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劝君莫要乱买书


□ 汪家熔

  二月二十一日《光明日报》发表天津轻工业学院来信,说今年的课本截止二月二十日绝大部分还没到。二月二十二日《中国青年报》发表黑龙江红星林场的信,那儿的青年渴望学习外语,“广播电台曾多次播放英语讲座,可是我们没有教材”。
  类似的事当然不止这两件,这说明了当前书籍的供需矛盾太大了。造成这一矛盾的主要原因,是“四人帮”搞了十年文化专制主义,把知识的土壤变成了沙漠,现在有限的纸张和印装力量无法一下子湿润它。但读者买书的盲目性,同样也是一个原因。
  以英语初级课本为例。《广播英语》、《电视英语》、电大《英语》、商务版《大学基础英语》、人教版《基础英语》、四卷本基础英语、商务版外院《英语》,还有理工英语,中学英语课本,再加上900句汉译注释,书店在北京发行的和北京有关单位、学校印刷的,总数已超过百万套,数倍于北京在学英语的人数。流到外地的,终究是少数,其中相当多的人学英语买了几种课本。这些课本是根据不同的教学对象编写的,程度不一、快慢不一、教学方法不一。基础打好之后,多读几种辅助读物是必要的,有助于提高的,但是对于初学者在打基础的时候课本多了却相互干扰,反而不易学好。如四卷本基础英语,是英国习惯用法。900句偏重于美国习惯用法。这种差别对有一定基础的来讲,不费什么力,初学者却就是一种负担。
  盲目性表现在一本书可以为水平相差极远的人所购买。如四卷本基础英语,一说好,大家都抢。我询问了三十多个购买者,竟然没有一个说因为有人教这个本子而买的:有十几个是为快进中学的儿女以后学习而买的,有为现在在学英语(都不是因为有人教这个本子)而买的,有一个是为自己在大学学英语的孩子买的,有一个是为已经学过许国璋英语第五册的孩子买的,有两个是为已从外语学院毕业的爱人买的。这么广泛的“通用性”,可见购买者的盲目性有多大。
  有个同志有孩子在中学,有英语课,托人无论如何要买本《汉英辞典》。人家劝他不必买:汉英嘛。他总觉得有比没有强,还是买好。
  除了英语就是数理化,见书就抢,根本不问内容适合不适合自己的需要。有个上过中学的同志为了辅导自己的孩子,是数理化就买。一天看见书店卖《李代数》,他也买。回家打开才知道根本看不懂。《算得快》出版不久,风靡一时,哪儿卖,那儿挤破柜台。这是本适合小学三四年级的书,很多被中学生的家长买去了。
  有些书本来可以过几年再买的,有机会也“提前”买。有一个同志,他的孩子刚上小学,就为她买《数学竞赛集题集》和《物理学七百题》。有一对年轻夫妇,为两岁的孩子买了《一千○一夜》、《格林童话》、《邦斯舅舅》、《高老头》等书。讲这件事的时候,旁边一个同志说:“去年我也给我孩子买了不少,都包得好好的放着”。而她的经济并不富裕,孩子也还没有上学。
  读者盲目买书最根本的原因是文化专制主义搞得没有书看。但也有发行上的问题。如四卷本《基础英语》,书店征订通知上就讲这套书“专为非英语国家成人及学生学习英语而编写”,“从浅入深,语言通俗易懂”,“可供初学英语者及英语教学者参考使用”。就是没有讲这套书是用英语讲解的,适宜于开班当课本用。书籍和其他商品不一样,它的广告也要和其他商品有所不同:它总要一方面能吸引一部分人,一方面又要排斥一部分人,才能帮助读者挑选,减少盲目性。而我们的发行指导历来主要靠内容提要。内容提要总把书籍描绘得尽善尽美、无所不包、无所不能、老幼皆宜。比如,翻译出版的一些外国中学课本,在文化大革命前,内容提要上都讲明是“供研究外国中学教学之用”,但现在这类课本,有的内容提要却说“本书可供中学师生和中等文化水平的工农兵读者、知识青年等参考”(科学版《PSSC物理》)。读者范围未免太广了,形成抢购,而到不了中学教师手里。学生多一两本理科参考书未尝不好,问题是印数有限,书给教师能发挥的作用更大,在基本课本还不能保证的时候,还是先雪中送炭为要。只能吸引人、不能排斥人,是现在内容提要在指导发行上的致命弱点,出版社有责任对此改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79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