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儿时雪趣


一晚上的大雪,将目光所及的整个世界都铺上了厚厚一层闪亮的白。清早起来到楼下扫雪,不经意间看见远处有两个小朋友在那玩雪,他们一会儿在冬青的盖雪上画着各式图案,一会儿相互追逐着,嬉戏中留下一串稚气的小脚印。看着他们可爱的样子,我不由地想起自己小的时候……
  总感觉小时候的冬天,比现在还要冷,雪下得比现在还要大。下雪的晚上,周围万籁俱寂、雪花铺天盖地,早晨起来,裹着被子趴在窗前,用手指甲把窗上厚厚的窗花刮开一条缝,才能看见外面的雪有多大。
  那时候农村的孩子懂事早,一清早就起来和父亲争着出去扫雪。听见大人们起床,便赶忙钻出暖乎乎的被窝,穿袄下炕蹬鞋戴帽,最后将连接两只棉手套的布绳往脖子上一套,就可以参加“战斗”了。房门被冰雪冻着,要使劲拉几下才能拉开。扫雪先从院子开始,然后是街上,最后一直延伸到自家的猪圈和鸡笼前。扫雪主要是方便一家人生活起居用的,扫出来的道最宽一米左右,能容下一个人走路就行。扫到自家猪圈时,还要边吆喝边用扫帚捅一捅圈里的肥猪,看看它们冻没冻着,待到肥猪以为主人喂食兴冲冲地拱出猪窝时,才扛起扫帚往别处扫去,扔下肥猪独自趴在圈墙上不情愿地直叫唤。
  扫得差不多了,浑身上下也开始热乎起来,摘下棉帽,头上热气直冒,但是耳朵尖却冻得钻心地疼,脚也有些麻了,钻进棉鞋里的雪融化后,鞋里已感觉不出是冷还是热。于是只得放下扫帚,用小手捂住双耳,双脚原地使劲地蹦跳一会儿。那时就想还是热炕好,双脚往炕被下一伸,舒舒服服该多暖和啊。
  正想着好事的时候,母亲从厢房里抱出一捆草出来,看着母亲顺着我刚才扫的小路走向厨房生火做饭时,心底不由地升腾起一股暖暖的情愫,感觉自己长大了,开始能为父母做些事了,于是小男子汉的责任心和自豪感豁然大开,精神为之一振,耳朵和脚也不疼了,拿起扫帚又开始扫起雪来,劲头比刚开始还足。
  雪后是捕麻雀的好时机。扫雪时就瞅上了鸡食槽周围有几只扑楞着找食的麻雀,于是傍晌约上几个小伙伴,头顶着母亲滤麦子用的筐子,手提着父亲绑车用的长尼龙绳,布兜里揣着刚从厢房的麦缸里“偷”出来的三四把小麦,大家伙儿有说有笑,雄赳赳地就来到了鸡笼前。
  先在鸡笼前方扫出一块空地,用木棍支上筐,筐下撒上一把小麦,木棍下面连根长线,线的另一头伸到鸡笼不远处的草垛后,一切准备就绪后,小伙伴们就藏在草垛后面,专等着麻雀们自投罗网。麻雀看到有这么好的食物,一会儿就飞来好几只,开始它们只是叽叽喳喳地在筐前观望,待确定没有危险,才小心翼翼地招呼着一起往前蹦一蹦,这样慢慢地就进了筐内。而这时小伙伴们早就等不及了,手抹着鼻涕着急地喊着:“快拉!快拉!”,只是没成想,筐还没拉下来,麻雀们听到声响,早就呼啦啦地飞走了。这样,反复了几次,麦子没少撒,麻雀却一个也没捕着。
  这时小伙伴们有的冻得受不了,开始嚷着要回家,但一想到香喷喷的雀肉时,就相互鼓劲再等一等。这期间有的小伙伴提议,不如先烧点草烤烤火,大家一致认为这个想法好,于是就分工派活:谁回家拿火柴,谁抽草,谁看着筐……烤起火后大家的注意力就慢慢集中起来,大气不出一点地盯着筐前,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还是有两只麻雀经不起诱惑,被罩进筐里,伙伴们跑上前,高兴得手舞足蹈。
  正当伙伴们商议着上谁家烧着吃的时候,突然草垛那边噼里啪啦地着起火来,原来,伙伴们忙着抓雀,忘了把烤火堆的火给灭了,结果火把草垛给引着了。最终,到手的麻雀不知哪去了,更甭想香喷喷的雀肉了,自己倒成了一只烤麻雀,哭鼻子抹泪地挨了家长的好一顿批斗后,一个个灰溜溜地被撵回了家。
  回家后悔恨的泪还没干,看见外面有其他伙伴在大道上滑雪,就瞅个空子拿块馒头又跑到大道上,开始滑起雪来。那时孩子们滑雪简单,也没有什么工具,但一样能滑出花样来。有单人滑。先是选出跟镜子面一样最滑的路段做滑道,然后从几米甚至十几米外起跑、加速,待冲到跑道时,双腿侧蹬呈丁字形,利用自身的惯性和速度,以鞋做滑板向前冲去,看谁滑得最远。还有双人滑或三人滑,一个人蹲在地上,一个或两个人扯着手拖着往前滑,有时没跑出几步,就“轰”地一下全摔到地上,那时不但没觉得疼,反而欢喜地大笑起来。那笑声特舒心、特高兴,全然不顾身上脸上沾满雪。
  胆大一些的孩子还偷偷地到河里滑冰,在冰上玩的花样就更多了,打陀螺、溜冰块、钓小鱼……只一样玩艺,就能从天亮玩到晚上回家吃饭。但是河上滑冰是要有代价的,要时刻躲着大人,一被抓着可就不得了,再就是在冰上摔一跤那是格外的疼,弄不好脚还有可能掉进冰窟窿。有一次过年,我刚穿上新衣服,美的还没过夜,就因为在冰上玩,一只脚掉进冰窟窿里了,棉鞋和腿上的一大半截新裤子全湿透了,冻一点疼一点还能忍着,但新裤子被冰划开一个好大的口子,却不好回家向母亲交待,思来想去,只好蹭到天黑才敢回家。待到母亲发现并追问出缘由后,心疼得母亲不但破例没有责骂我,还不停地按摩我有些红肿的腿,一个劲地问我:“疼不疼?”……
  现在回想起孩提时的一些往事,尽管忍俊不禁,但那时的朴实、淘气和活泼却是值得永久回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儿时雪趣”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