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看你看你又哭了


□ 葛昕旭

  中午,老杨抱着妻子从医院住院部的二楼走下来时,太阳正红彤彤地挂在天上。

  老杨蹒跚着腿,一步一步地把妻子抱到了租来的架车上。老杨扯过一床棉絮,铺在妻子身下。安顿好妻子后,老杨用手捶了捶腰,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台阶上。老杨望了望天上火辣辣的太阳,朝地上猛吐了一泡口水,然后掏出叶子烟,揉碎,装进了最喜欢的玉石烟嘴里,点燃,慢慢地吸了起来。

  老杨是月亮岩村的农民。老杨没有儿女,一直和妻子相依为命地生活。前段时间,妻子生病后,老杨把妻子送进了医院。昨天,医生找到老杨,告诉了妻子的病情。得知妻子不行了,老杨的心一下就沉到了冰窖里。

  这天,老杨吸完烟,看了看躺在架车上的妻子,长叹了一口气,轻声地对妻子说了声坐稳,然后双手抓住架车,弓下腰,慢慢地往家走。

  老杨刚迈开腿,妻子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听见妻子的哭声.老杨心里的痛楚更是难受。老杨停好架车,回转身,说,你看你看你又哭了!早就告诉你说,别哭,总会有办法的。说完,用手背帮妻子擦了擦泪水,背过身,鼻子一酸,自己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妻子抬起头,望着老杨,咬着嘴唇,轻轻地点了点头。

  老杨俯下身子,抱了抱妻子,回转身,拖着架车,又开始往回走。穿过一条小街,向右拐,再穿过一条街,出街,就是一条通往月亮岩的小路。忽然,一股好香好香的香味儿飘了过来。老杨猛抽了一下鼻子,抬头一看,街边的水果店里,堆着一堆黄灿灿的芒果。

  老杨站了下来,转身看了看妻子。妻子侧着头,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堆芒果。老杨知道,妻子肯定也闻到了那股奇特的香味。

  老杨刚要动脚,想了想,咬咬嘴唇,狠狠咽了口唾沫,迟疑几秒,微笑着看着妻子,问,想吃不?

  妻子听到老杨的问话,愣了愣,死死地盯住老杨,好一会儿,妻子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不吃,不想吃。妻子从没吃过芒果,妻子想吃,但妻子知道,老杨的兜里,现在是一分钱都没了。

  老杨停好架车,微笑着走到妻子面前,摸了摸妻子那瘦削的脸,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说,你等着!

  老杨不等妻子回答.大踏步地朝街边那个卖芒果的小摊走了过去。

  妻子的目光追随着老杨那宽阔的背影,看着他站在摊位前不停地和摊主说着什么。妻子的脸上竟有了一丝红晕,泪水慢慢地流了出来。

  不一会儿,老杨回来了。老杨提着一口袋芒果,笑吟吟地站在了妻子面前。

  妻子看看老杨手中的芒果,再看看老杨,泪水立马就铺满了脸庞。

  老杨忙俯下身子,帮妻子擦了擦泪,然后撕去芒果皮子,把果肉送入妻子的嘴中。

  妻子吃了两口,流着泪,再也不吃了,哽咽着说,我不想吃了。你吃。

  老杨摇摇头,说,我不吃。我不爱吃。并且我吃了拉肚。你吃就是。老杨边说边把芒果又送人了妻子的嘴里,问,甜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