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城市电影影像特征


□ 陆绍阳




城市生活最能呈现当代人的精神内核,是电影挖掘的重要“场域”,城市电影是以当代城市生活空间为叙事空间,表现人与人、个性自由与制约个性发展的外部条件之间冲突的影片。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城市电影似乎被另一种电影遮蔽了,“第五代”电影在国际影坛异军突起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中国只有这样一种对民俗的展示表现出强烈的兴趣的电影,华裔电影学者张英进认为这是西方国际电影节通过奖项“神秘地”影响中国导演的意识形态和艺术风格的结果。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电影人融入全球化浪潮的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迫切,但要走进国际视野就意味着要有后殖民语境中的文化“被看”,这在20世纪90年代则表现为中国的民俗电影,美国学者比尔·尼克斯分析,“民族化”的电影愿意提供新异的民俗文化影像,这是和好莱坞风格迥异的艺术志趣,而西方电影节观众又乐于接受这种人为制造的视觉神话,就造成了对中国电影不断赋予“民族寓言”式的解读。对西方观众来说,“关注国际电影节不是一种纯娱乐,而是一种人文关怀,一种艺术游览,更是自我优越感的再次确认”。[sup]①[/sup]西方观众观看中国电影,就是为了印证由好莱坞长期培养的对中国民族文化的特有印象,同时也在另一个层面与自己的人生体验接轨。因此,大陆电影似乎和中国大陆的“广大土地群众没有关系,却与媒体和太平洋边缘较有关系,这也就是说,和西方较有联想”。
但因此就判断中国没有都市电影是武断的,城市电影在中国从来都不缺乏传统,每一代都有自己的城市电影,从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电影,到新时期80年代的滕文骥、孙周、张泽鸣的电影,到90年代的夏钢、黄建新和宁瀛的电影,都是与城市空间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应该说中国的电影人,一开始就对城市电影有自己的认识,他们并不认为拍“高架桥”、“高楼”就是城市电影,当年的经典《十字街头)、《马路天使)和《一江春水向东流》都是地道的城市电影,它们反映的确实是大时代背景下的小市民生活。城市电影不是表面的时尚,中国的城市电影是和城市的历史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中国大陆文化是“一种地域性文化,在本质上是内部发展的和纯粹的、看起来是自然而统一的,为自己漫长的文明史和原本传统而骄傲”。面对一个个拥有悠久历史的城市,对同样肩负着历史包袱的电影人来说,显然不可能忽略这个城市的传统,像善于捕捉城市面貌的黄建新、宁瀛,很容易在他们的电影中辨认出独一无二的皇城根文化,以普通百姓为影像主体,以皇城根周边为空间轮廓,无论是在“国粹”京剧里“找乐”的退休老人(《找乐》)、骑着自行车穿行在“钟鼓楼”下的胡同里执行打狗任务的片儿警(《民警故事》)、在老式四合院里办公的文化馆职员(《背靠背,脸对脸》),还是在旧式澡堂里寻回父子亲情的两代人(《洗澡》),都会引发观众历史的共鸣和联想,这些城市电影在传达当今中国人的人生体验的同时,也是在表述一种文化的回归和寄托。
在对城市中超稳定结构迷恋的同时,艺术家也对城市中旧式的人情关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因为传统城市是将自己建构在人际关系亲密与否上的,主人公即使生活在城市里,人际关系还是乡土式的,导演千方百计使电影中的人生具象为中国人的人生。《站直啰,别趴下》中的知识分子夹在暴发户和保守官僚之间,在缓慢的剧情推进过程中,黄建新把人际关系的本质慢慢地剥离了出来;《背靠背,脸对脸》中,一个文化馆副馆长为了争取到“正”的位置,费尽心力,但他越表现出他的才干,却离自己预设的目标越远!黄建新的电影如实地反映了改革开放过程中人的价值观和行为规范所受到的冲击和变化,又以一种东方人特有的豁达和包容心来化解人生的失意和苦涩。



法国哲学家波德里亚认为,文化的发展经历了符号与现实不同关系的四个阶段,即符号反映现实,符号掩盖现实,符号掩盖了现实的缺失,符号与任何现实无关。到了第四个阶段,就是后现代社会,它本质上已经是一个虚拟社会,真实与虚拟的关系被颠倒了。但中国的城市电影多处于第一阶段,即影像反映现实的阶段,在新时期的城市电影中,尽管有《苏州河》、《开往春天的地铁》、《有话好好说》这样的城市电影,对影像系统进行了改良和革新,更看重影像的精致化,它们用迷离的色彩、跳跃的结构、摇滚的节奏、情绪化的人物,来还原他们自己在都市的喧哗与骚动中所感受到的那种相当个人化的希冀、惶惑、无所皈依的生存体验,这些电影难得地呈现出一种都市浮华感,这种浮华感成为创作者理解城市、进入城市的切入点。但这些影片只是一些个案,更多的城市电影还是呈现出一种传统的样貌,他们在银幕上实现了类似新写实小说的个人化书写,这些导演的想像力和创造力是建立在对本土生活的热爱、体验、思考的基础上,表现出的是对现实本身的热爱之情。《妈妈》、《儿子》、《冬春的日子》、《长大成人》、《巫山云雨》、《小武》、《站台》、《南阳婴儿》、《今年夏天》、《十七岁的单车》、《盲井》、《卡拉是条狗》等影片的出现,预示着中国银幕上另一个写实时代的来临,这类电影触摸到现实的脉动,切人了过去“写实”电影的盲区,看到现实背后的内在力量,带给观众的是生活本身的震撼力,但这些影片基本上属于叙事电影的范畴,叙事的电影也就是写实的电影,是对生命状态的真实还原,一切服从于电影自身的叙事性,叙事电影是属于现代主义艺术,和更看重空间的后现代艺术比较,现代主义艺术经常被断言是对世俗生活的亲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