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 性情


□ 本刊编辑部

  只谈几天恋爱
  木子美
  
  日夜工作不休,累到像弹簧被拉伸到极点的女友,一天决定放下所有事情,辞职,离港,远赴澳洲开始长途旅行。一晃过去近半年,伊^仍未归来,只是偶尔冒个泡,说起在哪个农场摘果子,哪天又自由组合开车穿越,半路抛锚,哪天又有个好玩的异装派对。我们不免关心她有什么艳遇,乖乖女的她总算带来点八卦:这几天我在初恋,和一个—人一起做饭,我还把饭烧糊了,明天我们去海滩漫步。
  初恋?嗯,当然不是第一次恋爱,而是过家家般的初恋感觉,纯纯的,傻傻的。她说:只谈几天恋爱,下—站我们的路程不同就要分开了。或许这便是旅行的意义,一个不经意的遇见,—份像是说好了不要结果的爱隋,来不及厌倦烟花闪灭。没有那些关于房子车子票子的繁重,没有那种脱了衣服穿上衣服的面目可噌。只是短暂的新鲜的几天,保留着爱情初始的美好记忆。
  而看看身边,在匆匆忙忙上班下班的城市里,如果你突然想找个人谈恋爱,那是相当有难度的。“我们一起喝咖啡?”“好,8点以后,9点以前,因为9点以后我要去见意大利球队。”然后喝咖啡的40分钟里,有电话响起,有短信进来,刚刚展开的笑容和话题一样,一下又找不到下文了。“对不起,我想起电费和管理费还没交。”
  每个人像陀螺转来转去,不是不想停,是停不下来。工作狂如此安慰自己:当敬业的人在感情生活严重受挫时会成倍提高工作效率和热情。马上有人附和:反之,当他们感情生活开始发力的时候,对工作会心有余力不足咯。
  所以就算只是谈几天恋爱,也找不出可以打扰的人。除非逃离城市去出走,邂逅和你一样在路上的人。比如丽江这样的地方。有个大叔曾跟我说,某天他去旅游,看到路边一个小姑娘独自闲坐,他过去搭个讪,小姑娘神采飞扬喋喋不休,随时都愿意和他走的样子,他很惋惜自己带了家人。嗯,其实她只是等一个可以谈几天恋爱的人,路人甲或者路人乙,放飞心隋,然后回去继续当加班到黑眼圈的小白领。
  发着牢骚,女友想起—个特别擅长只谈几天恋爱的人,对了,就是他就是他,会给你写情书,会和你在梨花漫天的树下散步,会谈—切你感兴趣的东西,会给你一些小冒险的惊喜,然后床也不上地悄悄淡出你的世界。这样一个信手拈来便是临时朋友,像雷锋—样填补着女孩子们爱的缺失的人,历时多年,竟然还是传出了结婚的噩耗。“听说他婚前几天很焦虑呢?”“是啊,这一下该有多少女孩子失恋啊。”
  
  扫黄到床头
  刘 原
  
  最近扫黄之风甚炽,各大网站在扫,中国的阿姆斯特丹——东莞在扫,现在连手机发个黄段子都要治罪了,短信里如有不良信息,移动即停止短信功能,勒令你到营业厅给公安写检讨书。
  所谓不良信息,其实无法界定,把一些所谓黄色词汇直接绑定,会闹大笑话的。譬如售楼小姐给我发一短信:请一次性交清房款。隔天她就要哭哭啼啼去写保证书。再如,“最近小强暴饮暴食。”“你妈逼我跟你分手。”全都犯忌。我想起超女比赛有个评委叫舂晓,她若是给不熟识的人发短信:“你好,我叫春晓。”马上就会蒙受窦娥之冤。
  身为成人专栏作家,我对此痛心疾首。照这么下去,扫黄迟早要扩展到其他领域:所有去游泳的女性都要写检讨,因为她们的泳衣会“令人产生性联想”,所有看过我专栏的读者也要写检讨,因为我写了黄段子,至于上海文广,只怕也要换个招牌,我去过他们的大厦,一仰头,好大的“SM”,怔了良久,才发现漏看了一个“G”。
  扫黄看起来是很有道理的,《新约哥林多全书》第六章指出:“人所犯的无论什么罪,都在身子之外,惟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所以扫黄是契台全民健身精神的,我们不要做东亚病夫,也不要做东亚奸夫。不过,我只赞同打击卖淫嫖娼,并不赞同禁止黄段子,黄段子属于言论范畴,意识范畴,本身不违法——除非你天天发黄段子骚扰女性,那是另—码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