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郝“政府”的故事


□ 刘明恒

郝“政府”的故事
刘明恒

1

这天是周末,郝声奎跟随郭锡云县长从温泉市回来已经四点多钟了。下了车他径直向政府办公室走去,远远就听见办公室传出吵吵嚷嚷的声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走进政府办公室,他才知道是新调来的副县长李元龙,因派车之事和秘书科长邬晓霞争吵起来了。李元龙见郝声奎来了声调显得更大。他说,你们这不是欺生吗?其他县长都派车,为什么到我头上就没有车了?我好歹也是副县长嘛!邬晓霞不再吭声了,求援似地望着郝声奎,委屈的泪水刷刷地流下来了。郝声奎见状忙对李元龙说,李县长息怒。我们的工作没做好,责任在我身上。然后对邬晓霞说,邬科长,你想法子给调一辆车来送李县长回家。邬晓霞翘着个嘴巴说,我己联系了几家,都没有车子在家,我实在没办法了。郝声奎说,再没车,街上出租车总有吧?邬晓霞靠近郝声奎耳语道,李县长不要出租车,说那掉身份。武汉大学下派来的和邻县调来的副县长,都是坐出租车走的。郝声奎自言自语地说,我看郭县长的车有没有空?让他的车送一下。说完走到电话机旁拿起话筒就拨。电话通了,他问郭县长车有没有空。郭县长说他有事要用车。郝声奎放下电话,先让邬晓霞去叫辆的士来。然后,他把手一摊面显难色地对李元龙说,李县长,只好委屈你一下了,叫辆的士送你回去。现在正是县政府车辆紧张时期,进来三个县长,调走和退下三个县长,退下和调出的县长车子还没退出来。唐县长正在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尽快把车子退出米。说话间邬晓霞就叫来了一辆黑色桑塔纳。李元龙此刻无话可说,不情愿地上车走了。
李元龙走后,邬晓霞含混不清地发牢骚说,我从来没看到这样的县长,当个副县长有什么了不起,几个科员也都为邬晓霞不服。郝声奎听后本来还有些笑意的脸上突然僵直了,吼叫道,扯淡,为县长服务是我们的职责,有什么委屈的?
郝声奎自担任远山县政府办公室秘书科长以后,就养成了按时上下班的习惯,直到担任政府办公室分管机关的副主任,仍保持着这个良好习惯。政府办公室分管机关的副主任可以说是县政府的内当家,看门狗。常务副县长郭锡云一到办公室,就查郝声奎的去向。县长唐国兴也经常找郝声奎了解情况,布置任务。郝声奎掌握着文件把关大权,执掌县政府、政府办公章,还负责常务副县长分管单位的联络工作,和办公室的日常事务工作。因此,找他的人特别多,久而久之便有了“郝政府”这个雅号。“郝政府在家吗?”人们总这么打探着。每天一上班,郝声奎就像一台分理机,把许多杂乱无章的事务,很快分理出去。每天下班前他有事无事都要到办公室来一下,看看有没有遗留问题,或突发事件。这不还真让他碰上了。
这时,从一楼大厅里传来尖叫声,你们别拉我,我要去找唐县长,救命啊!救命啊!接着是一阵呵斥声,出去!你给我出去!这里是办公的地方,不是你告状要饭的地方。郝声奎闻声走出办公室,朝大厅望去,只见一个门卫,正把一个两腿伤残的中年人使劲地往门外拖。郝声奎一眼就认出那是个体医生刘仁森。刘仁森衣衫褴褛,头发蓬垢,脸色蜡黄,一副叫花子的模样。怎么没一年时间竟变成这个样子了?他忙制止道,小王,你们快把他放了。边说边跑下楼去,双手将他扶起,扶到门卫室,让他坐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