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错过


□ 雪 棣

“我”在美国见到了旧日的情人闵青。往事就在昨天,可昨天的闵青今天已经成了一个孩子的妈妈。她的前夫不是孩子的父亲,她似乎有过众多男友,她对“我”依然有着很深的依恋。但所有的人中竟没有一个是孩子的父亲。她在美国有什么奇特的经历?她还可以和“我”再续前缘吗?
我到伯克利去开个学术会议,提前给她发了个电子邮件。她说她家就在离伯克利不远的山上,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了我,让我一到就把酒店的电话告诉她。
第一天会议结束的时候,她到我住的酒店来接我。她没怎么变,只是一头长发都剪了,从后面看,大概比我的还短。穿了一件淡紫色的短袖T恤,米色的长裤,看上去很干练的样子。
我拿了眼镜和风衣,跟她下楼,她问我:“想去什么地方吃饭?这儿附近有很多中餐馆,有的还不错。”然后她轻轻地笑了一声:“噢,对了,你是从国内来的,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谁稀罕这假冒伪劣的名厨。”
她说话的风格也还那样,但她笑的时候,眼角和眼睛下面,出现了几条明显的纹路。闵青,我的小闵青,她也有皱纹了。
在停车场里,闵青径直走向一辆很大的黑色越野车,先打开右侧的车门,让我进去。我踩上脚踏板,低下头,把我已经有些发胖的高大的身体往里送。就在我的脑袋刚刚钻进车厢的时候,我的眼睛跟一双就比例来说大得惊人的眼睛对视上了。那双眼睛镇定地打量着我,有一丝好奇,还有点儿警惕,毫不躲闪地直视着我。
然后我听到闵青说:“闵睿,叫舅舅。”
那个坐在儿童椅里的结实的小男孩,看去有三四岁的样子,眼睛忽闪了几下,终于拿定了主意,用很清晰的汉语喊:“舅舅。”
我惊讶地看着正在发动车子的闵青。
她笑了笑:“对,我儿子,闵睿。睿智的睿。英文名字叫Ray。”
闵青出国后,我有两年没有她的音信,后来她给我打来了电话,语气听上去很平静,我们又恢复了联系。开始是偶尔通个电话,多半是我打过去,因为她那时是学生,应该是不太富裕。后来我有了电子信箱,就经常通电子邮件。我知道她工作了,在硅谷的一个小公司里作程序员;然后结婚了,跟一个美国人,她的同事;后来又离婚了,换了工作,拿了绿卡;在去年经济滑坡的时候,被解雇了一次,然后又找到工作。但她从来没提到过她有个孩子。
车子开上一条蜿蜒的山道。两边先还是开阔的绿茸茸的草地,然后就是越来越浓密的树木。现在是二月,国内我住的那座城市还正春寒料峭,这里已经到处花团锦簇、春光融融。路两边,一种像玉兰一样大叶子油绿的树,间夹着盛开成淡粉的樱花和山桃花。从树丛里看过去,排得密密的都是小房子,也有二层的,但多是平房,看去都像是木板拼搭成的,像国内的简易房。
我笑着逗闵青:“很有钱嘛,住在山上。”
“其实这是很便宜的地方。一是离硅谷远,上班要开二三十英里;二是这附近城市黑人比较多,白人不愿意住这儿,房价就掉了。当然了,湾区的房价,再怎么掉,也还是天文数字,跟纽约都有一拼。你刚才看见的那些工棚一样的房子,没有四十万以下的。”......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