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甘孜印象(外一篇)


□ 陈应松

  甘孜是康巴藏区的甘孜,甘孜是包括了蜀山之王、世上最难攀登的雪山贡嘎山和海螺沟冰川的甘孜,是有着康定情歌和“跑马溜溜的山上”的甘孜,是有着茶马古道、泸定桥,有着丹巴古碉、丹巴美人谷和被称为中国最美村寨甲居藏寨的甘孜,是有着德格印经院、有着川藏线上最高公路雀儿山口的甘孜,是有着“香格里拉之魂”——稻城亚丁、有着新路海的甘孜。在这片广大的、人烟稀少的高原上,有许多令我们惊奇的事情,比如德格县城只有7000人口,坐落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地方。若在湖北神农架,海拔3000米的地方只长草,不会长庄稼,也不会长树。可这儿的庄稼、树木都长得相当好。阳光灿烂,人们的脸晒得红红的,花朵开得艳艳的。最让我惊奇的是这儿各县的藏居,虽各有不同,但色彩都十分艳丽,在道孚的藏居,我看到的是比故宫还豪华的装饰图案,让人如进宫殿中,可这是一般的民居啊,难以置信。而且一般农家都会种上几盆盛开的鲜花,在内地,这样的乡村景色是完全没有的。
  翻过了二郎山,一进入甘孜,那属于藏区才有的各种东西扑面而来。
  沿路的山壁上,只要稍微平坦的地方,都刻有那永远亲切的、藏文的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这是一种祝福。我在跑马山上,看到树上挂着、石头上喷着彩色的六字真言;在新路海的岸边,看到一块块巨石上,都刻上了六字真言。我在往德格的途中,看到一面山坡上刻着这六个大字,它的下面就是村庄,家家户户的经幡杆和小白塔。而公路边则可以到处见到年代久远的玛尼石。这些雕刻的石头,就是对神的敬奉。在这种宗教氛围的笼罩下,人们的心是不会烦热、躁动和妄想的。
  到处飘扬的五彩经幡,又叫风马经幡。在高原,就是风马经幡的世界。风马经幡又称为风马旗,藏语译音为“龙达”。龙达用一块版分别印在白、黄、红、蓝、绿单色布面上,按顺序一组组、一排排系挂在树枝或牵引在绳索上。龙达所象征的意义十分广泛,白色为人纯洁的心灵,黄色为大地,红色为火焰,蓝色为天空,绿色为江河。它们代表着太阳、土地、天空、水和生命。在藏民族的思想观念里,“龙”和“达”都代表着最快的速度,因此竖挂龙达的内涵是祈求好运撒向人间。所谓风马,就是献给山神的战马。风马上用藏文组成花边,或是吉祥八宝图案的花边。所谓八宝,就是藏民常戴的饰物,海螺、珊瑚、砗磲、如意之类。那在高原的劲风中吹动的风马,据说每吹动一次,就献给了山神一匹战马,战马越来越多,而献战马的人,吉祥就越来越多。各种颜色的风马,消解他们各种各样的困厄,各种各样的烦恼。每一家的屋前,都竖有一根杉木经幡杆,这是献给山神的箭。这里的各式经幡,布满在每一个角落,有的一整座山上都飘扬着它们,有的将它们牵成一座宝塔状,有的经幡横跨在两山之间,像一道巨大的彩虹,蔚为壮观。当然,在海拔4000多米的折多山口和海拔5000多米的雀儿山口,有更多这种经幡,我也在它们的旁边留了影。那些经幡就是来往人们对平安的祈祷和祝福啊。
  那天早上,我们翻过4000多米的折多山口之后,我就看到了大群的牦牛。这些牦牛比内地的牛个头小,毛长,是黑的,尾巴拖地。它们站在早晨的阳光里,一动不动,仿佛雕塑。那是在晒太阳,因为高原上寒冷,它们的生活中晒太阳比吃草更重要。这些牛啊,跟这里的人一样,如此安静,淡定,仿佛也沾染了佛性,灵魂已经涅槃。抬起头,在更高的山上,一群一群的牦牛,多得不可胜数,给人的感觉,这片高原的主人,不是人,而是那密密麻麻的牦牛。而过去史书上把这片高原藏区的人称为牦牛族。当地人家有百十头牦牛的不算稀奇,这些牦牛是他们的生活保障。这里虽地处偏远,可从藏民非常漂亮的房子和女人们身上的服饰、配饰(包括绿松石、银饰)、男人们手上的大金戒、金项链来看,他们比想象中富裕,也更加悠闲。
  也许是因为它的高海拔,自从第一天见到贡嘎山之后,那雪山的影子就跟着我们了。一个星期,抬头或回头就能见到连绵的雪山。因为在贡嘎山周围,6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20多座,5000米的达120座。其中最著名的有中山峰、爱德嘉峰、热德卖峰、蛇海子峰、白海子峰等。还有亚拉雪山,意为东方白牦牛山,是《格萨尔王传》记载的四大神山之一。还有折多山、鸡丑山——藏语叫央迈勇、降白央,被称为“香格里拉之魂”、“世界最美丽的山峰”。无论是在德格,还是在甘孜、丹巴、道孚、炉霍,雪山与我们如影随形。岂止在甘孜地区,据说就是在遥远的峨眉山顶,也可以远眺到贡嘎山那洁白高大的雄姿。在甘孜县,我们参观了甘孜寺后,走出来,但见远处一排锯齿形雪山,亮晶晶地横亘在我们眼际。在跑马山上,俯瞰着康定城,山风呼号,但远方一座叫不出名字的雪山在阳光下闪射着水晶般的光芒,一下子把康定和跑马山照亮了。特别在翻过雀儿山口时,我们就在雪山之中。雀儿山也是一组群峰,可以看见白雪在那破碎山体中的层次,也可以感受雪所带来的温润。因山体破碎,多天没下雨,道路尘土飞扬,未积雪的山呈现出干硬的铁红色,甚至正在崩溃,衣衫褴褛。而在高处,白雪皑皑,山形极美,雪就像是一件白毡袍,覆盖了那寸草不生的大山。如果不是雪,这些山松散、光秃,荒凉如外星球,当地人是不会给它们赋予什么神性的。可见雪那纤毫不染的质地,那种凝聚的力量,与天空互美,将万物照亮的情怀,是其他东西不可比拟的。不过山体如此破碎,雪山似乎还在生长,或者山体还将改变无数次。这种不确定性,这种高不可攀的破裂,会让人望而生畏,感到它还处于一种未命名的状态。这样的神性是十分原始的,那雪山仿佛透出一种难以捉摸的神秘,它的诡异和随意,有着一股我行我素的执拗和威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