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春感觉中的哲理思索(评论)


□ 孙绍振

典典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就感到她有天分,她的文章,总是有奇思妙想。有时,她到我家里来玩,回去告诉妈妈,说,和孙伯伯“谈天”了。她的话语常常使我惊异。我的感觉是,在我们这种教育模式中,典典是如此出格,但是,不加特别的爱护,到中学就可能会扼杀。我对她既有某种期待,又有一点忧虑,担心什么时候,我们的考试体制把她毁了。她到北京以后,写过一本书,寄来给我看了,我开始感到,也许,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个性特别强大的孩子,有一种非常的能量,应付僵化的教条绰绰有余。至今,我还记得那本书的第一篇文章,写的是她的自我介绍。她不像一般孩子那样,老老实实地说一些外在的信息,而是说,她这个“我”,是多种多样的,在家里是一个样子,在学校又是一个样子,发脾气的时候和心情好的时候,这个“我”是很不相同的。
我想这孩子的心灵,不但没有被窒息,相反,越来越丰富,越来越自由了。
不但对世界而且对自己,她已经习惯于有自己的感觉,自己的想法。
读她的小说《子非鱼》,才读了几行,就觉得,这孩子长大了。
小说中所描述的心理,完全是青春期的某种记录: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性意识朦胧隐约地出现。字里行间,充满了自我发现的痕迹,这种痕迹,是深邃的,但是,又是轻描淡写的。从这里,我感到了可以“才气”两个字形容了:
以写两个人生理上的发育为例:男孩子长高了,女孩子发育了,“水的身材有了一点凹凸”,“鱼考得好,水原先便会假装生气地拍鱼的脑袋,说要把鱼打傻点。现在要拍到鱼的脑袋就有点费力了”。但是,生理的变化是表面的,典典追求的是更为深层的青春心理的变化:“鱼原先习惯了在运动会时为水拿着衣物,在终点看水第一个冲过,扯着嗓门用不大的声音喊加油,如今……只有默默看着水将她的衣物交给同班的女生,看着水对别人做出一个熟悉的‘V’字手势。水并不像以前那样总和男生一起打打闹闹了,倒会和女生聚在一起说悄悄话。”
这里的感觉背后有一种男性强烈的关注。甚至有一点焦虑。对于一个还没有脱孩子气的中学生来说,能做到文字上不张扬,就十分难能可贵了。更为可贵的是,典典把她的洞察写得如此不动声色,从容不迫。令人惊异的是,她揭示了,双方青春的体验既是十分深刻的,又有一种“顺其自然”的特点,既有变化,又好像没有变化:
“鱼和水仍不说别的,只是放学时在校门口等着对方,然后在短短的回家路上说说今天发生的琐事。生活本来是这样简单平淡,青梅竹马的二人,什么都不曾发生。也许是有些小小的变化了,不过也顺其自然罢。无论如何,心底还是相信对方会一直在身边,一如既往,无需多言。”
居然能有这样不着痕迹的笔墨,真好像是挺有经验的作家似的。
光有这一点,也许挑剔的评论家会说,这不过是小聪明罢了。当代的孩子都比他们的前辈早熟,这样的感觉,在她们这一代,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这样的文风,在网络文学作者中,屡见不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