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理论:从语言到话语


□ 周 宪

  20世纪是一个“语言学的世纪”,从哲学到文学理论,“语言学转向”产生了深刻影响。本文着重分析文学理论这一时期先后发生的两次方向各异的“语言学转向”。第一次转向以索绪尔的语言观为核心,贯穿在从俄国形式主义、捷克布拉格学派到英美新批评和法国结构主义的发展脉络中,建构了以语言为基本范式的现代文学理论,它着力于自主文学系统的语言规律探究。第二次转向呈现为后结构主义的思潮,以本维尼斯特和福柯等人的理论为代表,从语言向话语的转变,凸显了话语主体行为、表意实践和话语规训等问题。这一转变是60年左派激进思潮的反映,它越出了第一次转向区分性的语言学边界,建构了某种跨学科和带有文化政治色彩的“大理论”。本文将两次转向视为文学理论现代范式与后现代范式的转换,并提出如何超越两种范式的张力达到新的理论建构的问题。
  今天,回首20世纪的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说它是一个“语言学的世纪”,似乎并不过分。这种说法意在强调语言学作为一门学科或一种特定的方法论,对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的几乎所有领域都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大到哲学的“语言学转向”,小到文学研究的诸多命题和概念,“语言学世纪”的回响不绝于耳。作为研究语言艺术的文学理论,语言学的影响更是强势,以至于不少理论家坚信诗学(文学理论)应是语言学的一部分。雅各布森曾断言:“诗学讨论的是词语结构问题,恰如画的分析关心的是画的结构一样。由于语言学是一门有关词语语言结构的总体科学,所以说,诗学也就被认为是语言学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①托多洛夫的说法异曲同工:“语言学是一门关于语言的科学,而诗学则是企图成为关于一种言语作品的科学。……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诗学从迈出第一步起,直到将来能够为言语立出新的定义并以此指导其他科学为止,都离不开语言学的概念和方法。”②德·曼的说法更加肯定,他认为只有当文学研究建立在语言学基础之上而抛弃了非语言学的考量时,现代文学理论才出现③。
  诸如此类的说法俯拾即是,我们能从这些说法中解析出什么深义呢?说20世纪文学理论深受语言学的影响只是一个事实描述,但接下来的问题是:此一影响对文学理论的范式形成和转变是否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一、语言学转向:从哲学到文学理论
  
  今天,“语言学转向”已经成为人文社会科学中的一个流行说法。自1967年罗蒂主编的《语言学转向》一书面世以来,此一观念已被广为接受①。那么,这个转向究竟意味着什么呢?罗蒂的说法最为简洁:“所有哲学家是通过谈论合适的语言来谈论世界的,这就是语言学转向。”②在他看来,这一转向是对传统哲学的反动,因为传统哲学探究的问题是一些由常识信念引发的问题。但以往的哲学家并未意识到这一点,维特根斯坦一语中的揭穿了这个问题:“我之语言疆界即我之世界疆界。”③《语言学转向》出版二十年后,罗蒂在该书新版跋中更加明晰地表达了这样的信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