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影像(小说三题)


□ 聂鑫森

时光影像(小说三题)
聂鑫森

  绿莲蓬
  
  和青青提着一个大竹篮子,来到古城湘潭雨湖公园门口时,还不到八点钟。盛夏的太阳升得很高了,火球一样,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和青青把盖在篮口的湿毛巾掀开一角,拥拥挤挤,立刻有翠绿欲滴的新鲜莲蓬探出了头,一种清纯而湿润的香气弥漫开来。她小巧的鼻翼翕动了几下,甜甜地笑了。
  昨天,来家里作客的同学走后,她对妈妈说:“我要到城里卖莲蓬去,我得筹起去北京读书的钱。”
  妈妈说:“往年我们都是卖晒干的莲子,哪有去卖鲜莲蓬的?是你同学出的主意?”
  “嗯。他们说,城里人喜欢新鲜的东西,可以生剥着吃,也可以插在瓶子里观赏。一个莲蓬两块钱,绝对畅销。”
  妈妈叹了口气,答应了。
  和青青最懂得妈妈的苦处,从年头到年尾,从日出到日落,累得没直过腰,种田、种菜、养猪、养鸡,还承包了一口大水塘种湘莲。妈妈才四十多岁,额头上就出现皱纹了,还得了关节炎病,阴雨天痛得钻心。爸爸呢?在和青青的印象中,她早就没有爸爸了。她用的是妈妈的姓,这个姓在方圆几十里之内很稀少。

  在妈妈咸涩的汗水里,她上完了小学初中,然后考上了这块地方最好的乡村中学寄宿读高中。这个学校的高考上线率历年都高,因此许多城里的学生也来这里就读。高中三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和青青在走出高考考场的这一段日子里,心情相当的快乐,录取通知书虽然还没有来,但她相信六百多分的成绩,读个北京的名牌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快乐之后,愁的是路费和学费,她和妈妈合计了一下,收了稻子,卖了猪和鸡,卖了莲子,最少还差两千元哩。城里的同学忽然结伴到她家里来作客,带来了许多礼物:衣服、运动鞋、被子、帐子、毯子、脸盆、旅行包……和青青当时就呜呜地哭了。乡下也没什么好送的,和青青亲自划船到水塘里采来许多熟了的莲蓬,一人送了一大把,没想到立刻溅起一大片欢声笑语。他们说你到城里去卖莲蓬吧,就在雨湖公园门口卖,准火!
  和青青与妈妈,天没亮就去水塘采莲蓬,一共采了一百个。长长的柄,连着圆锥状的莲蓬,里面的莲子很饱满地凸出轮廓。水风清凉,莲香馥郁,这种故乡的气味,让和青青陶醉。她想,哪怕走到天涯海角,也不会忘记这种气味。匆匆吃了碗开水泡饭,和青青挽着盖了湿毛巾的大竹篮子,步行十几里路来到镇上,再搭长途班车赶往湘潭城,下车后问清了路,来到了雨湖公园的门口。
  虽然不是双休日,来公园的游人依旧很多。
  和青青明白卖东西是要吆喝的,怎么吆喝?她犯难了,从娘肚子出世就没做过这样的事,嘴巴动了几下,声音就是出不来。
  一个年纪和她相仿的男孩子走了过来,问:“同学,这莲蓬怎么卖?”
  “一个……两元。”
  “便宜。你得吆喝啊,我替你喊几句:快来买!快来买!新鲜莲蓬,绿色食品,又好看又好吃,两元一个啊——”
  和青青说:“你做过生意?”
  “没有。电影、电视上见过,一学就会。我买五个,这是十块钱。”
  男孩子握着一把莲蓬的长柄,高高地举起来,走了。
  和青青学着男孩子的口气,大声地吆喝起来。
  不断地有人买莲蓬。其中有不少是中年人,大概和她妈妈的年纪差不多。有的买十个,有的买五个。还有人说,小姑娘,你卖便宜了,五元一个吧。说完,慷慨地丢下钱,高高兴兴而去。
  和青青却没有碰到一个同学,她很想告诉他们,这主意出得真好,没想到莲蓬有这么多人喜欢。时间不长,篮子里就只剩下十几个莲蓬了。
  从雨湖公园里面走出一个戴着红帽子、穿着红坎肩的人,先在门口停了一下,然后径直朝和青青走来。
  和青青看见他帽檐两侧露出的鬓角花白了,脸很黑很瘦,背有些弯曲。她问道:“老爷爷,您买莲蓬吗?两元一个,早晨新采的。”
  他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我在里面清扫林荫道,嗅到风里莲蓬的气味了,这气味想了我好多年,想死我了。”
  他蹲下来,拿起一个莲蓬看了又看,嗅了又嗅,眼睛里竟然有了泪水。
  “小姑娘,这莲蓬是河口乡那块地方的,叫‘寸三莲’,三粒莲子排成一线,有一寸长,古时候是贡品哩。”
  和青青问:“你是那地方的人?”
  “不……是。我只是熟悉那块地方。你怎么想到进城来卖新鲜莲蓬呢?”
  “我要读大学了,得筹点钱。”
  “小姑娘,你姓什么?叫什么?”
  “姓和,叫和青青。”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