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二


□ 余一鸣

  东牛
  生日是用来让别人惦记的,有人惦记是好事,可黄鼠狼也惦记着鸡呢,东牛在电话中这样说红卫。红卫大笑。五年前的一个下午,红卫说要替自己新带的研究生过生日,邀请师兄们一道吃个饭,东牛认识孙霞就是在这次生日宴会上。红卫特意叮嘱东牛,大师兄,不能一个人来,必须带上二嫂。东牛电话里听出几分不顺耳,嘴上应了,心里不禁苦笑,难道没有二嫂还得租一个去才能吃你这顿饭。二嫂这称号并非说东牛在师兄弟里排行老二,东牛是师傅带的第一个徒弟,是大师兄。二嫂是指除了大嫂之外的又一个嫂子,可能是二嫂,也可能是三四五六甚至N嫂,实际上等于社会上传说的“二奶”,但“二奶”这词不中听,不如二嫂的称呼来得亲切而私密。可那时东牛确实没有二嫂。这年头,饭局上没个二嫂陪着似乎你上不了台面,它还有另外的一个意思:你要是带上大嫂,谁还敢和你一起吃饭呢。
  红卫是最小的师弟,排行老八,依仗着年轻力壮有的是赚钱的机会,钱袋总是倒着拎。这顿饭居然安排在省城最豪华的东郊宾馆,这一桌没有万数是拿不下来的,加上饭后的娱乐,这做导师的钱袋会瘪下去不少。
  东郊宾馆在金山的南麓,前是明目湖,两侧分别是两座古代皇陵,藏在密林的深处。这样的风水宝地,是国家领袖及外国元首在省城下榻的首选之地。东牛驾着车驶入林间公路,暮色将树梢缀成一簇簇遮天的浓云,肃穆的古树雕像一般站立道路两侧,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东牛的小车。东牛觉得自己的坐驾陡然间缩成了一只甲壳虫,连隆隆的车声也一下子被这海绵一般的肃穆吸得一干二净。每次来东郊,东牛都有当年提着泥刀背着被褥初闯省城的感觉,在高楼大厦之间自己渺小如一只蚂蚁。现在东牛的办公室已高居在这所城市的地标大厦上,临窗远眺,城市就在自己的脚下。而一旦踏进东郊,他就抵挡不住莫名的惊惶和自卑,在这千百年的森林中,在每一棵参天古树前,我东牛其实只是一泡鸟屎中偶尔拉下的一颗缠树藤的种子,爬得再高,也长不成这森林中的一棵小树。东牛这样自嘲的时候,小车已滑进了宾馆的大门。
  晚宴设在一幢独立的别墅里,几乎这里的每幢别墅,都有着与名人相关的传说与记载。别墅藏在竹林深处,墙体斑驳,一眼就能看出是民国建筑。这里的宴席必须提前一个星期预订,因为每幢别墅每天只摆一桌。东牛走进包厢,师弟们身边一边坐着一个女子,见东牛进来,齐刷刷站起来迎接大师兄。瞧那些女子面孔,有的熟,有的不曾见过,没见过的自然是新鲜血液。老三当归说,老大你的二嫂呢?东牛说我也在等她,会来的。东牛一一招呼了,师傅带的八个徒弟,坐在这里的只剩下五个了,老四蹲在牢房里,老二和老七没能单独起炉灶,窝在东牛手下,这样的聚会死活不肯来参加。
  老三当归说,红卫,你上次的那个研究生毕业了?
  红卫说,毕业了,红艳艳的证书早揣在怀里了。
  老三说,才读了半年就毕业,你这样的速度带研究生,自己的身体吃不消的。
  他们在一起都说的是家乡话,这土话据说是古方言,外人听不懂,老家县里为这土话成立了一个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班子,还来找东牛要过物质贡献。
  老三说,你是不是觉得身体跟不上了?我告诉你,据科学研究,一个男人一辈子干这活儿不能超过五千次,指标用完了再怎么努力也是个废人。你算算是不是超计划了?
  老三当归说得一本正经。老三的祖上是中医世家,发言有权威性。红卫脸色确实虚白,眼眶青紫,他仰头朝着天花板掐指算了起来,算完,说超了超了,这可咋办?老三说,你看看你奔驰车上的保养说明,那活塞是钢家伙,上下了一定的次数也要磨损报废。你得悠着点。
  就在这时,孙霞忍不住嘿嘿地笑出了声。桌上别的女人都矜持地作聆听状,她们听不懂固城的方言,当然不知道那两人对话的内容。固城人欺负外地人听不懂,在这样的场合放肆地用方言调笑,有一种小小的快乐和得意。她一笑,露出的虎牙照亮了东牛的眼睛。一女子问孙霞,你笑什么呢?孙霞更是笑得趴到桌上,把银质的碗筷杯盘弄出叮叮当当的音乐来。孙霞的背后是一幅西洋画,一个西洋女人裸身扛着一只水罐,这画东牛在很多浴场见过,是用瓷砖拼贴的,这里却是镶在画框里的,挂在这里居然也浑然一体。孙霞趴在那里,笑得肩胛骨高低起伏,一头黑发波涛汹涌,像是秋天怒放的墨菊。那发后的长颈,却是一截醒目的玉白,吸引着男人的目光恨不得追下去探个究竟。笑够了,她抬起头,东牛说,你是我们固城县人?孙霞点点头,用手指点了一下红卫的头说,三哥是诈你的。男人们哈哈大笑,女人们也盲目地跟着笑。
  红卫那时在师范大学已做了六七年项目工程,跟校长、处长们能称兄道弟。有一天某处长心血来潮,请红卫给学生们做一个讲座,谈谈怎样从一个泥瓦匠奋斗成建筑公司老板。自此兄弟们就称他为教授、导师,他带出来应酬的年轻姑娘就被统称为研究生。
  东牛发现孙霞并不年轻,细琢磨应当接近三十岁。包厢的四角站着四位穿旗袍的服务员,因为这里是分餐制,每道菜上来时,只是在转盘上绕场一圈,就被服务员撤下分解到每位客人的盘中。姑娘们不但漂亮,而且青春,每人用餐巾包着一瓶酒握在手中,随时为客人添酒。当服务员俯下身子为孙霞添酒时,脸上的皮肤彼此对比就出卖了孙霞的年龄。她眼角的尾纹尽管做了精心的化妆,一笑还是原形毕露,耳廓下分寸范围内,稀疏的汗毛也不再金黄茸茸。这不符合红卫一贯的审美原则,红卫声称他只要二十五岁以下的女人。东牛心中估计,这俩人的师生关系最长只是一个短训班的时间。但是东牛发现,这个叫孙霞的女人如果是固城人,一定不是庄稼地里长大的女人。看她那双拿筷子的手,娇小细致,骨节紧凑玲珑,指尖捏着筷子夹菜时,那握成的拳头似乎是一只精灵的小兽,骨节如峰,肉窝似泊,青筋若脉,一张一弛如奔跑的猎豹律动。倘若发育时节在地里抓过锄头杆铁锹柄,这手定然是要茁壮长开的,比如老六秋生带的那个女子,尽管看上去是花苞一般的年纪,打扮得也新潮前卫,但只要看她那双小蒲扇一样的大手,你就知道这女子小时候是苦大仇深的柴火妞。秋生又一次催问东牛的二嫂来了没有。东牛说,快了快了,在她娘的肚子里急着出娘胎呢。老三说大师兄摆谱,凭什么我们都拉家带口,你猫匿屎一样把二嫂藏得无影无踪,鬼才相信你没有二嫂。红卫站起来打圆场,你们都别为难老大,大师兄生来就是师傅为我们树立的榜样,有了二嫂也得潜伏,不能毁了形象。东牛在心里说,你们也不看看自己拉的什么家带的什么口,一个个有钱了就蛤蟆膨胀成大牯牛,嘴上却说,你们要可怜师兄,就让自己的二嫂给我也找一个。
分享:
 
更多关于“不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