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圣骡(短篇)


□ 浦歌

  毫无疑问,那一年是我们家重大的转折之一,也许在父亲的高压下,也许在某种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下,我家的骡子突然变成圣骡,像狗一样神奇而抑郁地趴伏在我们放着被褥的土炕上。之后,我们开始了一种颤栗的生活,那段日子,父母和我以及两个弟弟,就像被蜘蛛网捕获的虫子,我们惊恐地试图摆脱、不断挣扎,日子像战栗的肋骨一样向未来延伸。

  我记得,就在我们还茫然不知所措的那一刻,父亲肩膀上的翅膀开始了颤抖,就像发情的公鸡那样簌簌抖动起来,小小的翅膀第一次有了一种要伸展开的动作,并在做了许多努力之后,翅膀在空中淫猥地颤动着坚挺在后背两侧,像响尾蛇的尾巴那般放肆地抖着,似乎随时都会在舒服地颤动过后舒展地拍动起来。父亲也许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快感,眯着双眼,握紧拳头,双腿微微发抖地站在刚刚上炕的骡子前。也许就是在那一刻,父亲改变了主意,奉骡子为圣骡,而不是用棍子把骡子赶下炕来。父亲悸动过的小小的翅膀,在我们四双眼睛的惊奇的注目下重新疲软地耷拉下来。那是一段大约只有一尺的白色翅膀,长在父亲肩胛骨后面,由于长年风吹日晒和免不了的搓揉,三分之一的毛都已经脱落,露出暴晒过的自行车轮胎一样的硬皮,又因为很少清洗,翅膀显得灰黑肮脏,有时像被折成直角的铁片那般背在身上,那是父亲睡觉时不小心压的,但父亲似乎已经感觉不到多少疼痛。村民看到父亲小小的翅膀和那双健全的胳膊,未免感觉滑稽。但当初,父亲刚长出翅膀那年,翅膀娇嫩洁白,村民掩饰不住嫉妒和羡慕的眼神,认为这是天意的垂青。随着日子的不断流逝,二虎三虎接连出生,父亲的十二指肠胃溃疡越来越严重,许多村民都富裕起来,父亲依然在穷苦日子里奔波。长着翅膀的父亲变成了笑柄。有一年,父亲害怕被人瞧见,穿任何衣服都把翅膀藏在里面,结果后背和胳膊都可怕地发痒,像有许多跑得飞快的小东西在不多的羽毛里窜动,并不断跳落到肌肤上。父亲只好在衣服后背的两侧开个小小的口子,他长年穿着褴褛的、“文革”时期结婚购买的蓝色中山装,每次都是母亲帮忙把翅膀掏出来,翅膀耷拉在两个肩胛骨边,像两小片不小心粘了黑鸡毛的不成形状的破毛毡。

  那天,父亲决定把我们的土炕腾出来给骡子,而我们只能住骡圈,我们都有些惊讶,但很快,神奇的感觉立刻填充了周围的空气,我和两个弟弟都被这种异样的气氛振奋起来,只要不在枯燥的田地里干活、流汗和挨骂,尤其是在恶毒的太阳下,我们像油锅里的肉一样被煎着,一动不动的空气似乎很快就会像油锅上面的空气般哧啦一声烧灼起来,我们就觉得又逃脱了一天。我们走进散发着恶臭的骡圈,开始清理起来,挂在墙上的皮套和马鞍,此刻具有了另一种味道,好像它们也终于摆脱了干活,又因为圣骡而增添了神圣的光。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拿下来,踩着厚厚的骡粪走出令人窒息的骡圈,看见父亲竟然坐在阴凉地里的小凳子上抽烟,父亲脸上是我很少遇见的沮丧表情,就像清空粮食的麻袋一样颓然蜷缩在那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