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沈从文、老舍真的与诺奖失之交臂吗?


□ 陈福季

辽宁人民出版社2003年2月出版有《2002年中国最佳杂文》一书,其中选有刘兴雨的《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一文。此文发表于《北海日报》2002年9月11日,虽被选为“2002年中国最佳杂文”,实际上却是一篇十足的演绎谣言的骗人之作。
文章说:“刘再复在他的《百年诺贝尔文学奖和中国作家的缺席》一文中披露,在1988年,瑞典文学院已初步决定把该年的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沈从文,可惜,他却在这年的5月10日过世。按照文学奖章程的决定,死者是不可以作为获奖者的。就这样,阴差阳错,中国失掉了一个获诺贝尔奖的机会。”诺贝尔文学奖是年年要评选的,但是不到公布之日,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委员会圈外的任何人是无由得知评选情况的,而圈内人守口如瓶保密之严格是超出人们的想像的。在诺贝尔奖一百多年的评选史上从未有过公布之前的泄密事件,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史上也绝没有。刘再复如何得知在1988年诺贝尔文学奖刚刚开始启动不久就“已初步决定把该年的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沈从文”的?刘兴雨又听信刘再复的谣言,大加传播,既自己上当受骗又欺骗读者,一举两失。刘兴雨决绝地说:“按照文学奖章程的规定,死者是不可以作为获奖者的。”这完全是无知妄说。因为历史上确有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已死之人的先例。如1931年得奖者瑞典著名诗人埃利克·阿克塞尔·卡尔费尔特,他是在当年的4月8日去世的,这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却是在10月8日公布的,那时离他去世已过了整整6个月。这虽“在诺贝尔文学奖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一次,但并非没有。同时瑞典文学院曾答复众多的批评时明确说过:“诺贝尔奖的规章明确无疑地允许颁发给已经去世的人——只要这个人的推荐书在他生前已经提出来。”(见余之著《诺贝尔文学奖史话》第116页,知识出版社1985年7月版)如果真有人推荐沈从文应奖的话也一定在他生前,因为按评选规定“评选获奖人的工作是在发奖的上一年的初秋开始,……候选人的提名必须在决定奖金的那一年的2月1日前以书面通知有关的委员会。”(见王平等著《诺贝尔奖史话》第10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97年2月版及《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传(4)》第112页,湖南科技出版社1987年1月版),如果沈从文有人推荐,材料在1988年2月1日前送不到评委会,评选就更无从谈起;如果送到了那是会按诺贝尔奖评选规程进行的,绝无例外,这是容不得任何人违背章程的信口开河胡诌八扯的。文洁若女士曾针对刘再复、刘兴雨这类信谣传谣者以致命一击:“西方人是成心的,人一死就说要给奖,沈从文不也是这样吗?要说真想颁奖,为什么不给还在世的巴金?”(见《中华读书报》2000年8月9日2版)实际上确有一些外国人是成心地捏造已死的中国某某作家应获XX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让一些眼巴巴地盼着得此奖的中国人馋得流口水,这只不过是洋人戏弄某些中国人的恶作剧而已!可悲的是刘再复、刘兴雨都上其当,还拿着鸡毛当令箭,竟一再传谣造谣以欺国人。
接下来刘兴雨又抄袭舒云传播编造的谣言欺骗读者:“其实,早在1966年,瑞典文学院就把目光投向了中国,被看中的中国作家是老舍,被看中的作品是《猫城记》,这部作品寓言化描写了人际关系的复杂,嘲讽了人的劣根性,具有超越国界的世界性。他夺得了第一名的桂冠。而老舍本人对此却一无所知,他在经受了一场批斗之后,选择了与世诀别的道路,纵身投向了太平湖。于是,那年的诺贝尔奖归了日本的川端康成。”这个谣言最早出笼在1994年9月号的《炎黄春秋》杂志上,舒云的题名为《老舍为什么没有领到诺贝尔文学奖》,由于此谣言编造得离奇,它一出笼就被全国众多报刊如蝇逐臭般扑上去,吮吸摘取刊登转载,欺骗读者。尽管此文满纸荒唐言,一派胡扯淡,但近十年来,谣言传播之火一直不熄,不断有人据以抄袭掀起一阵阵传谣骗人的恶风浊浪。据知1999年10月被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百象图摘》改题为更加荒唐的《老舍与得而复失的诺贝尔文学奖》在其第6期刊出,旋即又被甘肃省出版的《视野》2000年第4期当作“宝贝”列入杂志封面转载骗人。我给两家杂志社分别寄去了信并复印附寄上我在1995年1期《书城杂志》发表的驳正舒云谣言的《“老舍为何没领到诺贝尔奖”的说法失实》一文。《百象图摘》接着就在2000年第4期详细摘发了我的文章和信的要点,对所传谣言做了更正。《视野》却拒不刊正确之文,尽管我又复印了《百象图摘》所刊我的文与信第二次寄去。它仍不理睬,和《炎黄春秋》一样成为信谣传谣而又拒不更正的铁硬派。与此同时,北京的《外国文学》2000年第2期又刊出了赵志忠的传谣文章《老舍与诺贝尔文学奖》,此文很快被上海《文汇读书周报》4月8日6版转摘,此报早在1994年10月19日转摘过舒云发在《炎黄春秋》上的那篇谣言,它也拒不刊驳谣之文。2000年7月31日老舍之子舒乙大概相信“谣言重复一千遍即成真理”的荒唐之言,竟在北京现代文学馆举办的讲座上亲自出马传谣了,胡诌“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本属老舍”云云,又被许多报刊大吹特吹,又一次掀起全国传谣的恶浪。2002年第4期《传记文学》也刊登了抄袭舒云、舒乙传播谣言的文章,该文作者也不甘寂寞,掇拾他们编造的谣言来骗人。如果老舍真的“夺得了第一名的桂冠”,他无论跳不跳太平湖,196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非老舍莫属了。但当年的得主却不是老舍,而是以色列男作家阿格农(1888——1970)和瑞典女作家萨克斯(1891——1970),男女平分秋色,这在诺贝尔文学奖百多年颁奖史上至今仍是惟一的一次(见同上书239页)。谣言却说这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归了日本的川端康成”,荒唐之极的是1966年竟能选出1968年的得主,只此一事就可见造谣者的骗人把戏。实际上川端康成是在1968年才获奖的。诺贝尔奖金并没有捏在造谣者的手里,所以他们是无权分配的。上面所说的“乱点鸳鸯谱”,只不过说明了造谣者的极端无知和传谣者仅有文抄公的本领而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