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破天惊


□ 李元洛

石破天惊
李元洛

李元洛湖南长沙人,一九三七年生于河南洛阳。一九六○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粉笔灰纷纷扬扬,落湿了无数中学与大学的讲台,蓝墨水潺潺汩汩,灌溉了无数稿纸的田亩。现为研究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已出版《诗美学》等诗学著作十种,散文集《唐诗之旅》《宋词之旅》等八种。

“石破天惊”这一成语,既是形容乐曲演奏之声激越高亢,其势动地惊天,也用于比喻诗文的不同凡响,奇异动人。它的身世追本溯源,该是出自中唐的李贺之手,“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李贺在《李凭箜篌引》中描状李凭弹奏箜篌的这一名句,凡是读书人应是尽人皆知的了,台湾名诗人洛夫在《与李贺共饮》一诗的开篇,也有道是“识破/天惊/秋雨吓得骤然凝在半空”。我读元代睢景臣的《高祖还乡》,看到的是中国古典文学中令我目眩神摇的一道异彩,听到的就是雷霆乍震石破天惊叫我又惊又喜的一声巨响。
中国,既是一个有五千年悠久历史文明的古国,也曾是一个老大的封建帝国。其封建地域之广,封建时间之长,封建体制之盘根错节,封建意识形态之系统完备,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望其项背。远在春秋战国时代,《孟子·尽心下》曾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庄子在《人间世》、《应帝王》等篇章中,也曾批评过君侯们以“一国之民,以养身目鼻口”的穷奢极欲,以及“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荒诞背谬,但却均如黑暗王国的一闪电光,未能照亮君贵民轻的如磐黑夜,相反,对帝王的歌功颂德的大合唱,却响彻了中国正统历史和御用文学的始终。早在两千多年前的《诗经·小雅·北山》中,其时虽还处于奴隶社会,实行的是奴隶主国家土地所有制,就已经有“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颂歌了,而《诗经·豳风·七月》写农奴们一年四季的辛苦劳作,结果是“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一年将近之时,农奴们还要举杯祝福贵族领主们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的祝祷之声,在秦始皇之后就成了封建帝王的专用颂辞,与“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山呼万岁”一起,穿过漫漫岁月,绵绵不绝,到上个世纪都仍然有它的余音和遗响。
在中国文学包括中国诗歌的领域里,“颂圣”即使不是主旋律也是重要的旋律。伟大的诗人屈原,抒写了中国文人诗歌辉煌的第一章,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忧国忧民的怀抱,如北斗之光,至今仍令后人追怀与仰望,但他也不能完全背离时代给他规定的运行轨道,他不能不“忠君”,不能不对君王致以赞美之辞,即使是怨愤与批评,也仍然要注意分寸。“闺中既以邃远兮,哲王又不寤”,本来是一个昏君,他还不得不称之为聪明的君王。孟浩然隐逸山林,“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的他,虽然有发牢骚的“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之句,但他绝不敢言辞过分出格,对当时皇上还是要敬称为“明主”。“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傲岸不谐如李白,应该是最具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的了,但当唐玄宗召见其时浪游于安徽南陵的他,他也喜不自禁地高唱:“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于长安供奉翰林三年,作为侍从之臣,他写了赞美君王及其宠妃的《清平调》三章,诗虽写得情韵飞扬,但却是最高统治者所需要的旋律。在封建君主极权制度之下,绝大多数文人都成为也不能不成为帝王的顺民和奴仆,文人仅有的自由意志本来就气若游丝,君主专制的龙卷风更是将它吹刮得一干二净,文人的独立人格本来就柔弱如草,在君王圣明臣罪当诛的如磐重压之下,当然也只能凋萎枯败。中国古代文人中最具有叛逆性格的李白尚且如此,何况他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