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腔热血勤珍重


□ 蒋维扬

  汉字有数万个之多,常用的也不少,可我们用作人名的字符却还是产生了太多的重复,弄得学校点名、同事互称乃至人大代表名单公告,都不得不在某些名字后面附上男、女、大、小、行业、特征之类的拖斗。“建华”两个字符更是广泛的用于人名,凡有姓氏便有此名成千上万。我朋友之中名叫“建华”的就有好几个,有官员、商人、教师……此刻,眼前的又冒出来一个,刘姓的“建华”——机关里负责个体户登记的小职员,一肚子墨水的女作者,两者合二为一,构成了一个精彩的“她”。
  2007年夏初,她领着《我的大家小家》在《长城》登台亮相,就吸引了我的眼球。在这部中篇小说里,叙事主人翁“我”行将迈入中年的那段情感经历被娓娓道来,通过两代人婚姻、家庭遭遇的风风雨雨,过滤着真爱的杂质,折射出人性的光芒。后来,我们赣西文友得知,小说作者竟然就是宜春人,而且她哥哥刘涛云还是我们非常要好的文友。十年前,江西省作协老资格会员涛云罹患淋巴癌英年早逝,令人扼腕痛心。十年后我们欣慰地发现好友的文学之旅并未随着生命的消逝而终结,我们在妹妹作品中看到了哥哥文脉的传承和延续,于是好友的妹妹便成为我们共同关注和呵护的妹妹。
  十七岁就开始在报刊上晾晒作品的她,是个把爱情看得很神圣也很专注投入的女子,本已小荷渐露尖尖角,却因为恋爱、结婚、育子,使她从文字里隐身,一遁整整二十年。可她骨子里的文学基因生生不息,并衍化成“悦读”情结。这二十年里不知她看了多少书,除了古今文学名著,历史的、民俗的、宗教的书籍她都有涉猎。接触中,每每听到她自然而然说到某朝某代某人一些可资为镜的故事片段,似信手拈来,却讲得风生水起,还梳理出独到见解,弄得我们一帮老大哥往往只有当听众的份儿。之后大家形成共识:这是一块璞玉。
  读书改变气质。广泛的阅读使她变得与众不同,那双清澈的眸子特别有灵气,似乎能够穿透世间万象,洞悉人生的一切悲喜沧桑。或许是应了“水太清则无鱼”之说,她渴求人际之间的真诚无瑕,把朋友情谊看得很重,期冀社会一派大善大爱大美。如此,就容不得势利、奸滑、虚伪、失信、算计等等,自叹活了半生还没交到几个真正的朋友。可正是因为她以独到眼光观察世事,纵连古今,思忖人生,而成就了作家坯子。
  终于,沉寂二十年后的她于不惑之年重又与文字亲密接触,主攻目标牢牢盯住了小说,感觉“写作很快乐”,一发而不可收。《高枝》、《风流黑山寨》两部长篇,《我的大家小家》、《半江瑟瑟半江红》、《邹发新娶媳妇》、《“签筒女人”之死》等十几部中篇,《灵位安在哪里》、《幽兰之香》、《白糖烧卖祭》、《怀念老五》等一系列短篇,不到两年时间竟然炮制出洋洋洒洒百万余字。她的作品我大都读过,感觉一股股清新之风扑面而来。
  她的小说根植于生养她的九岭山麓,人物鲜活,故事生动。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小说追求心灵的自由表达,靠作者的语言和艺术架构完成。建华的小说总体把握着崇尚人性、情感细腻的美学追求,用富有张力的浸染着大山灵气的活泼语言,着意打造处于变革时代的底层人物,坚定守望心灵的净土,在记述“草根”嬗变中呈现出了对社会、对人生命运的多元思考。她所表现的美,存在于不同要素按照一定规律构成的统一之中,包含了对丑陋的否定,更包含了对美好的向往与希冀。特别让我称许的是她构织故事能力,彻头彻尾颠覆了以往“高雅”与“通俗”的二元模式。由此想到有些小说作者的作品,乍看上去要山有山,要水有水,可品味起来清汤寡水,要害就在于缺少精致一处,故事核是空瘪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