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想起绕阳河


□ 刘 齐

  作者简介
  刘齐,作家,曾任辽宁省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中华文学基金会文学部主任、美国杜克大学访问学者。现为美中基金会高级顾问。主要作品结集有《刘齐幽默散文丛书》、《上个世纪我所尊敬的人》、《一年签一次婚约》、《形而上下》、《球迷纪事》等。
  
  纽约我的寓所附近,有两条世界著名的河流,一条叫东河,一条叫哈德逊河。在东河,可以看联合国大厦,在哈德逊河,可以看自由女神像。当然,人们看到的远不止这些,还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譬如我,就常常在两条河水的粼粼波光中,看见另一条河向我闪闪发亮。这条河,就是辽西平原上的绕阳河。
  到美国后,有时我跟老美打趣,用囫囵半片的英语略抖咱国一小包袱,老美居然嘎嘎笑个不停。然后问我,中国人都像你一样爱开玩笑吗?我就说我是最孬的一个,但凡好一点的都不敢派出来,怕把你们一州又一州的人都笑岔了气于心不忍。说这话时,我往往想起苦中作乐、笑口常开的绕阳河父老乡亲。美国是既富裕又幽默的国家,但有些老美却据此认为清贫的民族像缺钱一样缺少幽默。他们忘了,幽默是全人类的天性。幽默与资金截然相反,是谁也不能垄断的。
  绕阳河的人勤劳朴实,诙谐爱闹,喜欢聚堆儿。
  诙谐这种东西,和妙龄少女一样,最耐不得寂寞。少女思春,诙谐思群。天下这么大,还没听说有谁关起门来一个人孤零零偷偷摸摸诙谐的。单人牢房里的乐天派如果想幽上一默,也得趁狱卒送饭时抓紧进行。
  那时绕阳河还在人民公社治下。作为一种废黜多年的生产方式,人民公社纵然有一千条缺点一万条错误,但至少有一条让人怀念的好处,就是给生来爱热闹爱开玩笑的绕阳河人提供了天天聚集在一起的良机。春种秋收,夏锄冬储,田间地头,场院队部——绕阳河叫“队窝子”,不时就能听到一阵又一阵笑声。一根高粱垄长得一天铲不完,即使铲完了明天还有一根更长更荒的。一顿饭俩大饼子一疙瘩咸菜,顶多还有两根筷子。大米干看(干饭),粉条留着(溜子),鸡蛋搁着(膏子),猪肉走着(肘子),人再不逗个乐子解解乏顺顺气,人跟牲口还有什么区别,吃草与否?打响鼻与否?
  不知为什么,绕阳河往往用“屁”和“泡”这两个字来形容与开玩笑有关的事情。“这小子挺屁”,“那家伙挺能泡”,所指的都是嘻嘻哈哈能开玩笑,没有什么贬义夹在里边。如果愣说有贬义,也是一种亲昵的、笑骂型的贬义。
  能泡的人是红花,经得起泡的人是绿叶。有了这两种人,人群才更像人群。我比较幸运,在知青时代,以及后来在工厂、在大学、在机关,总能适时遇到红花和绿叶,从中得到无穷的欢乐和慰藉。
  绕阳河红花一丛,小强子最红。
  绕阳河绿叶一岸,福德子最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