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人的地理学


□ 耿占春

诗人的地理学
耿占春

小说具有地理学的某些属性:小说的世界涉及到背景、场所、视野,涉及到众多的风物和展开它们的地平线。而诗歌的感知与修辞想象——就像沈苇的作品,则向我们揭示一个地区的意义,表达诗人独特的空间感受,以及地方在形成主体的意识结构中的建构作用。他的诗歌不仅揭示出一个地方的历史性和社会性,深刻地挖掘一个地方的自然历史所蕴涵的美学意味以及道德内涵,还展现了自我逐步地把外部空间改写为自我的疆域的构成过程。这是沈苇的诗歌值得关注的理由之一。对他所生活的区域的深入理解和区域感受的挖掘,构成了沈苇诗学中充满情感认知的“诗歌地理学”。
作为一个旅居者或旅行者,对他移居别处的地方构成的首先是一种美学关系。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沈苇大学毕业从江南移居新疆——这也是他诗歌写作的真正开始——西域既是他的居住地,也是他旅行的地方。西域对初到此地的诗人来说首先呈现为一种美学现象。他首先感知到的是景观与自传经验的可分离性,正是这种可分离性产生了审美的空间、陶醉与想象力。
古道湮没,楼兰的蜃景灿烂一现,
香喷喷的妃子何时告别了喀什噶尔?
(《新柔巴依》,8)
在诗人自信的时刻,他还没有意识到自我属性将要发生的深刻改写。还没有预料到建构与这个地域的联系需要唤醒的是一个陌生的自我。在诗人重建自我与世界联系的过程中,除了对神秘符号的想象性解读,旅行成为一种更加直观的方式。沈苇的《金色旅行——新柔巴依集之二》具体地展现了“世界——我苏醒的身体”之间深广与细微的对应。金色旅行是诗人辉煌的自我巡礼,并把西域的地貌风物和它们向诗人显现的多样化的时刻化入身心。
当天光暗淡,环绕准噶尔盆地,
几个地名开始闪亮:
阿勒泰、福海、富蕴、青河——
啊,散落的玑珠,远去的异族家园
我要用一根金线将它们串连(18)
这是西域对诗人所显示的一幅最初的面貌,不是字谜般的充满神秘异己含义的世界,而是一个光明的世界,在它的明朗面前,诗人不掩饰自己的某种迷醉。西域的每一事物都带来这样的迷醉:它消除所有的观念与意识,没有人的历史,没有传统,也没有它们所塑造的传记式的自我。“金色旅行”中的那些事物、地点与风光,在隐秘地化为诗人自我认知的符号。
一个短期旅行者的审美经验和他的迷醉可能会到此为止,在意气风发的迷醉或佯醉之后旅行者就会离开,主体会得到满足而不是改变。它所造成的自我距离化很快就会在现实中弥合。但对沈苇,这是开始而不是结束。在诗人的行走经验中,一些日常的叙事性因素开始出现在自我与世界的认知关系中。在叙事性的层面上,他不只是停留在观察者的主体位置,或仅仅通过目光建立自我与他人世界的关系。在沈苇的早期诗作中,一旦出现了本土人物而不只是风物,这种关系就从意气风发转为谦逊和具体。《滋泥泉子》的叙述语调是谦和的,甚至充满了莫名的内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