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何处是归宿


□ 常君

  天气好得出奇,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德昌老汉敞着怀靠在一丘隆起的土堆上,惬意地眯着眼睛。旁边卧着与他形影不离的看家狗大黄。

  身后的土堆高大结实,像一座小金字塔。躺在里面的是他的老婆子。老婆子撇下他走了整整四年了。这个地方是老婆子和他一起定下的。有一年的秋天,地里的庄稼都收完了,闲来无事他和老婆子一起到盘龙岭上来搂树叶。老婆子打量了一下四周,说,这个地方挺眼亮,有朝一日咱俩就到这儿来吧。老婆子走了,德昌老汉遵照老婆子的遗愿,把她葬在了这里。

  这个地方有个规矩,新坟三年之内不许动土,也就是说三年之内不能添坟。今年是老婆子故去的第四个年头,清明节的前两天,德昌老汉率领儿子孙子上了山来,为老婆子添坟。添坟取土也是有讲究的,不能就近取土,添坟的土要到一百步之外去取,否则不吉利。儿子大顺没表现出什么,孙子志强听了却是一咧嘴。要知道,这可是个不小的工程,没个三十担五十担的土别想把坟添得像模像样。德昌老汉到百步之外选了一块土质肥沃的地儿,儿子孙子轮番挑了担子取来了土,德昌老汉一锹一锹把土添在坟上,然后用铁锹背儿一下一下把松散的土拍严实。开始德昌老汉上身还穿着他的灰色外衣,后来,灰色外衣从他的身上移到了树枝上。最后一项是挖“坟茔头”。这挖“坟茔头”可是项技术活儿,首先必须选草根密实的土,其次挖的时候还要注意锹的角度和力度,否则就散搂儿。德昌老汉走了好几处地方,才挑了一处比较理想的,先在四周散开一个盘儿,然后才一点一点转圈挖起来。那两块挖好的“坟茔头”是儿子和孙子搬走的。脸盆大小足有二三十斤的两块土盘儿,德昌老汉搬起来实在有些吃力。

  坟茔的后面是一行槐树。西边的几棵是普通的洋槐,开白色的花;东边的是新品种,开的是粉色的花,一串串,一挂挂,白的像雪,粉的像霞。风儿吹拂过来一阵阵甜丝丝的清香,直往德昌老汉的鼻孔里钻。

  老婆子活着的时候喜欢花,房前屋后巴掌大的地方也要见缝插针种上一棵花。到了这里后,德昌老汉怕老婆子嫌冷清,就从别处刨来了几棵槐树苗,又从山脚下的小河里担来了几挑水,栽了下去。几年下来,竟然枝繁叶茂,挂了满树的花。

  清明节那天,德昌老汉在这儿遇到了北沟给人看风水的宗先生。一家人家要给父母立碑,请宗先生过来给度方向。宗先生忙完走了过来,巡视了一番,捻着胡须说,两山夹一岗,辈辈出皇上。后代子孙大富贵,科甲连登及第来。龙脉啊!不错!不错!德昌老汉没想到老婆子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的地方,竟是块风水宝地。忙向宗先生问周详。宗先生便向德昌老汉细细道来。左右一边一道山梁,像椅子两边的扶手,后面横一道山梁,状如龙椅靠背。这样的风水宝地,日后定会荫及后代子孙,大福大贵。德昌老汉在心里盘算,这龙脉的福祉恐怕没荫及到儿子。他快三十了才得了大顺,以后老婆子就再没开怀儿。如今大顺已人到中年,和自己一样,老实巴交的一个农民,土里刨食,哪来的富贵当官命?倒是孙子志强那小子挺争气,今年大学毕业后刚考上了县里环保局的公务员,难不成日后会有发展,当个一官半职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