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耿耿星河空怅望


□ 海 风

  七夕未至,便早已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在谷歌里键入“七夕”二字,顷刻便跳出无数词条,海量信息瞬间一网打尽。而对着电脑,终是无言的惆怅。热闹的文字里,没有我想要的璀璨银河。
  于是,晚饭后出门去,只为看天。
  七夕的夜空里,稀疏的几颗星,伴着一弯朗月。身旁的街道,则早已华灯齐绽,霓虹如春花绚烂。沿街排开的餐厅、酒吧、咖啡屋内,所有明朗或者暧昧的恋情在这个夜晚似乎都沾染了浓酽的水气,莫名地多了几分缠绵。天上人间,寂寞和繁华,遥相对峙。
  这个夜晚,有多少人在仰望星空?渺渺碧落之间,迢迢银汉之上,那一场上演了千万年的不朽爱情,在今夜,还会有多少观众?天上的别离与相会,仿佛一阙隔世的情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亦真亦幻之际,喂养了人间多少饥渴的眼睛和心灵?而这一亘古的旋律,如同来自浩瀚夜空的悠悠电波,已很难为灯红酒绿的现代人所接收。
  在苍茫夜空中,我的目光漫无边际地搜寻银河的所在。我知道这种搜寻终是徒劳无功的,然而我却无法停止对夜空的久久凝望。当一个传说历经千年依然活色生香,它便已深深扎根于我们的文化土壤,构成一种文化层面上的真实。倘若银河中流水潺潺,那么,这泓碧波从遥远的年代潺湲而至,吸摄了唐诗宋词的炫彩,承载了人间无数的祈愿与想望,在中国人的心灵夜空中,它是一处美丽决绝的所在。然而它始终代表着别离,因而这种美丽不可避免地被涂抹上一层凄凉的况味。饶有兴味的是,银河的无情隔阻并未招致人们的怨怼。晏几道《鹧鸪天》有云:欢尽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情知此会无长计,咫尺凉蟾亦未圆。整整一年的恨别离,换来一夜的相见欢。这一刻的甜蜜似乎在刹那间化解了经年天各一方的苦涩。也许,正是这番别离成就了一段完美的千古爱情。在古人的爱情观里,爱情崇高到让人瞻仰的地步,便不再是朝朝暮暮,不再是长相厮守,而是离别后不渝的坚贞、不变的等待,只为七夕之夜的银汉迢迢暗渡。此外的所有日子里,是隔着浩渺银河,牵牛织女遥相望。一年和一天,如此悬殊的长短对比,暗含着人生聚少离多的宿命,又分明彰显出中国人特有的隐忍和宽容。
  和天上的这场凄美爱情遥相呼应,人间的聚散离合更是层峦叠嶂、惊心动魄。在古往今来无数仰望星空搜寻银河的眼睛里,有一双特别清澈的眼睛,来自于宋代,一个叫李清照的女子。清照初嫁赵明诚,正是豆蔻年华,惊才绝艳。少年眷侣,又是志趣相投,赌书消得泼茶香,成为后世传咏不衰的佳话,也成为后来李清照本人一生的美好回忆。然而这一段爱情际遇,却是人间天上,殊途同归。只是,别离的缘由不是天上的银河,而是人间的战火和动荡。从此两人天各一方,曾经鲜艳的爱情如同词人一样,日复一日憔悴。残缺的梦里,没有春花秋月,有的只是铁马冰河、关山路杳。赌书泼茶的时代, 无可挽回地远去了。“赌书空忆泼茶时,铁马敲风乱入诗。青女不谙霜雪苦,忍将剩冷锁残枝。”离境凄清,文字成为她最好的慰藉。她的充满相思之苦的爱情宿命,她的尝尽离别之痛的人生遭际,和她的绝世才情一道,令后人扼腕而叹。在某个七夕之夜,她独自仰望夜空,天上的相聚,人间的别离,在这一刻对比得如此惊心。黯然神伤之际,彩笔新题断肠句《行香子》: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云阶月地,关锁千重。纵浮槎来,浮槎去,不相逢。星桥鹊驾,经年才见,想离情、别恨难穷。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天上的离合已成定局,人间的悲欢却将世世代代演绎下去。纵然爱情的霓裳千变万化,终究敌不过一场别离的突然袭击。脆弱的现代人,早已失却了某种享受别离的诗意的心境。仰望是寂寞的,但是我们依然坚定地仰望苍穹。为那无边夜空中的耿耿星河,为那奔流于血脉间的美丽的文化乡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