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时间同行——《新文学大系》第五辑前言


□ 王 蒙

  《新文学大系》,这是第五辑了,从赵家璧先生于八十年前在良友图书公司主编出版了第一辑《新文学大系》以来,以上海的出版机构为依托,一代一代,前后编了八十年,上百卷。百卷沧桑,百卷心事,百卷才具,百卷风流。呜呼,不亦盛哉!
  本辑所选篇目出自1977——2000年。简单地说,从“文革”后到20世纪的结束。《班主任》、《于无声处》、《天云山传奇》、《大墙下的红玉兰》、《芙蓉镇》、《团泊洼的秋天》、《鱼化石》、《回答》、《哥德巴赫猜想》、《周总理,你在哪里?》……这些耳熟能详的篇目,以及一系列为“伤痕文学”鸣锣开道的理论文字仍然使我们激动,仍然使我们热泪盈眶。它们有一种类似时光隧道的功能,才一“触电”,立马接通,我们陡然回到了那个过往的年代:万众一心,充满期待,一片真诚,一腔块垒喷薄而出,涕泪交流,却又是美梦如霞,仍然不乏天真与一厢情愿。
  当然,文学是我们的最生动、最刻骨铭心的记忆,是我们的“心灵史”。有了文学,历史就难于抹杀,激情与思考将成为永远,怀念与记取充实着我们的灵魂,经验也诱人几分。而一切自我做古的宣告,都只能丢人现眼。
  时间,是那个后“文革”的激情年代文学构成的一个重要因素。文学的当下性(还不止有当代性),使文学成为扭转乾坤,拨乱反正的一支力量,成为唤醒郁闷无奈的国人的一串春雷,文学带来的是希望,是振聋发聩,是从此摒弃极左面目出现的封建专制主义,是从今走向现代化,是走向民主、文明和富强的心愿洪潮。
  《乔厂长上任记》、《爱,是不能忘记的》、《高女人和他的矮丈夫》、《北方的河》、《陈奂生上城》、《哦,香雪》、《我的遥远的清平湾》、《致橡树》、《人到中年》、《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北方的河》……慢慢打开了我们的眼界,走向了千家万户,共鸣于多少人的浮沉祸福,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不仅仅是一个“文革”呢,多灾多难而又奋斗卓绝的国人哟,且有的写,有的咀嚼,有的编织,有的哭也有的笑呢。
  而《古船》、《美食家》、《隐形伴侣》、《爸爸爸》、《心灵史》、《苍老的浮云》、《动物凶猛》、《无处告别》、《受戒》、《命若琴弦》《白色鸟》、《叠纸鹞的三种方法》、《西藏,系在皮绳上的魂》、《牡丹的拒绝》等更是不断拓展着情感、题材、手法、想象力的新生面,文学变得多样化乃至陌生化了。
  到了90年代,文学舞台上的活跃人物让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贾平凹、莫言、王安忆、余华、铁凝、李锐、王朔、苏童、毕飞宇、毕淑敏、张平、迟子建、方方、陈染、池莉、刘震云、海子、西川、林白、徐坤、何申、于坚等名字了。他们是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此种说法在60年代是作为涣散离心的负面词语而流行的,现在用来形容上个世纪90年代后的文坛,其实很贴切,并且基本正面)。1949年以来,甚至1919年“五四”以来,文学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活跃过、多姿多彩过,也从来没有这样难以概括、缺少聚拢性、缺少方向感、形不成主流、形不成“文学运动”,缺少公认的高峰过。有时你甚至于难以从当下阅读中找到感觉,摸出路数,理出头绪。请看各种选刊,80年代时选目是大同小异,后来则是大异小同。缺少例如上个世纪60年代的《红岩》那种人人先睹为快、发行数百万册的主流正经文学作品了。
  甚至,你也可以说,文学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堕落与无耻过。例如,写到了性与亚性器官、娼妓、吸毒与像有些作家说的,引起争议的所谓“辱骂自己的母亲”。
  所以至今仍然不止一个人认定现在的文学创作不如提供出了从《保卫延安》、《林海雪原》到“三红两闯”(《红旗谱》、《红日》、《红岩》、《创业史》、《李自成》)的年代。然而,你当真找来过往的名著与今天的创作对照着阅读,你又不能不承认,是今天,人们写得更深沉也更多样,更风格也更个性,更耐读也更艺术,更人性也更动情,更富有想象力与幽默感,更开阔也更酣畅,更富有选择与珍藏的可能性。
  前前后后出现了对于解放思想、人道主义、文学史重写、新启蒙、文学的主体性等问题的热烈争鸣与这些文学争论的政治背景、政治敏感性。出现了对于现代派“狼来了”的惊呼。出现了对于人文精神失落问题的碰撞……还有什么朦胧诗、新写实、寻根、痞子文学、中国作家是不是自杀得太少、直到作协与文坛的评估等众说纷纭的话题与对于整顿和政治干预的呼唤。也出现了一串篇目,例如《苦恋》等“有问题”的作品和一些作家的异议化、出走化与逐渐回归化的过程。
  这二十多年的文学像大河,先是奔流而下,波涛汹涌,势不可当。而后越冲越宽阔,岩壁坍塌,轰轰隆隆,高高低低,跌跌撞撞,泡沫、枯草、败叶、泥浆打湿了你的衣襟。日出其中,月出其里,浪花、光影、鸥鸟吸引着你的目光。越来越多的歧议忽隐忽显。这个时期的文学又像山峰,时而连绵不断,群雄并起,时而异石削壁,似梦似幻,时而陷阱洞穴,险象丛生。文学又像晚会,时而喝彩欢呼,吹捧有加;时而平常淡漠,随看随忘;时而啧有烦言,难调众口;时而高论入云,不着边际;时而平庸散漫,自生自灭。尤其进入90年代的市场经济生活的背景,使文学似乎越来越缺少高潮了,缺少振聋发聩、精神火炬、看起来似乎越来越没有聚拢性、煽情性、精神领袖性与“大师”的弥赛亚(救星)——旗帜性了。一种说法乃在国内直到国外流传开来,说是中国的文学没有成果了,退潮了,恶劣化了,完蛋了①。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