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情是物质和精神的一场博弈


□ 王海霞

  爱情,到底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

  爱情既然叫爱情而不叫情爱,它就应该属于人的精神领域。其实单纯说爱情,它的确应该完全属于精神领域。爱情是彼此内心对对方的倾慕,是一种强烈纯真专一的感情。像所有的美的事物一样,爱情给我们带来的是美感、满足和幸福。正因为爱情的这种特质,才使得爱情成为全人类永恒的话题。古往今来,那些为了爱情而生生死死的故事,正表达了人类对真挚爱情的向往和追求。但这恰恰说明,纯粹的爱情是不易得到的,否则它就会像一日三餐那样不会被人们醉心歌颂。

  为什么纯粹的爱情不易获得?既然整个人类社会都逃不脱“物质是基础,精神是上层建筑”,“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法则,爱情又怎么可以逃脱物质的制约?爱情的主体是生活在现实里的人,爱情就不可避免地要掺和现实物质利益。没有杂质的爱情像没有杂质的空气一样难得。

  所以爱情不可避免地包含着物质的成分。可以这么认为,在人类能够餐风饮露、驾云御风,彻底脱离物质和社会关系的制约之前,纯粹的爱情永远是一个神话。古今中外所有的爱情悲剧故事大多都是由金钱、地位、权力等因素引发的矛盾造成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是因为家族隔阂;《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悲剧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牛郎织女》《白蛇传》的悲剧是因为人神差别,实际也就是阶层差别;宝黛爱情悲剧则完全源于社会因素和现实利益……自古至今,爱情悲剧如此生生不息地上演,恰恰说明自古至今的大多数人,都在追求着被金钱和权力绑架的爱情。把爱情或者婚姻种植在物质生活上,并不是现代人的发明,而是古来有之。如果再追溯一下,恐怕在我们还是猴子的时候,母猴们就懂得了嫁给有钱猴比穷猴要幸福得多的道理了,所以它们宁可给猴王做妾,也不愿意嫁给猴子中的大春。“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古语,自有它的道理。

  近一个世纪前,鲁迅先生曾经在小说《伤逝》里说过,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在《娜拉走后怎样》的演讲中,鲁迅先生又说,“从事理上推想起来,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要求经济权固然是很平凡的事,然而也许比要求高尚的参政权以及博大的女子解放之类更烦难”。鲁迅先生还明白地说道,“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情到深处的人们发誓时总要说,你即使要饭,我也要跟着你。可是,当对方真的要饭的时候,你能跟着他去吗?即使你能够跟着他,但你能保证跟他一辈子吗?所以,脱离物质而谈的爱情,只是人们的一种美好的幻想,它永远都只是一个神话。即使忠贞若本文里的二丫,如果刘行军没有工作,没有饭吃,没有房住,二丫又该如何维护她的爱情呢?

  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说,爱情是纯物质的。正如爱情不是纯精神的那样,爱情也不完全由物质构成,否则女人们完全可以嫁给一个印钞机。既然自古至今没有一个女人肯嫁给一个印钞机,也就证明了爱情不纯粹由物质构成。

  因此说,现实的爱情,是由两个因素构成的——物质因素和精神因素。爱情观就是二者博弈的结果。而二者在爱情中所占的比例如何,时代起到了某种决定的因素,这就是爱情的历史性、时代性。因为幸福感有一定的社会认同性,在一个崇尚精神,忽视物质的时代,爱情中的精神因素就至关重要;而在一个崇尚金钱,追求享受的时代,爱情中的物质因素就起着决定性作用。如今我们处于一个什么时代,大家都很了然。既然现实如此,又何必对“宁愿坐在宝马里哭”的爱情论调感到奇怪!那些挞伐要嫁黄世仁的女孩的人拍拍心口想想,你的女儿要嫁人的时候,你是不是第一个要问的问题就是:他有没有房子?你所不能接受的不是她嫁给了黄世仁,而是她竟然以嫁给黄世仁为荣!

  因此,像面对令人无奈的物质化了的现实一样,我们除了对物质化了的爱情无奈之外,还能怎样?像人类所有的历史进程一样,这样的社会阶段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阶段,那就顺其自然吧。天要下雨,妮儿要嫁个有钱人,由她去吧!

  物质和精神的博弈是旷日持久的,物质压倒精神只是暂时的。人类文明之所以一直在进步,正是因为精神总会战胜物质。那些在时代大潮下随波逐流的人,我们可以理解;那些在时代之外执着而艰难地坚守情操的人,我们应该敬仰。精神之所以没有被湮灭,正是因为这些可敬的人的坚守。因此我对于所有的刘行军和二丫,永远仰视。我更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去坚守我们的精神家园。

  责任编辑 黑 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爱情是物质和精神的一场博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