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66级台阶


□ 胡传永

那天下午,等王政挂完吊瓶,我出去了,为他去医院对面的大药房里买医生嘱购的药。谁知这个药房缺货,我只好顺着马路又朝前走,可第二家也是没有,于是再往前跑……
自他开始昏迷住进本市医院被救醒以后,我知道我们厮守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舍不得丢掉一点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为了赶路,我跑了一身的汗。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他发来的信息:“传永不要着急,过马路时当心车子!”我的鼻子一酸,想在这人世间,除了他还有谁来这样关心我!我一边走路一边回他:“政子,你也不要着急,我马上就回来,等着我。”他回了我四个字:“天荒地老!”
上帝啊!天荒地老!两心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仰面朝天,为的是不让路人见到我满面泪流。
买了药回来,早已过了医院吃晚饭的时间。我们的病房在四楼,正巧那天停电,没法乘电梯,就从方便楼梯往上爬。
一共有66级台阶。不知道为什么,腿那个酸啊!我每上一步都要拼上浑身的力气——仅仅因为它是医院的楼梯么?
想到5年前他带我去爬泰山,我有恐高的毛病,4000多个台阶,是他一步步连搀带抱将我弄到山顶,他的肩上还背了我俩丰盛的野餐。当我们开心地笑着跑过天街时,天地之间只剩下两个人了,一个是年轻的他,另一个是幸福的我。
此时,这66级台阶竟是这样的令我不堪!66级台阶竟是那样的漫长!因为66级台阶的那头有我悬肠挂肚的人!
回到病房,王政坐在我常坐的沙发上,脸色灰暗。他的腹水和黄疸都早已超过危险限界。我放下药,洗了手就要为他做饭。谁知他说:“我现在不饿,你先吃饭吧——你的饭我给你打来了。”他用嘴示意一下放在桌子上被扣得严严实实的饭盒。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目,他为我打饭!医生三天前就给我下了他的病危通知,这样一个危重病人,竟然撑着如此虚弱的身子去为他的妻子打饭!
我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你不能随便出病房的!”我当时还以为他就是在病房外的送饭车上打来的。谁知这时护士跑来对我说:“他刚才偏要跑到楼下为你打饭,说你就爱吃这医院里的大豆稀饭……”
“你说什么?楼下?他去了楼下?我没听错吧?他怎么能去了楼下?政子,你是怎么上来的?啊?今天停电,那66级台阶,你是怎么上来的?”
他没有回答我他是怎么上来的,而是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当着护士的面一下子哭了:“我只是想为传永……做点什么……送饭车上没有她爱吃的大豆稀饭了……”
我跑过去将他的头一把搂在怀里,失声痛哭……50年的相知,50年的呵护,50年的担待,我们从同学到现在,你为我做的还少吗?在你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之后,你在遗书上第一交代的是儿子:“要孝顺你的妈妈,她苦了一辈子……”又对你的母亲说:“我走后您要把传永当作自己的女儿,让弟妹们把她当作亲姐姐看待……”然后全是写给我的话,要我在没有你的日子里做一个坚强的女人,并为我向亲爱的上帝祈祷,求(礻也)赐福给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