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雾君山


□ 葛昌永

  我们航行在拂晓时宝蓝色的洞庭湖里,少风,波柔,气爽。那满脸因早起而挂着的薄薄的困惫之态,都被眼前收起夜幕的胜景一扫而光。你看呀,八百里洞庭如千里冰封的雪原,又如一面闪光的天镜,晶莹剔透;我们身后被犁起的波浪,划开了潇湘早晨的梦想如喷气机在天空喷薄翱翔;岳阳楼渐去渐远,而它在天水之间画龙点睛的气势和伟岸耸立的风格更加真切突出;前方,湖中堆青凝翠远看如青螺如碧簪如蓬莱的君山,就像被天水一色的洞庭提炼出的中心思想一般,点缀在水的中央,移动在我们的前方。这君山,就是我们今天要去的地方。
  正在船头伫立张望,想起李白“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的诗句,果然不假。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股晓岚,无声无息自天而落,飘带一般,转眼间横亘在湖的那边,又倏然铺陈开来,轻纱薄霭似的在闪念之际弥漫了整个洞庭湖山。听说洞庭湖常常生雾,我们正庆幸今天难得有一个明静爽朗的早晨,却不知一切浑然变化于一瞬之间。雾越来渐浓,前后同行的航船只能模糊地看到一点儿影迹。据说即将投入使用的洞庭湖大桥,在视线里已完全消失。那雾在船弦船舱和船的甲板上窜来窜去,调皮得像个孩子。也好,据说雾洞庭更有一番风韵。而君山,虽然我没有来过,可她在我心中,模糊中总充盈烟笼雾罩的印象。那帝妃湘竹的故事神仙朗吟的传说柳毅传书的遗闻屈子行吟的悲壮以及始皇的夜泊和武帝晨饮,中华民族的史诗呀,凝集成为眼前君山神话般的意境。这意境,本就满是梦一般的蒙眬,恰如眼前这雾,沸沸腾腾激激荡荡滚滚淌淌悠悠扬扬地拂面而来。
  凡历史名迹,总有它的人文渊源。历史离我们日益久远,越久远那些故事越富有传奇色彩。在我的印象中,洞庭君山是湘妃的神栖处。“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当年帝舜治水患平内乱,从中原巡视到南国,不幸身死苍梧,葬于九嶷(即苍梧山)。帝妃娥皇、女英见君夫久出未归,跋山涉水,四处寻找,来到这洞庭湖之洞庭山,才知道帝舜已经身死南野。二妃远望水云弥漫的湖山,招魂无处,肝肠寸断,她们的泪呀,滴遍君山的竹上,斑斑点点,层林尽染,终因忧伤过度,双双投水而亡,被葬在这栖仙之地的洞庭山上。就因为这凄美感人的传说,洞庭山所以改名君山,滴泪的君山竹才名为斑竹!此时,我就肃立于二妃墓前,苍老的传说与苍古的仙冢,还有历尽沧桑的古碑与碑上苍凉的文字,被浓浓的雾和斑竹掩隐着。呜呼,任是最有理智的人,此时心中也会不由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古往的无私的先帝们呀,是你们的创造更是你们的精神,才锻造了如今的中华民族!想想你们,为了天下福祉与太平,在没有车马舟楫的年代,走遍赤县神州。此时,当我们立在二妃墓前,才觉得这些鲜活的历史距离我们是多么亲近!
  雾中在君山穿行,看不到君山的全景。据说这岛儿虽小,竟有72峰45亭48庙另带5井4台,人文的沉淀可谓厚也。岛上的路伸伸屈屈,错落有致。雾在树林竹林茶林里滚腾,所有的叶上都挂满了晶莹的水珠,碰到人,凄凉得很。我们还看到了那棵银茶树,长在执拗的高处,据说这树是茶的祖先呢!我们还迎面撞见两个高大的人,一个是倜傥的公子,一个是极致的美人——石塑之人也,隔雾看碑,乃柳毅与龙女耳。唏,柳毅传书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那柳毅井就在眼前,水清清洌洌,深不可测,当年柳毅就是从这井里去洞庭龙宫传书的呢!这人神之间真纯离奇甜美富有诗意的爱情故事,成为古今歌弹传唱的题材。我们还看到了那位神仙吕洞宾,他已经成为了一位地道的凡人,坐卧在朗呤亭前,手中还擎着一个如斗的酒杯。湘妃庙在雾中偶尔可看到,如天上仙阁,露不出整个形象来。因为雾,一切都在飘浮中,都在不真实之中,都为梦幻仙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