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彝族史诗《阿细的先基》节选



  云南省民族民间文学红河调查队 搜集翻译整理
  
  编者按
  彝族史诗《阿细的先基》内容广博、结构庞大,充满着浓郁的民族特色。长诗分为两大部分:“最古的时候”和“男女说合成一家”。“最古的时候”反映了原始社会人们的生活状况,以及人们对天地万物的来源和各种自然现象形成原因的解释;“男女说合成一家”以男女谈情说爱为线索,真实反映了阿细人民纯真的爱情和复杂多样的社会生活。它形象而生动地反映了阿细人民从原始社会到阶级社会生活的一个侧面,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又具有深厚的社会生活内涵,具有崇高的审美价值。
  这里选取“男女说合成一家”中的一部分“我多伤心啊”,诗中运用了大量生动形象的比喻描述小伙子的相思之苦,使得无法言传的相思之情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示,充分体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诗情。
  
  我多伤心啊
  我的爹妈,
  生下我这个伤心的儿子。
  爹妈找饭给我吃,
  找衣给我穿,
  就是没有给我找媳妇。
  我这个伤心人呀!
  年纪已经不小了,
  还没有娶媳妇,
  伤心事没处说
  伤心事没处讲。
  我的爹爹,
  把生水挑来,
  用葫芦瓢舀在锅里。
  我的妈妈,
  把山顶的糙叶子扯来,
  做成糙叶黑饭。
  山坡上的黄草,
  拿来做草箩。
  盘溪的攀枝花树,
  拿来做甑子。
  山凹里的水冬瓜,
  拿来做勺子。
  弥勒的黑土,
  拿来做糙碗。
  埂子上的黑篙枝,
  拿来做筷子。
  爹爹挑生水,
  妈妈做生饭,
  吃早饭的时侯,
  水冬瓜做的勺子,
  糙叶做的黑饭,
  都拿出来了,
  爹爹最先添饭,
  妈妈第二个添。
  我在第三个添。
  第三个倒是有人添,
  到第四个嘛,
  没有人添了。
  山上的阿七摩(鸟名),
  一下就想起妻子来了。
  要是我有个妻子嘛,
  那糙叶子的黑饭,
  第四个也有人添了。
  可是现在,
  我还没有媳妇,
  最后没有人去添啦。
  伤心的人啊!
  左手端着饭碗,
  右手拿着勺把;
  糙叶做的黑饭,
  添在碗里边。
  我把筷子拿在手里,
  忽然想起媳妇来了,
  一想到媳妇嘛,
  饭也吃不下,
  汤也不想喝了。
  把碗歇在地上,
  筷子放在碗口边;
  手肘放在膝头上,
  手掌托着下巴。
  伤心的儿子啊,
  再伤心不过了。
  我这个伤心人啊!
  还没有讨媳妇。
  金竹子做筷箩,
  在上寨这块地方,
  黄蒿地里的阿卓吾(鸟名),
  有个唔唔闹着的场子,
  那个场子里边啊!
  是找媳妇的地方。
  可是在那个场子里边,
  无论我走到哪里,
  都是水上的大船,
  全是我自己的大嫫。
  她们是长辈啊!
  我只能说做活计的话,
  我只能说种庄稼的话;
  不能说找媳妇的话,
  不能讲找媳妇的话。
  房背后的金竹子,
  拿来做纺线轱辘,
  在中寨那个地方,
  山顶上的里托树,
  那里有个欢乐的场子。
  那个场子里边啊,
  是找媳妇的地方。
  可是在那个场子里边,
  无论我走到哪里,
  都是杨柳树的牛担子,
  全是我自己的姨娘。
  她们是长辈啊!
  我只能说做活计的话,
  我只能说种庄稼的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