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所有花朵开满的春天


□ 郭严隶

  荷花
  
  在白丘我看到了最美的荷花。但我不是到这儿来看荷花的,我是来找一种叫白珍珠的石头。人们说,要是在这样的石头上下功夫,就会离自己的梦想很近,成为雕刻大师的梦想。是在一本书上,我知道白丘这地方,它的怀抱里,藏着梦一样的白珍珠。
  那时候,不知道更有一种意外,白丘竟是向文登出生的地方。
  白丘荷花的美,在娇羞,这显然是因为远离人迹的缘故。它们逃开了人的眼睛,所以能营造一个纯粹心灵的世界,并沉浸其中。其实,并不是根本没有人注视它们,有的,是一双儿童的眼睛,七岁半的一个男孩。不知道是哪一年。他独自跑到这离家很远的地方来,一眼看见了这些荷花。他叫向喜儿。这时就该猜到,他是向文登的儿子了。他们家有一座坚固气派的小楼,三层,房檐和屋脊,都像那些坐落在风景区里美丽的建筑一样,刻着繁复的花图,是这一带最阔气的一户人家了。让它比的,四周那些爬塌塌的农民的房子。都像托举着一枝鲜艳的荷花自己却已委顿了的荷叶。
  我来到的第二天,喜儿就把我领到这隐逸着荷花的地方来。显然,这是一个能够给予他快乐的地方。一开始,是他跟在我的后面。我清早出来锻炼身体,在荔枝林里走着走着,一回头,看见他在后面。我这样一看他,他就回过头去看小狗,他的后面,跟着一条小狗。
  我非常高兴,惊讶于他也会这么早起来,这样跟在我的后面。
  但我问的话,他一句也不回答,只低下眼睛去,看小狗。小狗摇头摆尾,表达着跟小主人的亲昵。他呢,对我的友好通过四周的空气传递。
  我朝前面走了,他也走,我停下,他也停。
  后来,树枝横斜,遮蔽了路径,走不成了。我回过身,做了个无奈的示意。他也用示意说,没关系,跟我来。
  于是,就把我领到了这荷花的地方。
  他的父亲,在远远的,五百华里以外的慈悲山市,很风光地,当着文化局副局长。那是一个因为经济发达而全世界都知晓的城市。现在,就应该看到事情的蹊跷了。
  也就应该知道,故事就藏在这叫做蹊跷的,阴影一样的生活的褶皱里。
  我来到白丘真正的原因,其实也不是白珍珠。是疼痛,那被我唤作“世上一切的来处”的东西。这就要触及到我的一个不能触及的秘密。
  是母亲打来的电话里的一句话,似一支利箭,射穿我生命的伤疤。
  那句话是这样的:
  好漂亮的妈妈呵!
  这是我的母亲转述的,我的女儿说的一句话。
  已经有十年了,我生活里的人们,都以为我没有女儿,没有过婚姻。而实际上,不是。
  女儿是去找姥姥,从而找妈妈。女儿是在看到了我的照片后,冲口说出那句话的。她哇的一声哭了,然后说,好漂亮的妈妈呵!
  这时,女儿就要过十四岁生日了。
  那张照片摆放在母亲家的高低柜上,是西北民居里的一种家具,类似南方城市人家里的那种酒柜,倚墙放在客厅里,挨近沙发的地方。母亲总是把她喜欢的我的照片镶在方方正正的相镜里,摆放在高低柜上面。那个相镜有着蓝宝石一样明净而夺目的颜色。母亲喜欢的那张照片是我大学毕业那年的夏天照的,穿一条月白色隐碎花无袖连衣长裙,长发飘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