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早晨好


□ 张立勤

早晨好
张立勤

半夜三点了,我坐在电脑前给我的朋友W写一封电子信,主题是:“早晨好!”
我突然感觉到,刚才还是A日,现在已是B日。我还感觉到,我自己在三点里面,停住了,停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我该不该从那里面走出来:我也不知道,我后来是怎样与三点擦肩而过的。
写信期间,我曾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想去核实一下区别于往日的一个早晨,一个与黑夜混为一谈的早晨,或者说一个对于我还有点不太习惯的早晨。就是这样,我凝视着窗外,白天的事物都以块状物的形式,匍匐在地面上。依旧是那些楼房、树丛和大街们,可它们却在路灯大团大团的光影之中,显得格外膨胀。它们趁着城市熟睡之时,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喜爱,惺忪、弥漫而不再紧张了。骤然,我听到了不紧张的声音,是那样的切实和无边,像一群鸟儿在飞翔。它们飞到我的窗根底下,似乎是在轻声叫我,叫我干什么呢?天空如同一大块粗糙的油画布,挂在不远处,上边有几笔色彩和泪斑。我仿佛第一次发现,天空根本就不像你原来所以为的那样漆黑,它们是蓝灰色的,下半部有一层橙黄色闪着淡淡的光泽。其实,大地要比天空黑得多,大地上到处是黑影绰绰和毫无光亮的死角——大地让你看不见,而天空让你看得见。
我看到了最早的早晨,就看了一眼,或许根本就不需要看。有时我无法相信,早晨早已以其抽象的形式,呈现于我书房墙壁上的电子表上。那个银灰色塑料外壳的电子表,总让我产生一种易碎的担心。而此刻,它深深地陷在黑暗处,反倒有了一种金属的坚硬感。它带着几分时间的尖利,向墙壁里面陷去,就仿佛时间本身陷进了我的皮肤,头发,以至于骨骼。三点钟之中的我,以及围绕着我的一切,唤起了我对于我自己的一种真相感。我自己与时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是它在催促我,还是我在打发它,或者我与它是同谋?都有可能,不是都有可能,而是事实上就是这样。并且,我还想到了我自己与时间还不仅仅就是这几种简单的关系。
一个三点的早晨,从未有过的在我没有人睡之前,提前来到了我的房子里。三点,我没有设防和意料,我没有像原先那样与起床、穿衣、洗脸等等的事情混淆在一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己居然闯入了一个偌大的三点之中!城市死寂极了,而我却孤零零的一个人,为了一封非常想写的信。我在写信,手指在键盘上敲击。有很长时间,写信的我忘记了季节及其它,心里只涌着一个没有地址的远方——“我在给你写信。你知道吗?以往,这个时候我早睡着了……”
无庸置疑,如果我睡着了,一定与三点没有任何关系。它从你的身旁经过,就那么堂而皇之地经过了。而在这个夏季的一个夜晚,我与三点在一起,与那个在写信的我自己在一起。我曾想到,W一定也没有睡,我知道他比我睡得还晚。他也爱在夜间读书,或是在处理事情,或是还包括那一场绵长的官司使他不得不怅然到天明。什么是致使?我是猛然间意识到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致使,就是这样的发生了。不让你事先知道,不可以自我阻挡,事实上你已经改变。那是一个深处——里面有河水不竭的声响,有青草生长的忐忑,还有我自己就此模糊了下去也鲜活了起来的轮廓……“我知道你在等我,你也知道我在等你……”我继续写到。我写的都是些什么呀?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城市,谁知道谁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