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土家族诗人作品中的民族风俗元素


□ 向笔群(土家族)

◎向笔群(土家族)

  民族风俗是指一个民族特有的民间风俗习惯,是指一个国家或民族中广大人民在长期历史生活过程中所以创造、享用并传承的物质生活与精神文化,是人类在日常活动世代沿袭与传承的社会行为模式。可见,民族风俗是一个民族历史进程中形成的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是这个民族不同于其他民族的生活习惯。其涵盖了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涉及民族图腾崇拜、婚嫁、生产劳动、丧葬等日常生活各个领域的行为。如果一个民族的独特风俗已经消失,那么,这个民族的独特性也就将成为空中楼阁。

  诗歌是一个民族文明和发展的标志之一。在土家族的历史上,也出现过一些优秀的诗人,创作一批优秀的诗歌。长期流传在土家族地区的创世史诗和土家族民歌应该说是土家族早期的诗歌代表。湖北明田氏代容美土司的诗歌,清朝川东南土家族诗人陈景星的诗歌,清末民初的“南社”里也有不少土家族诗人,其中湖南凤凰的田名瑜、田星六等都是当时比较著名的诗人。

  在我国新诗史上,土家族的老一辈诗人,如汪承栋、黄永玉、冉庄等诗人在其诗歌中或多或少地透露了本民族传统文化的元素,但是由于受特殊时代因素的影响,他们创作主要表现民族的时代特征,而没有明显触及到土家风俗文化成分,或者说其作品的传统民族文化表现得不十分明显。在此文化语境下,当代大部分土家族诗人已经开始打量其本民族,关注起将消逝的土家族民风民俗,其创作与自己民族风俗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当代土家族诗人(是一个相对的群体概念),主要是指20世纪50年代以后出生的土家族诗人。尤其是特指改革开放以来开始诗歌创作的土家族诗人。如贵州的喻子涵、徐必常、安斯寿、刘照进、赵凯等,湖北的刘小平、向迅、胡礼忠、肖筱、黄光曙、杜李等,湖南有颜家文、杨盛龙、刘年、商别离等,重庆的冉云飞、冉仲景、冉冉、周建军、冬婴、亚军、路曲等。他们以强烈的民族自信心,勇敢地正视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把本民族之风俗书写在自己的诗歌文本中。

  土家族作为华夏的一个少数民族,它有着与其他民族不同的民族风俗。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其诗歌创作从各个方面不同程度地表现本民族的风俗,向社会传递土家族生存的人文景观,再现这个民族乐观向上的民族精神。当代土家族青年诗人这一创作姿态,虽然表面是书写了土家族习俗,但其实质是在弘扬土家族传统文化精神。

  土家族是一个只有语言而没有文字的民族,汉字是他们文化传承的书写载体,表意的工具。因此常常被研究者忽视,把土家习俗误认为是汉民族习俗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当代土家族诗人已经用其创作实践打破了这种长期的文化偏见。每一个民族都有其文化精神和文化传统。这种文化传统,并不都只保存于书本上,而往往更多保存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集中地体现在这个民族的生活习俗、神性崇尚上。土家族是以白虎为第一图腾,土家族自称是“白虎之后”,白虎在土家人的心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相传,远古的时候,土家祖先巴务相被推为五姓部落的酋领,称为“廪君”。廪君率领部落成员乘土船沿河而行,行至盐阳,杀死凶残的盐水神女,定居下来。人民安居乐业,自然廪君也深受人们的爱戴。后来廪君逝世,他的灵魂化为白虎升天。从此土家族便以白虎为祖神,时时处处不忘敬奉。每家的神龛上常年供奉一只木雕的白虎。结婚时,男方正堂大方桌上要铺虎毯,象征祭祀虎祖。除了进行宗教式的虔诚敬祭,土家人的生活中也随处可见白虎的影子。其意用虎的雄健来驱恶镇邪,希冀得到平安幸福,在这个民族的风俗里看到了土家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刘小平的《白虎》向读者传递了这个独特的民族习俗:“白色的闪电掠过/在土家的天空呼啸飞翔,出没于历史的丛林,巨大的翅膀扇动岁月的风声/铁蹄提升土地/那一声雷霆的长嗥砸下整个天空的力量/绝对的王者风度/神秘的呼吸何处不可以降临”……图腾往往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家园,也可以说是其民族文化精神走向的一个焦点。因此,从刘小平对于白虎出神入化的描述中能够体会土家人那种素朴、实在、神圣、勇猛的精神气度。

  土家族与其他民族有着不同婚姻习俗,比如姑娘出嫁时就必须唱《哭嫁歌》。不少土家族诗人在其作品中反映了这个独特的风俗,其实《哭嫁歌》的内容有哭诉母女分别之情的、也有骂媒人(媒婆)的、也有表现与自己的兄弟姐妹分别之情的,这一风俗至今仍然还沿袭在一些古朴土家族山寨。刘小平、周建军、冉仲景、肖佩、王世清等土家族青年诗人都写过这一风俗,他们描绘抒写《哭嫁歌》,不是为风俗而风俗,而是为了展现土家族这个民族的文化心理,寻找民族生活的历史路径,把土家民俗美从诗歌里显现出来。以周建军的《哭嫁歌》为例:“还有哪种歌谣像这歌谣/如此幸福如此悲伤如此古老如此新鲜/起调牵着过去余音连着无限期盼的未来,中间,涌着感恩与难舍的泪水。”让人看到了一幅朴素的土家族乡村的风俗画。再有刘小平的表现哭嫁的片段《骂媒》:“石破天惊。每一句骂词/都酝酿了千年/妙趣横生,枝繁叶茂/等待着这一刻的决堤迸溅。”从诗里看可以到了新嫁娘的心境,而且表达得淋漓尽致:“泪珠在新嫁娘的腮边,闪烁着红辣椒的深刻光芒/像一粒粒柔软咸涩的子弹/将媒妁之言射落。”从新嫁娘的一阵阵别离的哭声中,看到了她们对封建婚姻的呐喊,表达了土家姑娘追求自由爱情的愿望,同时也读到了土家妇女对封建制度的反抗精神。

分享:
 
更多关于“当代土家族诗人作品中的民族风俗元素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