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信哲:父爱助我成功




我出生在台湾中部的西罗小山村,母亲是位持家能手,父亲是小学的音乐教师。
我家附近有几所教堂,我经常溜进去欣赏人家唱赞歌、弹奏《圣经》钢琴曲,那些优美的旋律总是让我流连忘返。
父亲发现了我的音乐潜质,于是为我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并从我6岁那年开始,每个月专门抽出几天时间,骑摩托车带我到数公里外的一个山村拜师学艺。
当时我学的是小提琴,而父亲本身就是小提琴教师,我问爸爸:“你为什么不自己教我呢?可以省下好多学费喔!”原来,是父亲怕自己教儿会导致“盲点”。
父亲非常有耐心,每晚都雷打不动地为我准备好一盆用来泡手的蜂蜜水,这条民间土方可以防治手部皲裂。
1985年,我考大学落榜了。我很痛苦,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阿哲,想听听我的故事吗?”父亲第一次对我讲起了他的人生。父亲出生于贫困之家,16岁便离家独自闯世界,做过小工、店员、推销员,最后通过自学当上了音乐教师。他读过不少书,精通大部分乐器,但仍不知足,从专科念到本科,又一步步从硕士念到博士,“我今年49岁了,可我还在进修声乐博士课程。一个小学老师干吗要学那么多东西?很多人都不理解,其实我只是觉得要对学生负责,同时也想丰富自己的人生。学习是永无止境的!”
我要以父亲为榜样,第二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台湾基督学院录取。
大二那年,我被推荐加盟巨石音乐公司。第一次去公司试镜时非常紧张,父亲执意陪我一起去,还让我带上第一个获奖证书。他说:“阿哲,对每个人来说,人生的第一个奖都是大奖。”
那天,我与潘越云在录音棚里合唱了一首《你是惟一》,意想不到地获得了热烈的掌声。大牌歌星陈淑桦跑过来对我父亲说:“阿伯,你儿子很有潜力!”我注意到父亲眼里闪烁着自豪和欣慰的光芒。回家后,母亲才告诉我,那天父亲胃痛的老毛病犯了,却不肯去医院,吞下两片止痛片就陪我出门了……
那时我半工半读,虽然名为“巨石”的制作助理,实际干的是打杂的活儿。我住在公司一间5平方米的简易房里,没有空调机,没有热水器,夏天住在里面就像是住在沙漠里。白天,我负责给每一位工作人员买盒饭,晚上,要为出了歌碟的新人搞制作。那时,音乐人流行嚼槟榔,于是我每天都忙不迭地一趟趟去跑腿,落了个“槟榔先生”的绰号。每次听到人家这样喊我,我的脸就发烫。
终于有一天,情绪低落到极点的我“逃”回家里,失声痛哭……
“阿哲,人要学会让自己沸腾。”父亲对我讲起一位邻居的故事:铁匠的女儿因生活不如意想自杀,她父亲知道后,并没有劝慰女儿,只是把一块烧得通红的铁块放在铁砧上狠狠地锤了几下,随手丢入身边的冷水中。“咝”的一声,水沸腾了,一缕缕白汽向空中飘散……女孩的父亲说:“你看,水是冷的,铁却是热的,热铁遇到冷水,两者就展开了较量——水想使铁冷却,铁却想使水沸腾。现实也是如此,生活好比冷水,你就是热铁,如果你不想被冷却,就得让水沸腾。”父亲的话让我感动不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报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报文摘 Tags:张信哲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