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跳墙和尚(短篇小说)


□ 许福元

  瞎汪月有眼了不了,意思是说,汪月双目失明,若是两眼好好的,将会十分了得。汪月双目失明,但并非胎带而来,是半路上瞎的。这个“半路上”是什么时候?是他当“跳墙和尚”的第五年。那时候的汪月潇洒得很,他怎么瞎的,始终是谜。一个瞎子,他究竟怎么赢来包括乡长、八路军代表、林场场长和砖厂厂长等人佩服的呢?

  月牙村有三个人号称“了不了”:瞎汪月有眼了不了,铁拐王有腿了不了,大鼻子识字了不了。意思是说.汪月双目失明,若是两眼好好的,将会十分了得:王德是一条半腿,架一支铁拐,若腿脚利落,好胳膊好腿的人未必是他对手;那大鼻子叫霍宝贵,是个跑大棚的厨子,一个字都不认识,但博闻强记,谁家孩满月、周年、六十天,问他便知。

  这一篇只说第一个“了不了”——瞎汪月。

  他双目失明.但并非胎带而来,而是半路上瞎的。这个“半路上”是什么时候?是他当“跳墙和尚”的第五年。

  何谓“跳墙和尚”?汪月三世单传,他刚生下来.父母就将他许愿给北大寺当和尚。并非真的日后削发为僧.而只是图个吉利,沾点仙气,好活而已。但也并非光许愿,还是要做些佛事的。逢年过节,初一十五,每年四月廿八庙会时,家长都领着他,带上供品香烛.去庙里跪拜上香,甚是虔诚。北大寺自有庙产,30亩香火地,一个长活,一挂套半车。但大麦二秋,忙不过来的时候,汪月家会主动去帮忙。那时汪月家有50多亩地,雇一个半活,一挂两套车,在月牙村,属于殷实户,自来足的主儿。

  但和尚名分的留存,是有个阶段的,那就是在娶媳妇之前。只要男方和女方一交换小帖,这名义上的和尚即算是结束。但也有个程序,举行个仪式。汪月18岁那年,和沙子店财主沙家老闺女订了亲,换了小帖,父亲就带他到北大寺举行了这个仪式。

  汪月在老和尚指导下将香案又擦拭一遍,又帮父亲将带来的供品摆好,而后燃香跪拜。回过身来,面前横一长条凳。老和尚敲罢木鱼,念金刚经毕,手持一根长戒尺,照准汪月屁股,狠狠一板打下去。汪月痛极,跨过面前长条凳,飞出山门去了。这长条凳,比喻为寺里高墙如此跨过,再与寺庙无涉,还俗而去。这就叫跳墙和尚。

  汪月跳墙之后,又开始逃婚。洞房花烛夜,当汪月挑下新娘的红盖头,吓了一跳。这沙家老闺文比想象的要难看。媒人说,她脸上有三个麻子,谁想一撂就有仨。还说是浅白麻子,可放进一个蚕豆全抠不出来,还得大粒蚕豆:媒人说,她瓜子脸长,谁想到他要用手去摸,从额头摸到下巴颏,说用半天是有些夸张,但也得用一顿饭的工夫。而且是白合乐眼,朝天鼻。还是个病秧子,出气都不是味。

  汪月可一表人才,细高挑,扇子面胸脯。黄白镜子,眉清目秀通鼻。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小碎芝麻牙。念了六年新学,爱穿长衫,黑鞋白袜。走起路来,有点外八字,越显得风度翩翩。

  汪月见新娘如此状态,却隐忍不发。他知道,是他爹图沙家那120亩地的嫁妆。沙财主膝下无子,早就放出话来,谁敢娶他老闺女,就陪上120亩好地,还有一挂两套半的黑骡子车。

  但新婚第三天,媳妇回门之后,汪月就鞋底子抹油一——溜了。一气到了天津卫,投奔他远房二叔,去了益鑫饭庄当了跑堂的。他二叔站头柜.相当于现在饭店的大堂经理。

  以后也只是腊月二十七八,汪月来家。春节过后,“破五”就走,每年也就在家呆上七八天。每天晚上睡觉时,汪月的母亲总将儿子往儿媳妇屋里撵,汪月边磨蹭边嘟囔:“我在这儿睡得了。”他母亲骂道:“混蛋。你有你的窝儿。在这儿睡,算怎么回事?

  就这样凑合了四五年。忽一日,汪月接到父亲捎来的口信,说自己媳妇病危,速回。等到汪月赶回家里的时候,媳妇已入了殓。她得的是女儿痨,很难好的。

  媳妇丧事刚毕.汪月又要回天津卫。他父亲却不让他回去,说自己年事已高,让他在家经营田产。因为此时,他家已有一百七八十亩田产.雇五个长活,忙时还要叫短工。但汪月第一次违抗父命,坚持回天津。并扬言,他是侍候吴佩孚——吴大帅的。一提吴大帅,他父亲只好放他走。

  但一年以后,汪月却主动从天津回到家乡。但此时的汪月,已双目失明。牵着汪月手的,是一年轻女子

  汪月的双眼是如何失明的,至今也是个谜。影影绰绰的说法有几个版本:一是说他迷恋青楼楚馆,一次和眼前这女子闹着玩,剪刀竞伤及眼睛。但怎会同时坏两只眼睛呢?一是说他与几个女子打牌,他起身关窗户,支窗棍恰巧掉下来,两眼就瞎了;还有一种说法是他抽大烟,吸白面、扎吗啡,后来又吃错了药,才造成现在这种样子。

  不管别人如何猜测,汪月对自己双目失明之事,绝口不提。也有不识趣的人,酒后问过汪月:“您这双目为何失明?”汪月坦然答曰:“缺德缺的。”您想,谁还会再讨无趣。

  但那年轻女子.跟一个瞎子从城市来到乡下,一时成为新闻。那女子皮肤白净,脸皮薄得嫩得似乎一口气就能吹弹得破。说话细声细语,不笑不说话。但笑得很浅,那两颊上的酒窝稍纵即逝,你刚想捕捉,只留下遗憾罢了。她刚来时一头黑发,飘飘过膝,且穿的是高开气的旗袍,更显得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但第二天,她即换上了农妇装束。长发剪去,一支簪子,在脑后绾了个髻,绾上网子,活脱脱个农村少妇。

分享:
 
更多关于“跳墙和尚(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