非常爱动脑子的人,他的脑袋因为动得过多,三十来岁时便已然秃顶。不是半秃而是全秃。那宽大的额头至顶部均泛着刨光金属般的光泽。沉默时,他会想出很多钻牛角尖的问题,而且常常会把别人问僵。比如,他就曾把我问住了:江与河有什么区别?究竟哪个大?字典解释:江,一是大河,二是长江,三是姓氏。而对河的解释:“天然的或人工的大水道”。究竟哪个大,有何区别,确实没有说清楚。

  一个以罚站一整天外加一夜而彻底征服了父亲阻挠,踏上苦行之路求道的年轻人,却在中途斋戒过程中突然迷失了人生最为重要的目标,遂坠入欲望深渊。他像常人一样迅速沉沦。然而,他忽然有一天从醉生梦死中猛醒过来,他因为面对的是一条河而醒过来了。然后,他成了摆渡人,并从河中发现了生命的奥秘与深刻哲思。这便是黑塞这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在一部叫做《悉达多》的书中给我们讲述的故事。

  黑塞不只在一部书中写到河流对于人的启悟的神秘性。在另一部中篇小说《席斯哈尔塔》中,也是写到了一位信奉婆罗门教的年轻人为活着而迷惘,最终解脱也是因为他看到了一条河。他盯瞅着河水的流动,从而开启了智性,摆脱了俗世的羁绊。

  惠特曼的诗篇征服过无数读者,对于自然的讴歌或对于肉体的圣赞都带有不可抗拒的力量。但人们更看重他诗中的智慧。那是靠一个人点燃的。也是在一条河畔,黄昏时分。他见到了爱默生。铜质的黄昏光泽在爱默生的额头上镀出智慧光亮时,脚下的河水显得沉实而凝重。那河面也泛出智慧的光亮。正是这种光亮,照亮了诗人惠特曼的心灵。拈花授法并不是在河边,但在河边传道其效果自然奇佳。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文学引路人。我不敢以爱默生与惠特曼作比,但是,也同样是一个黄昏,也同样是面对一条河。当时是在辽南的乡下,我陪同他去采访一件“文革”中的冤案。我们就在傍晚时分沿着乡下那条大沙河散步。那个地方叫夹河乡。那个场景令我终生难忘。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与一位著名作家在一条乡下的河边谈论文学。河水的光芒与他开启我对文学理解的话语,同样穿越时空,永存记忆之中。我曾经说过感谢他之类的话。而他却说,他也曾经与我一样,是在跟著名作家的交流中走上文学之路的。他说,文学是几代人的事业,像河水一样,不要只看成是个人的功名。他讲了给予他最大帮助的作家——延安过来的著名作家丁玲。他曾做过丁玲的秘书。他写过很多相当漂亮的散文,如《春雨集》等,但他在52岁因病告别人世时,写了一篇非常震撼的散文《当死神叩门的时候》,此文刊发在我任主编的《鸭绿江》上。

  每个人都会感念所受到的帮助。尤其无私的帮助更让人感念至深。或许因为他的精神,我在当编辑期间也曾帮助过很多作者。也有人以金钱向我表示过感谢。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亵渎,我的这种执拗认知现在看来或许是一种迂腐,但是,这是在乡下那条大河边上我所获取的真理般的认知,而且至今不悔。这是痴还是悟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