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现当代汉语诗歌写作的几点思考


□ 段爱松

  我始终坚信“人格决定诗格”。真正的好诗歌一定程度上都担当着自然、历史与社会的责任和人性、人生与灵魂的拷问。

  现当代诗歌的发展,远远超越并打破了我们惯有的概念及准则尺度,诗歌写作呈现出无尽的探索性与可能性。诗歌写作发展到现当代,许多传统的东西转而成为实验与探索的基础材料。就写作价值而言,探索更应该成为新写作存在的重大标尺与意义趋向。纳博科夫的学生曾回忆起311至312号文学课的主要教义:“风格和结构是一部书的精华,伟大的思想不过是空洞的废话。”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的艺术》一书中评价卡夫卡时说过:“小说不研究现实,而是研究存在。”诗歌亦然。

  为什么一定要强调探索呢?我觉得现当代汉语诗歌建立的基础主要有两方面。其一,语言是现代汉语为主的诗歌语言写作体系;其二,思维以及思考背景是以现代生活为主的核心支撑。现代汉语发展不到百年历史,与有着几千年存在、发展和成熟的中国古代汉语相比,它确实还“嫩”,还处于某个初级阶段。在这样的语言体系下进行诗歌写作,必然无法建立一个完整的所谓“现当代汉语诗歌标准”。反之,越是处于成长中的事物,越具备无限可能的延展性和未来发生性。探索性决定了诗歌写作者选择创作道路的某种可能和最终结果。选择是必需的,否则就只能在原地踏步。可贵的探索性会让这种选择变成实际行动,并深深烙印上其中的个性风格与色彩。

  强调当下,是诗歌写作的第二重要点,也是现当代汉语诗歌写作的核心与特质之一。华莱士·史蒂文斯提出过:“用鲜活的面包喂养我的羔羊……上帝的荣光就是世界的荣光……在现实中找到精神……关注现实……”当下,是个体肉身的居所和灵魂修炼的朋友(抑或敌人),是一个写作者无法逃避、不期而遇的命理定数。这里所提出来的“当下”,应该是一个比较广泛的概念,是针对以往、过去、古代而言的一个大概念。可以泛指我们现在的、存活的、有温度的一切。包含着一定时代,历史、社会、自然,甚至是对比性和针对性的写作概念。我们所面临的这个时代是一个极大丰富的时代,无论物质或精神,都发展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与起点,“当下”有了坚实的滋生土壤和先天条件。我们的写作如果不立足于这片广袤的现实土壤,势必将失去这个特定历史、时代、社会、自然、人生给予的最可宝贵的创作思路、写作思考以及写作内涵的真正方向性启示。

  有了探索性和当下,还有三点应该引起写作者注意:

  第一,努力实现创造性之上的个性表达。现当代汉语诗歌写作的价值之一,在于它的创造性或独创性。比如说现当代各种诗歌流派、诗歌思潮、诗歌实验等等,无不体现了这个写作方向的努力,无不反映出一些诗歌写作者勇敢而可贵的创造精神和创造力。同时,现当代汉语诗歌最闪光的一点,还必须在创造性的基础上实现个性的表达与展望。

  第二,作品要有诗质美学追求和担当。无论是现当代汉语诗歌还是古代汉语诗歌,之所以能够感染、激励、影响我们,正是因为其中强大而优秀的诗歌品质以及对历史、社会、自然、人性等的美学追求和自觉担当。古代汉语诗歌能够闪耀于中国古典文学王冠,最重要的就是作品以“诗”的光彩内核存在和呈现。这个“诗”,在中国古代,无论从思想、意境、情怀……还是题材、内容以及形式等来说,已经形成了相当成熟的美学标准。一首诗歌作品,无论形式怎么变,其质地一定要有诗质才能算是诗,也才可能具备诗歌特有的存在价值和美学意义。

  有了诗质美学,我觉得还必须提一下现当代汉语诗歌的担当。我始终坚信“人格决定诗格”。真正的好诗歌一定程度上都担当着自然、历史与社会的责任和人性、人生与灵魂的拷问。诗歌要能够站得高、展得开、挖得深、积得厚,担当在其中绝对是起了巨大的引领和支撑作用。这里所说的担当,不是指负担性写作。而是在作品中,自然蕴涵着天然承担的博大气质与气度。

  第三,有“明确”的写作导向并充分展示诗歌技术。无论写什么,首先得明确为什么写,其次才是写什么、怎么写的问题。一首诗歌或多或少都能反馈出作者一定的写作导甸,这种导向决定着这首诗歌的创作基调和持质。

  无论是什么样的写作者,具备一定的写作技巧肯定是少不了的。诗歌技术和诗歌技巧在我看来并不等同。诗歌技巧仅仅是诗歌技术的一种体现形式,真正的诗歌技术远此诗歌技巧宽泛复杂得多,它涵盖了一首诗歌从构思到创作到完成的整个过程。它是作者在这个过程中的思路运行以及思路调整,直至把一首诗歌“累积”完成的综合体。一定程度上,它可以使诗歌的表达更具冲击力和诗性内涵,在表现形式上也能使诗歌具有多种冒美的可能性。我认为具有好的技术运用的诗歌,应显示以下某一项或几项特征:

  1.诗歌整体气脉非常紧凑通透。

  2.文字表达简练深刻、宽厚、有力、清晰、准确。

  3.语言和行文上干净利落、透明纯粹。

  4.结构上是多变、起伏的,且有诗歌内在的节奏感和韵律气息。

  5.在“起承转合”瞬间闪耀的向度中是坚定而从容的。

  6.在写作思路上是畅快、舒服、放松和自然而然的。

  7.遣词造句与整体组合上:外部柔软似水,内蕴固者金汤。

  8.诗情饱满、真切、精细、扩张,且有质地。

  9.“情景事理”自会呼吸,表面丰盈,暗藏棱角。

  10.有时读来令人如履薄冰却又自由自适。

  11.可感知其全斑却又只能窥见其冰山一角。

  总之,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诗歌创作技术都承担着诗歌呈现自我的重要推进剂作用。“无技而技”则是诗歌技术运用的最高体现与法则,那些技术臻化,了无痕迹的诗歌肯定需要天生的才气和后天的学习运用才能够实现。一定程度上,“诗在诗外”或许才是真正能够解决好现当代汉语诗歌技术运用问题的核心与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 王秀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现当代汉语诗歌写作的几点思考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