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撕碎了是拼接


□ 刁 斗

  《一个人与一本刊物》!写林建法。这是我想到的第一个标题,自认与他也最合尺寸。人当然是林建法,至于刊物。既可以是某一阶段的《布老虎中篇小说》,也可以是某一阶段的《西部·华语文学》,还可以是某一阶段的别的什么,但地球人里,说汉语的,对一九九○年代以来的中国文学多少有点学术兴趣的,都知道我要说哪本刊物。是《当代作家评论》。《当代作家评论》是当代中国文学天幕上一颗璀璨的星斗,林建法是为这颗星斗输送能量的人,二者的名字已密不可分。可在我眼里,作为标题,《一个人与一本刊物》不论准确还是平庸,又不能专属林建法一人;在当代中国文学的语境里,至少记叙宗仁发和何锐时,它也最合适。也许它还适合其他三两个人。我视野狭窄,资讯有限,只敢说宗仁发与《作家》,何锐与《山花》,加上林建法与《当代作家评论》,更是《一个人与一本刊物》的经典注释。我很愿意把这三位职业编辑视为文学英雄,把他们办的刊物视为文学胜地,把他们与他们刊物的关系视为文学神话。尽管地球人里,说汉语的,对一九九○年代以来中国文学多少有些学术兴趣的人寥若晨星,少之又少,我还是相信,在这篇只与林建法有关的文章里。许多读者能会心地发现。它还与宗仁发有关,与何锐有关……
  我喜欢文学的喻示功能。
  十八年前,林建法编过本书。是关于当代作家的,正副标题都长。加起来达十九个字,还不算标点。其中的副标题,颇有后现代味:《撕碎。撕碎,撕碎了是拼接》。那时候。“后理论”尚未登陆中国,或者只登陆几个尖兵。我一直对“后理论”不太买账。十多年后,近几年,我通过社会观察书本阅读和写作实践,发现了“后理论”的迷人之处。我没想说我的观念变化与林建法一本书的标题有必然联系。还是副题。
  文学世界是一只大鼎,由三只脚支撑:作家、批评家、编辑。有人嫌三只脚少,建议让读者也插足其间。我不同意。说没有读者就没文学。很像说没有爱情就没婚姻。匿名的读者不是责任主体,不是可操作的文学元素,拿它说事儿,只是利益为先的政客和商家在玩养概念。接受美学的根须并不扎在庸俗社会学的土壤里。而另有些人,又嫌三只脚多,只承认文学的基座压在作家批评家那两只脚上,甚至只承认作家的金鸡独立。这是外行的偏见。如果内行也这么看,则是做人有欠诚恳。成名前把编辑当爷爷,成名后视编辑为孙子,这种人不配判断文学。这种人的潜在危险是,一旦戕害文学获利更大,他们下杀手时最少怜悯。
  文学在林建法眼里是皇冠上的明珠,他还只是普通读者时就这么看。他是否想过和试过以作家的身份跻身文学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他年轻时写过文学批评文章,翻译过文学理论著作,我还知道,他从投身文学之初,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编辑。是他发现了自己天然具备编辑才能吗。还是他有意让自己的才能朝编辑的方向汇总和发展?三十年来,他主编过的杂志和书已过百种。其中许多种。还只是他脑子里的计划雏形时,他就用嘴让我见识过它们。令我惊讶的是,他孵出的孩子,与他脑海里的设想没什么差距,似乎还更出色和完善,好像当初他说给我时,它们已是瓶中标本。千万别说杂志和书的制作要求都太简单,任何空间想象能力超过刁斗的人都能炮制。刁斗的确不慧。但这世上,好书好杂志实在太多。林氏产品要立足于花样翻新的它们之林,光靠作者阵容的豪华和装帧风格的新异是站不住脚的。林建法的优势在于选题和组稿。他的良好的文学感觉与文学眼光,使他常常能先于他人发现。什么是文学前线最需要的补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