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危险的行走(组诗)


□ 梁文涛

危险的行走(组诗)
梁文涛

  生活在别处
  你不是我的故土
  远处的沙丘,也不是我家的禾场
  我的呼吸犹如身旁海边的泡沫
  抓不到浮沉的船只
  
  那时的黎明
  从我家的树底到树梢醒过来
  身上落满了麻雀和乌鸦
  麦芽泛青,八百里洲河
  犁耙水响牛鞭清脆
  孔二婆的唤鸡声,一湾上头
  
  我在孔二婆的唤声中
  胳膊变粗,大腿变长
  离杏子姐姐越来越远
  
  沿着沙丘,这里变不成树木
  变不成草,变不成粮食
  空旷之外,我被悬置
  如同梦游一般
  0点
  梦中的细节
  满脑子都是破败的棉絮
  越扯越乱
  
  透过白天,我看见夜晚的树
  就是秩序
  清水与醇酒,不可掺和
  死的树枝与树的死
  一个人画成了蓝色
  一个人画成了红色
  最远的越走越近
  最近的越走越远
  修改
  外面有潮湿的空气
  我把窗户打开
  闻到了腐烂的气息
  我想到海,远方和运气
  
  20年前肖刘湾的土台上
  那棵老桃树
  年年开白花,年年不结果

  
  时间把我揉进桃花的香气中
  带到现在
  安排在这虚构的城市里
  像一只柿子,柔软
  任人把玩
  危险的行走
  习惯于亮灯的街道
  一个人的行走
  不动声色,不带表情
  那么多的人来来往往,没有干系
  
  越来越远。
  街上的积水被行走的脚步清洗
  不留痕迹,没有矛盾
  路灯下的少年,双膝跪地
  父母双亡的白纸上
  散落着几枚硬币
  
  这个夜晚,多少人无法接受睡眠
  那些抱怨、庸俗想法、低三下四的心计
  变得友善、热情
  
  大街之上,那个叫“黄邪子”的老男人
  坚持重复念叨着只有他知道内情的一句话
  “你们把我整不死的,我不会害怕……”
  
  片段
  
  白日被戳了一个
  三角形的红里带黑的洞
  透过洞口,我窥见隐藏白天里的气流
  褪掉了颜色
  
  这里是一片很浅的坑,没有土
  不能埋人
  
  枇杷树下,一群光着屁股孩子
  做着大人的游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