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驰


□ 马 拉

  房间里很闷热,窗子都关着,王树懒得开窗,也不能开窗。窗户正对着的是一间酒楼,新开张的,门口挂满了各色气球,生意大概还算不上好,门口停着的车子稀稀落落,像一块块坚硬的砖头。和稀稀落落的车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酒楼的抽油烟机,它一直嗡嗡地响着,排泄着大量的油烟。王树住在四楼,窗户和阳台正对着巨大的抽油烟机,稍微有点风,油烟就扑面而来,王树甚至觉得油烟贴在他的脸上,像正做着面膜。窗户是不能开了,让王树苦恼的是,他下班的时间一般正好是吃饭的时间,也就是说他一回到家就能听到抽油烟机的轰鸣,而他不在家的时候,抽油烟机一般也是安静着的。他觉得这个抽油烟机是在和他作对,但毫无办法,他不能让人家酒楼不做生意。
  房间里光线有些昏暗,大概是六点钟,王树爬起来,靠在枕头上,对小艾说,小艾,我可能要走了。小艾翻了个身,理了一下头发,顺便扯了一下被单,把胸口盖住,去哪呢?王树说,去省城。小艾“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又问,去多久?王树打了个哈欠说,不知道。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快的话可能十天半个月,慢的话一年两年,也可能不回来了。王树这几句话让小艾彻底清醒了,她觉得这事可能大了。小艾坐了起来,和王树并排靠在床头上,从王树的烟盒里抽出根烟,点上说,干吗呢?去那么久?王树说,省公司从各地公司抽了几个人上去,说是要搞一个什么项目。小艾说,怎么就抽到你了呢?王树说,我怎么知道,反正领导说让我准备一下。小艾弹了一下烟灰,吐了个烟圈说,王树,你不是不想要我了吧,找个借口来打发我?王树把手搭在小艾的肩膀上说,哪能啊,我哪能不要你。不就是抽调嘛,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小艾说,要是不回来了怎么办?王树说,那我怎么知道,听天由命呗。小艾把王树的手甩开说,你到是无所谓。
  说完,小艾起身上厕所。小艾是光着身子去的,他们刚刚做完爱。王树从床上看着小艾的背影,有点发愣。小艾是王树的女朋友,平时王树一般都叫小艾老婆的。在一起三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结婚的话也说过几次,几次都不了了之。不是王树碰巧没时间,就是小艾突然不想结了。恋爱三年,算得上久了,毕竟他们俩既不是大学同学,又不是什么青梅竹马。两个大学出来的年轻人,碰到一块,恋爱了,一般都是速战速决,要么结婚,要么各走各的路。他们之间的状态,别人不理解,他们自己也不理解。按道理说,都是到结婚年龄的人了,双方的父母也都催了。为什么还没结,确实有点讲不清楚。小艾活泼大方,人也算得上漂亮,追的人不少。等小艾从洗手间出来,王树问小艾,你有什么想法?小艾说,我能有什么想法,你要去我能让你不去?王树说,那到是。
  一两个月过去了,如果不是小艾提起来,王树差点忘记了这事。那天是小艾的生日,吃完饭回家,照例洗澡睡觉。亲热完,小艾问王树,王树,你大概什么时候走?王树被小艾问得有点摸不着头脑,走什么?小艾说,你不是说省公司抽调你们去省城做项目么?王树若有所思地说,哦,这事啊。小艾说,你别是忘了吧?王树笑了笑说,没呢。小艾说,怎么这么久都没听你说,是不是取消了?王树说,没呢,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小艾靠在王树肩膀上说,我问过我的同学,跟你们一个系统的,他说一般抽调到省城的很少有回来的。即使回来了,升职可能性也很大。王树目光游离地说,是吧?小艾说,其实去省城也好,最好就别回来了,我都不想呆在这个破地方了,连街都没得逛。说完,小艾用手圈住王树的脖子说,王树,你要去省城了,我跟着你去,我们一起远走高飞。王树被小艾的情绪搞得有点激动了,他点了点头说,那是,如果去了,最好是争取留下来,省公司做个小职员肯定比在这里做个小职员强,下来都是钦差大臣。我操,你是不知道,我们省公司下来个小科员都牛逼得跟什么似的。小艾说,你知道这么想就好了,你可要争取。王树点了点头说,我会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